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非洲见闻  非洲见闻文字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非洲见闻”之七十三:非洲,我还没准备好离开

来拉各斯有1个多月了,如果按照天数算,几乎有47天之久;而按照小时算,已经将近1124个小时。在这47个日日夜夜里,我们感受到的是与众不同、异常复杂的非洲,如果精确的说,则是异常复杂的拉各斯;毕竟,非洲太大,我还不敢轻易言说。而这种感受伴随着离开时日的临近(还有1个月零10天就要离开),使我愈发感觉到:非洲,我还没准备好离开你。

        

                          奥巴(国王)宫殿

无法“理解”的拉各斯

在这里,我经受了与在中国截然不同的生活,但一种无以名状的感觉告诉我:目前,真的还不够。虽然我看到了拉各斯那么多的车,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房,那么多的教堂,那么多的油气味儿(我冠之以拉各斯“五多”),但我无法理解为什么这样一个盛产石油的国度(尼日利亚为非洲第一大原油出口国),却正在经受着史上最为严重的油荒,而荷兰这个一滴油不产的国家,却成为了尼日利亚成品油的来源地。无法理解为何拉各斯的失业青年三五成群,随处可见,尼日利亚国家统计局称,“尼15-24岁的劳动人口中有44.3%的人处于失业或未充分就业状态”,这不得不令人惊讶;而拉各斯这座城市却号称是西非最为繁忙的都市,她所在的国家也是非洲第一经济大国。更无法理解的是,这个城市竟然弥漫着这么浓重的汽油味儿,从维多利亚岛穿过非洲第一长桥(the third mainland bridge)再到达原联邦政府所在地——拉各斯内陆地区,汽油味儿一直漂浮在空中;我想,如果中国的一些微博大V们都来一下拉各斯,应该没有人再抱怨“中国的环境污染是世界上最严重的了”。当然,还令人吃惊的是,站在拉各斯市任何一个方位,在肉眼可视的范围内,你都极有可能发现教堂的存在;假如你是乘着汽车在街上穿行,你会发现各式各样、各类大小的教堂不断进入你的视线,它们就如中国街边的便利店一样多。面对这一场景,我只能说拉各斯这座西非经济首都,“believes in gold; but also god”。

         

                            油荒中排队等油的人们

        

                      拉各斯街边三五结群的待业青年

当然,令人诧异的问题远不止这些。比如,你会发现,拉各斯人口上千万之巨,“张袂成阴,挥汗成雨”,而令人无解的是,她的城市规划和公共设施极为缺乏,建筑错落“无”致,车辆拥堵,更令人咋舌的是,甚至一个月来我们都从未在街道上发现一个公共厕所(每天出门就可看见有人在街边角落处随地小便)。我无法理解,这个城市究竟每天在吸引着多么庞大的投资和人潮,以致城市发展速度这么难满足她的经济增长势头。

奔波在路上的创业者

看了这么多的负面“教材”,也许你会对这个“罪恶之都”感到失望,甚至望而却步。如果这样,那你就错了,或者说我犯错了,因为这些仅仅展露了拉各斯的一个小小的侧面而已。有些人常说“非洲人比较懒”,但这句话难以适用于拉各斯。正如前面提到的,拉各斯人口密集,建筑林立,因而城市土地也是寸土寸金。而那些众多的底层人,只能栖居于遥远的市郊。他们当中很多人每天凌晨4、5点起床,花费2-4个小时奔波于城市的拥堵道路上,8点上班,下午4、5点下班(一般没有午饭时间),然后再花费2-4个小时回到家中,之后吃饭、聊天,12点睡觉,第二天凌晨4、5点起床……。可以想象,每天四五个小时的睡眠,有时候经常错过饭点和礼拜时间(他们一般会在休息时候补偿错过的礼拜),我们怎么能认为他们懒惰呢?如果说八九十年代我们的父辈在中国为改革开放事业付出了辛勤汗水;那么,在拉各斯,我们同样看到了这些年轻的创业者们的身影。他们,不仅是未来拉各斯这座城市的希望,也是未来非洲发展的希望。

          

                            街边零售小商贩          

遍地开花的“中国影响”

当然,身为中国人,我们还感到惊奇的是,当你行走于拉各斯的大街小巷时,经常会有非洲小商小贩伴着笑脸、非常友好地对你说“你——好”。记得当我第一次遇到一个街边小贩对我们说“你好”时,我心里顿时一惊:难道现在中国的影响力已经如此之深了吗?的确,无论是尼日利亚的移动通讯、玩具,以及各类的日用百货,都有中国标志的存在。甚至在我们所在研究所楼顶吹风时,不经意发现,一个破旧的天线上依稀可见“made in China”的字样。如同“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一般,“China”、“你好”不仅频现于这里的各类学术会议,更是遍及这里的大街小巷,早已“飞入寻常百姓家”。有时不禁会想,中国这些年来是如何影响了非洲人的日常生活,未来的普通中国人能否继续像我们生产的产品一样,同样深入到非洲的街巷之中,感受在异国他乡的兄弟般待遇呢?

          

                                 中国超市

         

                       表演中国传统文化节目《梁祝》

         

                        品尝中国传统食物“粽子”

非洲人的礼仪与情谊

细细想来,仅仅拉各斯一个城市就让人产生了诸多疑问和感触,遑论偌大的尼日利亚?无暇多想,在尼日利亚的时间已过近半,不禁让我内心有些惶恐。这些惶恐当然不是因为我还未对这里的人、物培养了多少的情感,而是我甚至连他们的皮毛都没有知悉。这里有太多类型的人、太多的街道、太多的东西,我还都未接触,何谈对于他们的情感?当然,这并不是说,我尚未对此地之人产生丝丝情感;恰恰相反,在这里,我们反倒获得了非常友好的礼遇,一种不仅仅是朋友的,更是一种兄弟姊妹这样的家人般的礼遇。国研所所长Bola A. Akinterinwa教授将我们视为朋友,有次打招呼还向我们秀他的中国功夫,他虽日理万机,却仍会亲自来我们房间检查水电供应是否得到恢复;Ubi博士曾在中国吉林大学读博,对待我们如同故交,每次见面都嘘寒问暖,常与我们分享他在中国的美好经历;负责我们日常行程的Babajide女士则直接将我和武卉视作儿女,以母子、母女相称。生活在拉各斯,有时候,你会发现,非洲人甚至比我们中国人更喜欢见面寒暄,他们的热情让我们感到,我们反倒是在非洲学习了为人处事的礼仪。

           

                               在教堂庆祝母亲节    

                   

                             做“礼拜”的人群        

非洲,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我们去了解,当然也有许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双方相互学习,而正如我们目前在尼日利亚调研的时间愈来愈紧迫一样,我想,随着中非之间物流的日益频繁,我们相互间人与人的交往也是愈来愈紧迫了。而此刻,我唯一能深刻体会的则是:非洲,我还没有准备好离开你。

(郭冬冬/图文)

作者:

发表时间:2015-06-23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