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非洲见闻  非洲见闻文字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非洲见闻”之七十五:大选之后看坦桑

 【题记】2016531日至822日,笔者受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赴非调研专项资助,奔赴东非国家坦桑尼亚开展为期近三个月的学术调研活动。在坦期间,笔者先后奔赴达累斯萨拉姆、阿鲁沙和桑给巴尔取材、访谈,收获颇丰,廖以拙笔,记录二三,与君共享。

2015年坦桑尼亚十月大选发生了两件怪事,引得坦桑民众与国际社会一片愕然。一件是坦桑尼亚前总理、执政党革命党(CCM)资深成员爱德华·洛瓦萨(Edward Ngoyayi Lowassa)宣布加入反对党民主发展党(CHADEMA),并成为反对党联盟乌卡瓦(UKAWA)提名的总统候选人,与革命党总统候选人约翰·马古富力(John Pombe Magufuli )展开总统角逐;另一件是桑给巴尔选举委员会(ZEC)主席耶哈·萨利姆·耶哈(Jecha Salim Jecha)以选举违规为由,在即将公布选举结果之前,单方面宣布桑给巴尔总统选举结果作废,招致桑给巴尔反对党公民联合阵线(CUF)的严重抗议,引发桑给巴尔岛内一阵冲突与骚乱。如何解释洛瓦萨的叛党之举?如何理解桑给巴尔选举委员会的举措?桑给巴尔未来的政治走向如何?这些都是盘旋在人们脑海中的疑问。怀揣着对这些事件的兴趣,期待着获得这些问题的答案,笔者先后前往达累斯萨拉姆、阿鲁沙和桑给巴尔恩古迦岛(Unguja),走访当地民众,以期借助民众的回忆还原事件,窥得其中原委一二。

虽然距十月大选已过去近一年,走在坦桑的街头却仍能感受到当时大选的紧张气氛。街头巷尾随处可见残留的候选人竞选海报和依旧挺立的各竞选党派旗帜,凝望着这些大选的痕迹,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幅幅画面:台上候选人激情澎湃,台下民众人声鼎沸。

达累斯萨拉姆省某村口悬挂的竞选旗帜(左为反对党CHADEMA党旗;右为执政党CCM党旗)

坦噶省某农村前树立的CCM石碑

阿鲁沙sekei二村一餐馆悬挂的反对党(CHADEMA)旗帜

洛瓦萨叛党之举:谴责还是同情?

原以为当地民众对于大选中洛瓦萨的叛党之举会嗤之以鼻,骂爹骂娘,不曾想民众对于洛瓦萨的行为更多的是予以同情,甚至有民众表示理解,认为洛瓦萨实属被逼无奈。大选之前,在CCM党内总统候选人竞争中,洛瓦萨备受瞩目、极具人气,成为广泛预测的总统人选,但最终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坦桑工程部长马古富力意外胜出,洛瓦萨自然是大受刺激。跟当地民众聊及为何洛瓦萨广受支持,多数观点表示,洛瓦萨在担任坦桑总理期间为民众办了许多切实好事,让民众获益,获得了民众的喜爱,此外,据当地民众的说法,洛瓦萨和基奎特是很好的朋友,基奎特曾向洛瓦萨表示,他成功当选总统后,会提名洛瓦萨为总理。2005年基奎特成功当选坦桑总统,洛瓦萨也同时担任了坦桑总理。2008年,洛瓦萨辞去总理职务,为竞选总统而筹备,但不知为何原本被普遍看好的洛瓦萨在革命党内部总统候选人选举中落选,马古富力的胜出令很多人感到意外。而同时也有消息指出,在本届CCM党内总统候选人竞争中,基奎特所推荐的并非传言中的好友洛瓦萨,而是时任外交部长伯纳德·蒙贝(Bernard Membe)。其中的细节原委不得而知,但多数人的观点认为CCM内部派系斗争厉害,洛瓦萨只是成为了CCM 内部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阿鲁沙某社区街角树立的CHADEMA旗帜

学生James认为,新闻媒体上马古富力与基奎特上握手交好,相拥而抱,只是在民众面前塑造CCM和谐的假象,事实上二者之间的权力斗争、派系斗争持续进行,基奎特现在仍然是CCM 的主席(谈话当时),因此马古富力受到其很大掣肘。在谈到他支持哪个政党时,James表示现在不支持任何政党,他在大选前是CHADEMA成员,但大选后便退出了。选择退出CHADEMA有两方面原因,一是现行法律根本不利于反对党,不会给反对党机会;二是对洛瓦萨感到失望。他表示洛瓦萨此前尚在CCM阵营时人气很高,一度被认为是下一届总统人选,因为他在2008年之前做了很多好事,为民众权利说话,广受民众好评,但是自从他在CCM党内落选加入反对党CHADEMA之后,洛瓦萨的态度就改变了很多,他的政治主张与口号不再如以前那般敢为民众权利发声。

洛瓦萨CCM受到打压,一怒之下宣布加入反对党阵营。洛瓦萨的加入无疑给反对党联盟乌卡瓦一剂强心剂洛瓦萨民意基础广泛,本联盟候选人中也是找不出这么具有人气的政治人物,因此洛瓦萨很快成为反对党联盟的总统候选人。多党联盟加上洛瓦萨深厚的民意基础,使得反对党在大选中气势恢宏,CCM倍感压力,再三呼吁党内各派搁置争议,共同御外。虽然洛瓦萨最终的得票只有39.97%,但已给予革命党重击。大选过后反对党联盟对马古富力政府态度并不友好,拒绝马古富力的党派合作呼吁,转而支持CUF桑给巴尔选举事件为由持续给马古富力当局施压。反对党CHADEMA则持续抨击马古富力独断、专制的执政方式,称其坦桑尼亚变成一个警察国家。20166月针对反对派的持续抗议和示威活动,坦桑当局宣布禁止其政党集会活动,此举再次引发反对党CHADEMA的强烈抗议。8CHADEMA宣布要于91在全国进行大规模的示威游行,预定日期临近之际又宣布推迟至101至于101能否顺利进行,至少就笔者看来恐怕是要无限期延迟,不了了之

桑岛大选结果作废:意料之中?

桑给巴尔一度被誉为非洲的马尔代夫然而美景之下却也难逃选举暴力宿命。20151028桑给巴尔选举委员会(ZEC)主席耶哈·萨利姆·耶哈Jecha Salim Jecha以选举过程存在恐吓选民、更改结果等违法行为为由单方面宣布桑给巴尔总统选举结果无效,此举引发桑给巴尔国际选举观察团和公民社会组织的担忧。CUF总统候选人赛义·谢里夫·哈马德Seif Sharif Hamad)强烈谴责选举委员会的行为,据CUF统计哈马德当时已经获得了52.8%选票。事后CUF公开抗议与示威要求坦桑当局作出解释,虽然革命党与CUF之间进行了多次对话谈判,未取得任何进展,新任总统并未参与双方直接对话,桑岛政治局势一度陷入僵局。虽然桑岛于2016320日举行了重新选举,革命党候选人阿里·穆罕默德·谢因(Ali Mohamed Shein)成功连任,CUF一直拒绝承认和参与新的总统选举,对于新组政府,一直不予以承认,目前第一副总统职位仍然空缺。

桑给巴尔恩古迦岛(

桑给巴尔恩古迦岛(

事实上,这也并非桑给巴尔第一次发生选举危机。在199520002005年的桑给巴尔总统大选中,CUF也曾因CCM干预大选而拒绝承认官方公布的选举结果,1995年,国际选举观察员发现有证据显示,桑给巴尔选举委员会操控选举,使得公联阵领导人赛义夫·谢里夫·哈马德与胜利无缘。而2000选举争议后发生的抗议事件最为严重,据说军队和警察杀害了35名抗议者,另有600人在冲突中受伤。革命党官员和民兵组织挨家挨户搜查登记,逮捕并虐待具有嫌疑的反对派支持者,导致有2000多人逃往肯尼亚。2005年桑给巴尔选举暴力冲突爆发后,CCMCUF经过持久谈判,于2010年进行全民公投,随后通过桑给巴尔宪法修正,允许两党共同组建联合政府。2010年选举后,两党正式组建民族团结政府,CCM谢因担任第一总统,CUF赛义夫·哈马德在谢因政府任第一副总统。此举虽缓和了桑给巴尔岛内的政治紧张局势,但并未能解决根本分歧。2016年桑给巴尔选举危机的再次爆发,使得坦桑政治稳定局面再次动摇,威胁坦桑联合关系。桑给巴尔选举危机也已然成为一种周期性的规律。

寻找桑岛周期性选举危机的症结,此次访桑之行的主要任务。在桑岛期间,笔者先后走访了桑岛城镇石头城(Stone Town)、桑岛北部农圭(Nungwi)和桑岛南部Kizimkazi原以为反对党CUF支持力量只是集中在北部的奔巴岛(Pemba,实际看来,CUF恩古迦岛上的势力也很强大,整个石头城几乎属于CUF天下,甚至在恩古迦岛的内农村,支持CUF民众也不少数。

 

石头城墙上的CUF总统及议员候选人竞选海报

石头城内的当市场

据石头城居民的说法,公民联合阵线(CUF)事实上从1995首次多党大选以来,一直都是大选获胜的一方,革命党一方一直不愿意让出权力交CUF一方面因为革命党害怕权力交出后,CUF首要工作便是展开政党清洗革命党五十多年的根基将会被推翻;另一方面,革命党担心CUF掌权后,桑岛会重新回到阿拉伯人的控制之下。谈到CUF书记赛义夫·哈马德,当地居民表示赛义夫其实最早也是革命党的成员,只是后来自己脱离革命党,另立旗帜。对于CCM洛瓦萨、赛义夫这些人,其实都很了解,也掌握着党内很多秘密。

石头城内Jaws Corner

石头城内Jaws Corner

 反对党势力壮大,对革命党多年来的执政地位形成强烈威慑,尤其是桑给巴尔危机的再次发升级,使得坦桑大陆与桑岛52的联合事业陷入僵局,危机坦桑政治稳定。马古富力上台未久便政治举措频繁,铁腕反腐重拳治懒全面问责亲民惠民,旨在扭转革命党政府多年来的负面形象,强化革命党自身建设,提升本党民意支持率。桑岛问题上,新一届革命党政府始终未能给出明确的解决方案,双方谈判进程一度失速、停滞,CUF拒绝承认革命党的强硬态度一以贯之,使得再次组建民族团结政府的希望渺茫,桑岛危机可能呈现持续恶化的趋势。1995多党大选以来,CCMCUF之间的冲突不断,伴随着总统大选集中爆发,双方多年的冲突源于对桑岛自治权程度的争执,如果本届政府无法妥善处置,问题延续到下届大选,桑岛的政治动荡将会继续延续,从长远看来,联合事业不容乐观。除了加强本自身建设,妥善处理桑岛问题外,改善经济也是革命党挽回民意的重要一环,加强基础发展则成为经济改善的关键,包括医疗、教育水力电力等,若果革命党政府作出的这些承诺得不到快速实施和执行,革命党在下届大选中必然受到重创,遭到选民的惩罚,毕竟选民已经受够了革命党反复的政治失信欺骗。此外青年群体不满与较低的就业率也对坦桑政治稳定构成挑战,当前反对党CHADEMA民意支持来看,CHADEMA颇受青年群体推崇与支持。

作者:

发表时间:2016-09-30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