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非洲见闻  非洲见闻文字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非洲见闻”之七十六:坦桑尼亚调研散记

   【题记】201679810,非洲研究院李鹏涛副研究员在坦桑尼亚进行学术交流。此行主要是承担非洲研究院赴非调研项目殖民时代英属东非城镇化进程研究,在达累斯萨拉姆和桑给巴尔搜集资料和实地调研。以下是他在调研期间的一些感受和体会。

    2016710下午经过漫长的航班延误和飞行之后,我们终于抵达了印度洋上的桑给巴尔岛。我在桑岛和达累斯萨拉姆分别呆了半个月时间,主要工作是查阅档案和实地调研。

档案资料是史学研究的基本素材,而爬疏史料是史学研究者的一项基本功。因此,查阅档案是我这次在坦桑尼亚活动的重要内容。我先后主要在桑给巴尔国立档案馆、坦桑尼亚国立档案馆和达雷斯萨姆大学图书馆东非分部查阅资料。在此次出行前夕,从一位美国学者处得知,在坦桑尼亚(包括桑格巴尔)查阅档案资料需要事先获得政府许可,然后才能进入档案馆查阅资料,否则无法进入档案馆。因为得知这一消息比较晚,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找到这些档案馆碰碰运气。没想到的是,最终我都顺利进入这几处档案馆和图书馆,并且颇有收获。在感到幸运之余,更要感谢这些档案馆工作人员的热情帮助,能够在政策允许范围内为读者尽可能地提供便利。

这几处档案馆中,桑给巴尔档案馆的资料编目整理情况相对较为完善正规。桑给巴尔国家档案馆,当地人一般知道它的斯瓦西里语名称“Nyaraka wa Taifa”,而不知道它的英文名称,所以当时找这个档案馆破费了一番周折,最后在城外数公里的地方找到,档案馆在一处幽静的院落之中,有着干净明亮的阅览室。桑给巴尔国家档案馆的整理编目工作是在当地著名学者Abdul Sheriff教授主持下完成的,保存了19世纪以来桑给巴尔岛和东非地区的大量档案材料,包括阿拉伯语、斯瓦西里语和英语文献,堪称研究东非近现代历史的宝库。相比之下,坦桑尼亚国家档案馆档案编目整理并不完备,文献查阅相对并不方便,不过这里的档案文献却也十分丰富。而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图书馆东非分部收藏了大量的图书资料,多以研究论著为主,也有部分的档案文献材料,这些都是开架阅览的,对于阅读者来说相对比较便利。

 

桑给巴尔国立档案馆

 

在档案馆查阅工作的一个意外收获是,顺便能够结识前来查阅资料的同行,彼此交流查阅的经验体会和研究进展情况。在这次坦桑尼亚调研期间,我遇到了多位西方学者,他们的研究内容包括奴隶贸易、医疗史、城镇史和宗教史等,时间涵盖19世纪到20世纪。通过与他们的交流,我也更加感觉到中国的非洲史研究与欧美同行之间的差距。西方的非洲史研究已经比较少以整个大陆或者次区域为研究单位,研究对象更多是在国别史层面,甚至是国家下属的某个地区。欧美研究者大多通晓当地语言,并且熟悉当地社会的历史与现状。我在档案馆遇到的这些西方学者对于当地的档案文献资料情况较为熟悉,很多是这里的常客,并且他们已经不仅仅是多次在这些国家档案馆查阅资料,而且还会深入到各地区档案馆。他们的研究对象通常不是以整个国家作为研究对象,而是以其中某个地区或者某个社会群体作为研究对象。这种地方史研究,对于研究者的要求较高,不仅需要对于国家整体的发展脉络有着较为清晰的认知,而且对于单个地区发展轨迹的特殊性和普遍性也有较为深入的了解。

 

 

 

桑给巴尔城内有名的鲨鱼角,当地人的集会和活动中心

 

 

 

这次坦桑尼亚之行的另一项内容是与当地学术机构和学者进行交流。坦桑尼亚的主要学术机构包括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和桑给巴尔国立大学。在此期间,我遇到了多名坦桑尼亚学者。给我印象较为深刻的是Abdul Sheriff教授和Yusuf Lawi教授。Abdul Sheriff年近八旬,身体健朗。谢里夫教授从20世纪60年代就开始在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历史系工作,直到20世纪90年代退休。退休后他一直在桑岛居住,仍然继续从事写作。谢里夫教授主要从事斯瓦西里文明史和桑给巴尔岛历史研究,著述颇丰。谢里夫教授还主持了桑给巴尔国家博物馆修复和桑给巴尔国家档案馆档案编纂工作,并且在桑岛石头城保护工作方面做出过重要贡献。笔者有幸到谢里夫教授在石头城的家中拜访,并与谢里夫教授长谈。谢里夫教授十分谦和,待人热情。谢里夫教授谈起桑岛历史如数家珍,他尤其擅长于将桑岛历史置于整个印度洋文明圈的历史变迁之中进行思考,并且将石头城的历史和保护与桑岛的社会变迁结合起来进行分析。在交谈过程中,我能够深切感知到他对于桑岛历史的熟知与热爱。Yusuf Lawi是达雷斯萨拉姆大学历史系现任教授,早年在美国取得博士学位,主要从事东非环境史研究。两位教授是坦桑尼亚本土历史学者的杰出代表者,他们也见证了坦桑尼亚史学的发展历程。

 漫步达大校园里,使我更加深刻体会到这一时代变迁。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历史悠久,而该校历史系在非洲史学史上也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20世纪60年代,在当时非洲民族国家纷纷独立的背景下,非洲史作为一门学科诞生了。在此之前,所谓的非洲历史是由欧洲人书写的,基本上就是白人在非洲活动的历史。在非洲非殖民化的同时,非洲史也经历了一场非殖民化。证明非洲民族国家的合法性,成为当时非洲史研究的主要使命之一。在当时的非洲大陆,西非地区出现了伊巴丹学派,而东非地区则是达累斯萨拉姆学派。在英国史学家特伦斯·兰杰主持下,来自非洲本土、欧洲和美洲的学者齐聚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历史系,共同研究非洲人的历史与文化,证明非洲人是自身历史和命运的主宰者。当时的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历史系堪称非洲历史研究的梦之队,除了坦桑尼亚本土学者Isaria KimamboGilbert Gwassa外,还有来自英国的John LonsdaleJohn IliffeJohn MacCrackenAndrew D. Roberts,以及来自美洲的Walter Rodney。这些学者在此后半个多世纪里一直活跃在国际非洲史学界,他们的著述对非洲史学科发展起到极为重要的推动作用。

 

 

这次坦桑尼亚调研,除了搜集资料和学术交流外,还有幸实地感受桑给巴尔石头城和达市的风土人情。在桑给巴尔期间,我们居住在石头城内,随时可以在老城堡、皇宫附近走动,每天都要穿梭在迷宫般的石头城内,和当地人攀谈交流,了解当地人的生活习惯和饮食起居,这里与印象中的混乱、危险的非洲城市截然不同。在达市期间,我们居住在印度人居住区内,并且通过乘坐公共交通和步行的方式走访达市,了解达市的城镇格局和城镇规划,更加深了对于城镇变迁的认识。

 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给我留下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当地民众的朴实与善良。每次我们在石头城中迷路的时候,当地人都会给我们指路,有时会亲自把我们带到目的地。前几日,我收到了桑给巴尔国立档案馆管理员福阿德先生的邮件,他在信中感谢我发给他我们的合影,并且欢迎我再访坦桑。

 期待着再次回到坦桑尼亚,这个令人难忘的国度。

 

桑岛的香料种植,当地农民在向游客展示丁香

作者:

发表时间:2016-10-19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