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非洲见闻  非洲见闻文字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非洲见闻”之七十八:非洲:未来的“知识殖民”之地?

  在今天之前,我经常问自己什么是历史学学者最重要的生活。

  对我来说,1014成为了这样有标志性意义的历史性的一天。

  早上去南非西北大学瓦尔分校图书馆的时候遇到了游行的学生。在周围城市纷纷报道学生游行时,我第一次在这里看到游行的学生队伍。这里远离市区,一直平静。不过,今天他们排着长队,载歌载舞地行进,不允许“队伍”外的人“插队”,略显松散的队伍,陆续走进了行政楼。

后来我会感念自己不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只是远远拍个视频已经OK.

我走进图书馆,跟Nadine去上课。上课的地点就在图书馆,但是有独立认证的研究生门禁,研究生以下的学生只有通过与管理员确认上课才可以入内。

任课老师克罗地亚走进教室,她上午路过行政中心的时候就看见了领头的学生,这个“领袖”用黄色的毛巾捂住嘴巴,非常容易辨认。他显得目中无人,不仅排挤想要入内的人,而且很快就发起了对一旁人和财产的攻击。克罗地亚坚信保安早已经知道了领袖,“我就搞不明白了”,她说:“他们为什么不采取措施把这些人控制住?”

2个小时的课快上完的时候,技术人员走进教室通知图书馆封锁了,需要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上课。我一时间没搞懂是什么状况,只是随着人群。图书馆的正门已经封锁,有三个图书管理员在门口密切注意形势。有几个老师拿着厚厚的文件材料想要从正门回到他们的车上,管理员很坚决地摇了摇头。正门外,聚集的游行学生暂时没有活动,没有口号,也没有载歌载舞,但是紧张的气氛影响了图书馆里所有的人。大家快速从后门走出,我问那个唯一的后门守卫:“下午或者明天还会开馆么?”他一脸严肃,不置可否。

Nadine在一旁招呼我快走吧!还自问是不是应该把她的汽车从图书馆正门挪开,生怕这些学生把车砸毁。我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是在于学生的目的,而是在于他们宣誓的行为:破坏,不达目的就进行的破坏。尤其是针对不赞成或不支持的人群。

 

【闹事的学生中,不乏寻求“乐趣”上午旁观青少年】

不过,这时我仍然觉得只要我在一边即可,不卷入就不会有什么争端。周围的人不断地和我解释“这样的时刻真是令人难堪”。我发现用“处于这样的历史时刻也挺有意思的”已经没法回应他们,只有一个轻轻的“yes/是的”而已。进入人文学院办公楼时,又遇见了牛津大学霍夫曼教授,打了招呼就匆匆离开了。Nadine再次催我:快点先进来办公楼再说。

随后,刚才一起上课的黑人同学走进来,啥也没说,眼睛全红了,充满眼泪。她的朋友进来办公楼了一会,又马上出去了。他们匆匆地进了人文学院的教室,我觉得我应该去约翰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约翰就说:“你还没吃东西吧,我们现在去拿行李/吃东西,然后转移到我家。”

我说:“不至于吧,我可以只待在宿舍啊?”

约翰用很少见的,不容置疑的口气说:“不行,你知道么,和你们一起上课的那个白人女生,才走出去就被闹事的学生用石头砸伤了头。”

 

【曾被学生烧毁的教室】

【烧毁后,留下的?】

 

【在校园里用传统生火办法起火的学生】

我想起课堂上讨论的,township的问题。为什么白人很少到,黑人离开了也不愿再回来。我们的不同是因为肤色么?

在专门隔离出来的/给硕士/博士们上课的地方,理论显得崇高伟大富有启示意义:非洲或者任何一个地方,都需要更宽容的文化和更有建设性的机制,来增强社会的活力和经济发展的动力。但是,出了教室的学生,是谁?

这些手无寸铁但是会投掷石子的“学生”,这些把学费和歧视联系在一起的“穷人”,这些所谓要追求真正的平等否则就烧学校的“斗士”,是谁煽动了他们?他们载歌载舞地行进在各条马路上,他们用“传统”的生火方法点燃那些他们认为有力量的火。他们把用于教学的设备破坏,理由是为了减少自己的经济成本。

   

谁应该为谁的教育买单?! 

想起近日同样热火的一则消息是美国再次上涨学费,而大部分人觉得OK

据万维纲的统计,在美国,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声望,类似于国内一本院校的大学中,仅是学费,公立大学的学费大概是3-4万美元,私立大学大概是4-5万美元一年。如果算上生活费和书本费,每年可能还要增加2万美元左右。如果一个美国人想要去外洲或者去一所私立大学,比如哈佛和耶鲁,每年至少要花费6万美元,这是一个典型的美国家庭一年不吃不喝的所有收入。让人更加“绝望”的是,奖学金的优惠政策也不是想申请就能申请到,除非你的学业和生活实践都特别优异而你的家庭可能可以负担。助学贷款是一个比较常见的项目,但对更大多数的人来说,需要用20年左右的时间才可以还清。在这样的情况下,学费仍然在涨。

哈佛校长说过一句话:“你要是觉得大学贵,那么你来试试无知的代价。”

美国的产业升级之后,挣钱多的工作都在高科技和服务业,这些好的工作大学以下学历的人无法胜任。联想到1960/70年代美国大学生的嬉皮文化运动和干预政治,现在没有人再会如此作为,是因为花那么多钱上学并不是为了参加政治活动。美国的大学在这样的情境下自然也不会降价。学费根据市场来确定,既然学校可以盖更好的大楼/用最好的设施/提供更好的服务,请更牛的教授,获得更好的排名,增加文凭含金量,羊毛出在羊身上,何乐而不为!

正如我们所见,这并不仅仅是教育体系本身的问题。

在美国,在市场经济体制下,教育是为了更好地寻求出路,大学成为投资和收益结合的一个地方,行业竞争的“学校壁垒”更加上拥有着文化/社会秩序的政治赌注,让大学教育不仅不会褪色,而且将成为越来越炙手可热的稀缺资源。如果再加上全球化世界的形势和未来知识体系的升级,未来的非洲似乎注定被知识殖民?

在南非,祖马陷入的贪污调查和之前”让步”的言行,经济不景气带来的种种社会成本无法支架,让这个号称民主/自由的“彩虹之邦”陷入困境。

【学生在约翰内斯堡放火焚烧公交】

目前,尽管时常有警笛拉响,天空中警察直升机也不时出动。但没有政府人员出面调停,警察署公开表态不愿对学生动粗。但学生没有停止的迹象,令人有些哭笑不得的是,这些雄赳赳气昂昂的学生,肆意抛掷石头砸向白人或者其他学生,但警察车辆到来时,很快就四散而去。

问约翰,为什么警察不逮捕领头肇事者,约翰说,因为这是民主程序之一的“搜集证据”,在证据不充分之前,不判罪,也不劝阻。

那么,更多的愿意学习的学生,他们就要付出修课/被打击的代价么?这场“革命”为的是谁?!

约翰带我返回宿舍拿行李回家。准备再出宿舍时,发现有很多学生跑回宿舍区。因为宿舍实行严格的刷卡制度,所以闹事学生不会冲进宿舍区。但为什么这些学生还是跑着回来呢?约翰指向天空:“看!”

一股浓烟从天空中飘过,然后是刺鼻的气味。

然后有不少学生用中水清洗眼睛(这会更难受的,约翰说),而保安人员,很熟练地带上了面罩。

看起来有人使用了化学喷剂来驱散人群。

周围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气味,很自然,如果浓度再强,眼耳口鼻都会难受。

上了约翰车,约翰说:“不怕,我们关好了玻璃窗”。

但是,我们也不允许出宿舍区域了。因为约翰德高望重,所以保安专门来告知,为避免进一步的混乱,现在要封锁一会就会开校门,放行外流的师生车辆。于是我和约翰只有在车里呆着,约翰为了让气氛松活一点,打开了音乐。但音乐却插播的是学生行为的新闻。

这时,车窗外,摇摇摆摆,不慌不忙地走来了三只鹅。

谁能享受当下?

回答是那些事不关己者。

比如,之后我们很快在购物商场遇到的更多吹着冷气的白人。他们过着完全西方的生活,看不出有任何不满或者工作压力。但是,在学校里,知识精英们,白人乃至黑人,却面临着被游行学生围攻的事情。仅仅因为他们不想参与政治,他们想要读书,继续学业,努力地在经济形势非常不好的当下,求一个可能的光明的未来!

多么令人揪心的对比!

是啊,这里什么都像西方,但是人却完全不同。

硬件完善改变不了认知的差距,而非洲”光明“未来的希望,岂是号召就能长存的。用那些非洲政治家的话来说,他们要改变新殖民的境况。可是,如果精英们仍找不希望地纷纷逃离非洲,非洲的未来在哪里?在发展态势越来越强烈的知识经济形势下,非洲是不是终于,再次,不可避免的被知识殖民?

对历史学学者而言,长远的时光长河中,人只是渺小的一簇,有山河不语,有岁月无声。那些亲历的重大的历史事件,放在漫长的时光里,也只是一刻。但往往这样的一刻,可以有足够强大的改变的力量,为当下人们的心理赋能。

1014,对我而言,就是这样的一天。

作者:

发表时间:2016-10-19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