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非洲见闻  非洲见闻文字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非洲见闻之八十二:苏丹的学术之旅

 【题记】201672825,笔者在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赴非调研专项资助下,有幸和王国森一道受到苏丹喀土穆大学孔子学院的邀请,前往苏丹开展为期近两个月的学术调研活动。在苏丹调研期间,笔者先后前往喀土穆、白尼罗州和苏丹港等地,参与援助活动,访问妇女流民社区,与联合国难民署机构专员进行交流,对自己目前研究的苏丹人道主义援助有了更为深入的认识。

一、 流离失所者的保护后盾——记联合国难民署之行

在联合国难民署(UNHCR)调研受到了史蒂文(steven)专员的热情接待,他非常详细地给我们介绍了难民署目前的工作情况,难民营的安置情况以及苏丹目前难民及流民的生活状况。苏丹难民署的工作主要存在三种模式,第一是让逃往苏丹的难民能够顺利的返回自己的家乡;第二是让那些长期滞留在苏丹的难民尽快的适应和融入苏丹的社会生活;第三是将其中一部分难民送往欧美等国家进行安置。另外,在苏丹的难民人数是一个极为庞大的数字,截止2016831,苏丹的南苏丹难民人数共有247314人。截止2016730,苏丹的其他国家难民人数为137413人。如此庞大的难民人口,对难民署的难民安置和人道主义物资提供工作来说都是非常大的挑战。截止目前,难民署已经在苏丹的东部设立9个难民保护营地,白尼罗州设立8个,绝大多数的难民营都设立在西达尔富尔地区,同时为了缓解难民营拥挤的环境,目前还有一些难民营正在建立过程中。同样受人道主义准入限制的影响,苏丹迈拉山区附近的难民得不到人道主义援助机构的保护,更得不到粮食援助。难民和流民的生活状况十分堪忧。

访问联合国难民署时发的访问证

二、自力更生的苏丹妇女——记妇女流民社区之行

在苏丹喀土穆、南部、东部各个州都存在很多大大小小的妇女社区,这些妇女的组成大多是难民、流民、回归者以及寡妇。不同的社区往往有不同的功能,有些社区的妇女是集体制作皮包的,单肩、双肩各种类型的都有;有些社区的妇女专门是做首饰的,手链和项链都有;还有一些专门是绘制和做手工艺品的,有精美的绘画,也有色彩极为丰富的手工艺品,有一些专门做食品的,主要做果汁和奶酪。不同的社区风格也是迥然不同的。但相同的是她们都有一颗自立自强的心,并不只是等待或者期待被援助,反而是依靠自己的双手,争取以劳动力换取她们所能维持的资金或者物资,她们还期望能将自己制作的东西销往国内外市场,甚至更远的地方,这样可以覆盖并帮助到更多的难民和流民。但她们制作的东西目前还存在一些做工过于粗糙等一些问题,所以难以寻找市场帮助销售这些产品。在参观完妇女社区之后,越来越觉得培养妇女制作的技能是一件值得做且必须做的事情。

苏丹妇女自己手工制作的花瓶

出自于流民社区中几位女孩的精美绘画

三、中国NGO的海外探索——记白尼罗州拉巴克之行

在苏丹调研期间,与中国扶贫基金会(CFPA)苏丹项目负责人季岚岚一道前往南部苏丹白尼罗州拉巴克地区参加“2016年微笑儿童项目的启动仪式,在当地开展国际教育扶贫。这一项目是由中国扶贫基金会提供资金,与当地比尔特瓦苏慈善组织(BTO)合作,为白尼罗州拉巴克地区近1600名乡村学校的学生提供在校免费午餐。目前中国扶贫基金会微笑儿童项目主要在苏丹和埃塞俄比亚展开,其中苏丹主要集中在喀土穆、白尼罗州和苏丹港三个地区。“微笑儿童”项目自20158月启动至20168月成功实施,项目覆盖的受益学生达2030人,分布在6所学校,实现了全校覆盖。项目在执行过程中,因为与饥饿24小时公益体验活动相结合,除计划项目款外,又另外募集到50万元,新增受益儿童780人。但是由于资金有限,能援助的儿童数量也十分有限,同时需要援助的儿童数量正在扩大,所以日益突显了援助资金不足问题所带来的矛盾。这些学生当时还收到了来自中国驻苏丹大使馆捐助的校服,这些学生很多属于南苏丹难民和苏丹返回者的小孩。

女孩们难以掩饰的喜悦——摄于拉巴克一所女校

既惊喜又惊奇的小男孩——摄于拉巴克一所男校

通过与难民署专员的交流,参观妇女流民社区,并到白尼罗州拉巴克地区参与援助项目之后,我越来越坚定自己的人道主义援助研究,并且希望努力能够为中国探索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人道主义援助之路。而且就在近日李克强总理出席由联合国倡议举行的联大解决难移民大规模流动问题高级别会议上,代表中国宣布了3项举措:在原有援助规模的基础上,向有关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1亿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积极研究把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的部分资金用于支持发展中国家难民移民工作;积极探讨同有关国际机构和发展中国家开展三方合作。另外在2015年的926,习近平出席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的联合国发展峰会时提出,将设立南南合作援助基金,首期提供20亿美元,支持发展中国家落实2015年后发展议程。而且中国将继续增加对最不发达国家投资,力争2030年达到120亿美元。这些资金的开放对于中国政府及中国NGO在处理难民、流民问题上处在绝佳的时机。但是中国对于非洲的援助,不仅要受人以鱼,更要授人以渔。中国政府如何将这些援助资金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探索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援助模式;如何日益在国际事务中发挥大国作用,承担与自身能力相适应的责任是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所以笔者选择在这个为解决难民问题呼声最高的时代,拙笔写了对中国如何参与人道主义援助的建议,希望能与各位分享并作讨论。

1.加大人道主义援助资金投入,支持中国NGO发展,向民间组织开放援助资金,让民间组织参与援外项目的实施。

相比西方国家,中国在人道主义援助资金的投入上还是远远不足的,中国应加重人道主义援助资金在援外资金中的份额。而且NGO组织具有能够深入社区,了解难民、流民最细微需求的优点。中国民间组织的力量正在不断壮大,不仅已经形成了一套较为成熟的开展援助项目的模式,并且有资源可以调动各个领域的知识。民间组织通过与当地慈善组织的合作,充分利用地方资源的优势,在人道主义援助过程中不易受人道主义准入问题的阻碍。将援助资金开放给民间组织,让民间组织共同参与援助项目,更有利于传递中国的价值理念。

2.将援助资金更多的用以发展儿童教育、青年职业培训和妇女技能培训等发展项目。

“授人以渔”的援助模式是更强调人的发展,非洲国家目前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发展问题,非洲儿童的高辍学率、青年的高失业率直接影响一个国家的正常发展。非洲难民和流民的绝大多数就是儿童及妇女,将援助资金更注重于儿童的教育,青年的职业培训和妇女的技能培训问题能够帮助难民和流民越来越依靠自身力量生存,经过长期的培训,大量的难民及流民带来的社会问题将不再成为国家发展的阻碍。

3.加强与联合国机构的合作,与中国NGO及联合国难民署共同参与人道主义援助活动。

联合国难民署、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等其他参与人道主义援助活动的联合国机构在参与人道主义援助活动方面经验更为成熟,数据更为全面,且在分配援助物资、难民营建设和难民注册登记工作上做了非常多努力。访问苏丹联合国难民署期间,难民署直接表达希望中国能在难民事务上发挥一定的作用,能与中国展开这方面的合作。他们有兴趣也很希望了解中国NGO的发展及已经开展的援助项目,所以可以鼓励民间组织加强与国际机构的合作,与非洲国家一道解决人道主义问题,共同参与援外项目。

4.在联合国难民署设立工作处,以中国扶贫基金会的苏丹项目为试点,逐渐普及并推广至其他非洲国家。

中国作为联合国《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公约》及其议定书缔约国之一,是难民执委会成员,不仅积极参加难民署会议,还非常支持难民署难民国际保护工作。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中国会越来越在难民问题上发挥积极作用,而且中国扶贫基金会在苏丹的主要援助项目——医疗援助与微笑儿童项目,不仅实现了预期目标,并在当地受到非常热烈的响应和欢迎。建议中国尽快的在联合国难民署设立工作处,以中国视角提出如何帮助解决难民问题的思路和方法,并且以中国扶贫基金会的苏丹援助项目为试点,进而推广至其他非洲国家。

如果有机会,我还将前往苏丹和南苏丹继续开展人道主义援助的研究,我相信只有坚持下去,才能真正的发现问题所在,才能继续探讨解决问题之道。人道主义援助,我一直在路上。

笔者简介:笔者为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研三国际政治专业学生赵迎节,导师为胡美老师。目前主要研究苏丹和南苏丹武装冲突中的人道主义问题。今年5月,曾受邀前往克罗地亚参加“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世界大会,并以《苏丹人道主义保护问题研究:问题与原因》为题发表学术报告。

作者:

发表时间:2016-12-30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