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非洲见闻  非洲见闻文字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非洲见闻之八十三:苏丹味道

不同的美味有不同的味道,品尝过后总会在舌尖留下足够的回忆。原计划前往南苏丹完成调研计划,但因南苏丹局势动荡,便转去了曾为同一个国家的苏丹,并与赵迎节师姐同行。对于第一次出国,这次的苏丹之行如同一场饕餮盛筵,浓郁丰富的味道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回味至今。

一、辣——开斋饭的蘸料

初到苏丹,正好赶上穆斯林的传统节日——开斋节。斋月期间,每到太阳下山,左邻右舍的苏丹百姓(都是男性,小孩子除外)会聚在街旁的空地上,一起分享各家的美食。我们经过时,他们还极为热情邀请我们一起享用美食。

斋月是穆斯林的传统节日,会在伊斯兰历的第九个月进行。他们每天(自封斋饭完毕)从日出到日落期间,停止饮食等生理活动。当天日落之后直至次日晨礼之前,都可正常作息吃喝(包括食用开斋饭)。日出晨礼时分、唤拜一起,便再度进入斋戒状态。而,开斋节是穆斯林庆祝斋月结束的节日,在伊斯兰历第十个月进行。

开斋饭是我们最早接触到的苏丹美食。秋葵与番茄熬制的浓浓肉汤、藏红花蒸出的米饭、香气四溢的烤牛羊肉、鲜美的尼罗河烤鱼……最令我印象深刻还是丰富菜肴中最不为人注意的一小碟蘸料;在我没有来苏丹之前,在国内偶然结识的苏丹朋友穆罕默德的强烈推荐;烤肉及苏丹圆面包最完美搭配——鲜辣椒酱。恰到好处的辣、微微发酵的酸,一蘸、一品,完美!

苏丹烤牛羊肉(饮料旁小碟中就是辣椒酱)

来到苏丹后第一顿开斋饭,中间是苏丹传统主菜之一“Assida

到了开斋节这天,苏丹人会起得很早,他们相互道着Eid Mubarak(节日快乐之意)结伴到清真寺,迎着清晨的太阳,在神圣、庄严的读经声中完成晨礼,之后就可以吃一些东西,象征斋月结束。然后出去团拜,互相拥抱问候。苏丹人在这一天都穿节日衣服,喜气洋洋。开斋节不仅是斋月的结束,而且是感谢安拉(真主)使他们信仰更加坚定,是和平欢乐的节日。

开斋节清晨在社区广场做礼拜的苏丹人

就这样,在近一个周的时间里,我们都沉浸在节日的氛围中。而就是在这样频繁的互动生活中,我们已经慢慢开始习惯在苏丹的慢节奏生活。

二、甜——喀土穆的图提岛

作为一个糖分子抗拒者,我一直都不能接受太甜的食物。来到喀土穆后,我发现“太”已经不够来形容这里的甜度了,“齁”是苏丹人民的日常。而苏丹的茶与咖啡恰恰是完美体现苏丹之甜精髓的最佳载体;一半咖啡或茶,一半糖,我也慢慢溶解在甜甜的世界里。在喀土穆,喝茶的最好去处非尼罗河莫属,而尼罗河最佳位置一定是图提岛(Tuti Island)了。

如果说喀土穆是现代城市,恩图曼是历史古城,那么图提岛感觉上更像是原始社会,一个充满浪漫气息的原始生态社会。一个同样以桥、流水、人家勾勒的画风却完全与中国的江南水乡不同。如果说黑白相间的江南古镇是冷色调的,那么图提小岛则是满满的金黄暖色调,起码这个季节是这样的,因为连流淌不息的尼罗河水亦如黄河水般,在耀眼的太阳底下泛起层层金黄色的涟漪。

但是图提岛最为特别的一点,热闹与静谧同时存在。热闹在人,静谧在心。手捧一杯苏丹红,静静地坐在尼罗河畔,目光所及之处除尼罗河水外,还有一座任凭汽车来回驰骋的大桥,桥的尽头耸立着一座名为Corinthia Hotel的蓝白色建筑,国人都习惯称其为鹅蛋酒店。这座曾属于卡扎菲的酒店,目前仍然是喀土穆的地标之一。

从图提岛望去的Corinthian酒店

在朋友的邀请下,泛舟尼罗河上,感受着两岸的异域风情,也不由得念出古人“风软扁舟稳,行依绿水堤”的句子。更有趣的是,坐在河两岸喝茶的、桥上的,还会极为开心地跟你打着招呼,似乎他们也在乘船。更有结伴乘船的年轻人,伴着节拍唱着当地的流行歌曲。

图提岛上的咖啡客

恋人们也很喜欢这里,图提岛是一个见证了爱情萌芽、滋生、经营到成熟的浪漫小岛,在这里,你可以感觉到一种自由,自由的表达爱慕、自由的漫谈人生,甚至自由的牵手,这样的场景不在尼罗河畔,恐怕是很难见得到。所以朋友总是说,约我们去尼罗河边见他新谈的女朋友,总有种要抛弃我们,自己去约会的感觉。当然这是玩笑话。

如果执手恋爱的感觉是甜而静谧的,那鸟儿的欢愉与乐队歌声的融合,带给人的是一种浑然天成的喧而不嚣感。无论乐手怎么拍鼓,怎么奏曲,出来的音乐都是那么的好听和动人,让你不由自主的摆动身体,让响指跟上音乐和身体的节奏,一不小心就爱上了苏丹这样的生活。

图提岛上的年轻人(抓拍有点模糊)

图提岛位于喀土穆的心脏地带,一如它所处的位置,带给人的感觉就是息息跳动的生命,原始与现代的结合、自由与禁锢的碰撞、热闹与静谧的共存,给人以无限遐想与神秘感。

三、咸——苏丹港的红海

来到苏丹,除了哺育古老文明的尼罗河和灼灼炎日下的撒哈拉大沙漠,再不可错过的就是红海旁的苏丹港了。苏丹港位于红海西侧,是苏丹红海州的首府,也是苏丹最大的港口,苏丹大部分的进出口货物都要经过苏丹港。从喀土穆前往苏丹港有快慢两种选择,一是乘坐苏国内航空,路程大概是1小时,速度虽然快,但是只能看着云朵与天空;相比之下的第二种选择——乘坐大巴——就有趣的多了。最关键的原因是,就在我们正要准备坐飞机去苏丹港的前一天,因为苏丹贬值,苏丹所有国内航空集体涨价,喀土穆-苏丹港的机票也从原来的550镑涨到845镑。由于预算不足,选择大巴也是无奈之中最佳选择。

虽然要在大巴车上摇晃10多个小时,却可以好好享受沿途的人文、自然风景,更深入的接触这个国家。在此之前,我还从来没有做过如此之长的长途车,因此还是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对于汉语还凑合、英语勉强够用、阿语只会打招呼、完全听不懂苏丹方言的我们来说,在服务业不够发达的苏丹买大巴显然是天方夜谭。还好贴心的苏丹朋友为我们准备好了一切。

一下大巴,枝叶轻轻摇曳的椰枣树,伴着风中淡淡的海咸味,才不会令人忘记这是一个沙漠边的海边城市。不同于内陆的喀土穆等城市,苏丹港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干净,没有随风扬起的黄沙、没有乱糟糟的生活垃圾、道路也大都是沥青铺成。

我们在苏丹港再次体会到了苏丹人的热情与友好,抵达当天傍晚在海边偶然碰到的曾在广东做生意的苏丹港当地人开车带不知路的我们鱼市与出海码头,还因为与我们住下的酒店老板交好而帮我们便宜了房价。

凌晨在岸边钓鱼的当地人,对面是灯火彻夜的集装箱码头

苏丹港鱼市码头的日出

或许在被沙漠包围的喀土穆呆了太久,原本计划3天的苏丹港之行一直延长到7天,每天活动都是从宾馆出来前往海边然后坐船去珊瑚礁浮潜,乐此不疲。从没有浮潜过、见过海底珊瑚的我,带上潜水镜装上呼吸管,就迫不及待的下潜,却因此呛了几口红海水,又咸又涩。至此以后,这种味道一直伴随到我乘坐飞机离开苏丹港。

潜下水面,才发现原来海底的世界如此的多彩,珊瑚礁规则而美丽的生长,五颜六色的小鱼群萦绕在旁,时不时会有一两条色彩斑斓的大大的鹦鹉鱼从旁溜走,还有会一两条小黑鱼十分大胆的盯着对着它拍摄的相机也不逃跑。

美丽的海底珊瑚

苏丹港偶遇的宁波朋友,也是我们公众号(明危两苏问题研究)的忠实粉丝

 

四、苦——撒哈拉中的小金字塔

临近返程,还没有完成去看麦洛维遗址的愿望,在如何去这个问题上我们与苏丹朋友讨论了很久始终无法确定,马上就要回国不知下次来会是什么时候,问题在于虽然主干道经过但是没有直达的车辆,而有车的当地朋友事情太多,我们也不好意思过多麻烦,最终我们决定自己租车。还好有可爱的奥巴马同志(苏丹朋友、曾在浙师大上学)对我们秉持“不抛弃、不放弃”的原则,帮我们租到了一辆7人座的小车。于是,加上司机我们一行5人终于在下午1点多离开喀土穆前往200多公里外的凯布希耶探寻麦洛维的古迹。

在中国,200公里在高速上2个小时就可以搞定。但公路上“三里一亭、五里一站”的检查更是让我们心里焦脆,更重要的是,由于缺少外国人通行证,我们在进入尚迪前的检查站被苏丹国家安全部门的人截了下来,还以为他是想坑中国人钱,可是软磨硬泡都不管用,逼得我一度想放弃,并再也不想来苏丹。后来奥巴马同学几个电话搞定了一切,据说是走了总统的关系才让我们走的。

汽车再次发动起来,我看着手机地图不断计算着逐渐缩小的距离。就快要到了,坐在车上就可远远地望到几座耸立在沙漠中的锥形建筑,它们在晚霞中拉长了透在地上的影子,是了,正是我梦想中苏丹小金字塔,不枉个中曲折。

遗址公园旁的当地人,招揽游客骑乘他们的骆驼

下车后,换乘骆驼,一步一步从沙地中前往遗址。当我触摸着岩壁,轻轻抚摸着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再次记起了儿时受法老吸引希望成为考古者的愿望,没想到阴差阳错作为一名国际政治专业的学生跑到苏丹看到并摸到了真实的古埃及象形文字。原本卷入嘴中的苦涩沙粒也被我忽视,整个人东跑西串,完全沉浸在历史的厚重中。

残缺不全的壁画

余晖下的麦洛维遗址

短短两个月的苏丹之行,并不能满足我希望深度了解苏丹的胃口,朋友们的热情、历史的厚重、孩子们的笑容、异域的万种风情,不是短短三言两语所能诉说,回国每次跟亲朋好友的分享,都一次次加深我对这个国家的认识和理解,这其中的情感也逐渐深厚,我想我会再次回来。

笔者简介:王国森,浙江师范大学在读研究生,国际政治专业,目前研究方向是苏丹和南苏丹问题,曾于20167-8月前往苏丹调研。

作者:

发表时间:2016-12-30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