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学者论坛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特朗普的见习期正是发挥中共核心作用的机会之窗

新年伊始,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就已经“磨刀霍霍”,准备着早日上台“大施拳脚”。在此背景下,未来的中美关系将何去何从?12月30日,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与观察者网举办了《特朗普的美国vs崛起ing的中国》主题研讨会,十几位政治、经济界专家学者汇集一堂,智者伐谋,共商应对“特朗普现象”的对策。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研究员杨洁勉在会上发言,他指出中美关系将面临严峻挑战,但是特朗普的见习期正是发挥中国领导核心作用的机会之窗。

在此次美国大选中,特朗普胜出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美国社会结构的变化和民粹主义的高涨。这在特朗普当选后已经反映在美国对华政策之上。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上台执政后,中美关系将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因而今天的会议议题是非常及时和有意义的。

美国社会结构变化的三个特点

一是当前美国相对衰退的范围广泛、时间持续和应对乏力。“覆巢之下无完卵”,这样的衰退对美国社会结构的影响是深刻和全面的,从草根到精英者都感受到了时代的压力,这是美国有史以来所罕见的。

二是美国总体优势的相对丧失极大地减少了美国中下阶层的获得感和优越感,而美国特有的民族禀性又使其从外部寻找原因。中华民族主张批评和自我批评,而美国人则标榜表扬和自我表扬。美国现在感受到了自身的落寞和衰退,于是便从全球化、盟国、中国身上找原因和办法。正所谓“自己生病,别人吃药”。

三是持续和深刻的社会震荡导致极端思想、极端行为和极端政策。从1999年西雅图的反WTO运动到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再到今天的“特朗普现象”,可以说是从思想到行为和政策的逐步升级。

美国民粹主义在对华关系上具有攻击性

在反建制和反定规的大潮下,民粹主义在对华关系上更具有进攻性。一是经济上重商,在关税、汇率和投资等方面收紧。二是外交上施压,在“一个中国”和台湾问题上搅局。三是军事上争先,维护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对华优势。四是政治上影响,会强化中国的民粹主义和深化中国的民粹政治。

要辩证地看待“民粹新政”

“特朗普现象”以及“英国脱欧”和意大利“修宪”公投等标志着全球化和信息化时代“民粹政治”的新阶段。这一新阶段才刚刚开始,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将对国际关系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即便如此,“特朗普现象”终究还是不能完全与历史切割,历史的经验和教训还是有迹可寻的。我们不仅要看到特朗普以里根自比,也要看到里根从要恢复与台湾的邦交到签订《中美八一七公报》转变的历史事实。在尼克松访华以来的45年里,不乏类似的例子,因而我们要有战略定力。

中国的坚强领导核心足以应对特朗普的民粹主义

从某种意义上讲,“中美之间的坚强领导对民粹主义”是两国社会结构变化在双边关系上的反映。一方面,要看到特朗普当选是“民粹政治新阶段”的产物,具有相当的民众基础。而且作为新人新政,他身上的历史包袱较少,主张也往往出奇不意。特朗普对中国的批评和攻击既有一定的实力支撑,也有国内支持的基础。

另一方面,要看到中国治国理政思想的进步意义和外交运作的成熟老道。中国正在加强的核心意识和能力建设,超越了“民粹对民粹”的套路,在这一点上,中国要比美国更胜一筹。

现在对特朗普的“非常规”能力和“经商”能力讲得似乎多了些,对他“入常”和“入政”的困难讲得又少了些。事实上,特朗普的见习期和过渡期,正是发挥中国领导核心引领作用的机会之窗,中国要将宏观把握能力和实际处事能力转化为中美关系稳中求进的保障能力。

(本文作者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前院长,浙江师范大学兼职教授)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杨洁勉

发表时间:2017-01-12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