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非洲报道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东非三国志,谁将坐上头把交椅?

2016年经济数据显示,埃塞俄比亚已经取代肯尼亚,成为东非最大的经济体。而紧随其后的坦桑尼亚也将为肯尼亚带来巨大的压力。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埃塞俄比亚今年经济增速可达两位数,已经远远超过肯尼亚。与此同时,随着坦桑尼亚的崛起,有分析认为坦桑取代肯尼亚成为东非第二经济体仅仅是时间问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报告显示,2016年,埃塞俄比亚的国内生产总值达到692.1亿美元,同年,肯尼亚为691.7亿美元。而过去十年间,坦桑经济增速一直保持在6%—7%之间,处于“高增长且相对稳定”的状态。坦桑尼亚大有超越肯尼亚,后来者居上的势头。

事实上,根据世界银行2017全球经济展望,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以及卢旺达等非洲国家的GDP增速都有望超越肯尼亚。在未来三年,埃塞俄比亚和坦桑尼亚的经济增速将分别占据撒南非洲经济的第一和第二位。坦桑尼亚的国民生产总值从2006年的215亿美元增长到2014年的482亿美元,十年间已经实现倍增。2016年虽稍有下滑,但总态势依然向好。

肯尼亚经济学家伊吉亚拉表示,他对这种结果并不奇怪。他认为,一直以来,埃塞俄比亚都是非洲地区的经济强国。坦桑尼亚则是经过尼雷尔总统多年的社会主义改造后才有了今天的成绩。

有专家指出,支撑这些国家迅速雄起的原因是他们背后强大的政府架构。肯尼亚随处可见的腐败浪费现象,在这些国家都是零容忍。而且九个东非国家中,只有乌干达的腐败指数高于肯尼亚。

内罗毕大学经济学者恩延德莫说:“我们要格外关注埃塞俄比亚的发展,这个国家正在崛起……埃塞所制定的发展战略已经调动起了资源优势,而且目前发展情况较好。”

如今,埃塞的房地产业蓬勃发展,制造业重现曙光,运输业也逐渐现代化,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埃塞长期的稳定。同时,中国对埃塞的帮助也不容忽视。

最近,《中国日报》一篇文章援引埃塞一位高级官员的说法:过去二十年,中国企业在埃塞俄比亚总投资达40亿美元。埃塞廉价的劳动力,也吸引了许多制造商前来投资。埃塞俄比亚服装工的工资每月不到60美元,处于全球最低水平。但肯尼亚服装工人的月工资大概在120150美元之间,远高于埃塞俄比亚等国家。投资者认为,肯尼亚的劳动力成本已经成为他们开展业务的阻碍。

肯尼亚的能源成本也很高。由于电力供应能力良莠不齐,工厂往往要靠发电机供电。在非洲,发电机供电的价格是普通电价格的四倍。但埃塞俄比亚电费却很低,水电供应水平高。目前埃塞政府正为新型工业区建一个独立的电网。

最近一段时间,肯尼亚把国家主要项目经费用在征地上。部分乌干达官员表示,乌干达放弃肯尼亚选择坦桑作为原油出海港,高地价是一个重要原因。

埃塞的发展模式也受到了坦桑尼亚的追捧。坦桑现在也可以靠着自己丰富的资源,成为人们口中“沉睡的巨人”。伊吉亚拉教授认为,这个国家肯定会慢慢拥有自己的经济地位。特别是马古富力总统上台后,其目标就是让坦桑成为东非强国。

恩延德莫教授指出,坦桑尼亚的南部走廊,已经有取代肯尼亚北部走廊,成为乌干达,布隆迪,卢旺达等内陆国家最青睐的经商路线的趋势。虽然肯尼亚在拉穆修建了一个有32泊位的港口,但是坦桑尼亚也毫不示弱,它与中国达成协议,筹备建设一个同样规模的港口,预计该港口年处理集装箱在2000万个左右。这已然演变成了一场争建东非最大港口的竞赛。

此外,肯尼亚的恐怖袭击和坦桑签证放宽政策促使大量游客涌向坦桑尼亚。而且,欧盟(包括服务业和制造业)似乎都更倾向于坦桑尼亚。坦桑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有了回报。

恩延德莫教授解释道:“这些都可以通过交易额反映出来。事实上,如果说卢旺达是地区服务业的领军者,坦桑尼亚就紧随其后。坦桑的服务业完全是依靠旅客和南部地区带动起来的。”

在近期修建的标轨铁路上,坦桑尼亚计划引入电力驱动火车,这给邻国肯尼亚造成了不小的压力,因为肯尼亚的火车大部分还在用柴油内燃机。

肯舆论认为,如果肯尼亚能及时遏制官僚主义贪腐之风,还是能够迎头赶上的。


作者:非洲华侨周报

发表时间:2017-06-16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