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非洲见闻  非洲见闻文字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非洲见闻之八十八:埃塞俄比亚初印象

2017731日至91日,笔者有幸在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赴非调研”项目的资助下,受到了埃塞俄比亚梅莱斯领导力学院的邀请,前往埃塞俄比亚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学术调研活动。本人在此期间先后到访了亚的斯亚贝巴和阿瓦萨这两座城市,访问了当地社区和大学,并与非洲联盟和埃塞俄比亚的难民及回归者事务部的工作人员进行了交流,对自己的研究有了更深的认识。

一、学术调研活动

在当地朋友的介绍下,我认识了在非洲联盟和难民及回归者事务部工作的瓦尔塔(Walta)和特斯法耶(Tesfaye,他们为我详细介绍了埃塞俄比亚的难民保护情况。在非洲联盟工作的瓦尔塔介绍了非洲联盟的难民保护工作,包括非洲统一组织以及后来的非洲联盟的难民保护公约以及难民保护机构。特斯法耶则介绍了埃塞俄比亚的难民保护工作、难民营情况以及难民的状况。目前在非洲之角地区,索马里一直是输出难民数量非常多的国家,其难民数量至今仍呈总体上升趋势,且分布范围较为广泛,包括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和也门等周边国家以及美国、德国和加拿大等欧美国家。邻国埃塞俄比亚是接纳索马里难民最多的国家之一。截至2017228日,埃塞俄比亚登记注册的索马里难民有246,859名,约44,605个家庭(该数据并不全面)。这些难民主要分布在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835)、吉吉加(Jijiga36,866)和多洛阿多(Dolo Ado209,815)的难民营。当前解决难民问题的途径主要有三个:遣返、融入本地和第三国安置,从现实来看难民遣返是解决难民问题应用最广泛的办法。

埃塞—中国职业技术学院


亚的斯亚贝巴大学

另外笔者还调研访问了亚的斯亚贝巴大学以及埃塞—中国职业技术学院以及当地社区。研究难民问题的学生梅西(Messi)等人给了我很多的帮助,包括帮我借阅相关文献资料、交流最新研究成果。通过与当地学生的交流,我了解到了埃塞政府的促进教育计划以及其他非政府组织的努力。促进教育计划是由教育部在1997年提出,最初涉及地区为农村,后来才扩展到城市。该计划针对的是11-14岁的青少年,使用精简版的课程并缩短课时,让他们可以更容易地进入正规小学。该计划在埃塞的难民营已经推行近15年,仅在2016年就已有超过12800名超龄儿童注册入学。通过与当地社区居民的交流,我还了解到其他非政府组织,比如无国界医生组织、妇女难民委员会(Women Refugee Commission)、乐施会(Oxfam)等也在埃塞俄比亚的难民问题上做了很大贡献。无国界医生组织的从1991年开始,无国界医生一直不间断地在索马里工作,为索马里境内的人以及在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的索马里难民提供援助,其中在难民营提供援助的活动开始于2009年。他们与埃塞俄比亚政府进行合作,为难民提供必要的食物、营养护理、饮用水、卫生设施等服务。妇女难民委员会在谢德(Sheder)和胡巴利(Aw Barre)难民营中发起保护索马里难民中的青少年女性的行动,该行动旨在提升女孩的生存能力,免受他人侵害。

通过与非洲联盟、难民及回归者事务部工作人员交流,访问当地社区以及大学,加深了我对非洲联盟的难民保护工作的认识。自非洲统一组织时期开始,非洲各国就高度重视难民问题,不仅成了专门的难民保护机构,还召开了一系列的难民保护会议。目前国际社会的难民保护机制虽日趋完善,但是各国难民政策却日益收紧,非洲联盟也受限于资金来源、执行力不足等问题,目前非洲大陆的难民保护问题仍十分严峻。二、热情而高傲的埃塞俄比亚人

身处埃塞俄比亚,笔者感受比较深刻的就是当地浓厚的宗教氛围。在当地宗教礼拜日,大街上到处都是身着白色传统服装的民众前往教堂礼拜。埃塞俄比亚约有62%的人拥有基督教信仰,这其中约一半的人信仰的是埃塞俄比亚东正教。无论是基督教还是伊斯兰教甚至是本土宗教,这些宗教都是导人向善。埃塞俄比亚人以宗教的传统为傲,不管是街头司机礼让行人,还是基督徒遇到教堂的合十行礼,还是穆斯林的跪拜祈祷,从这其中你都能体会到宗教的影响。埃塞俄比亚的普通民众,不管贫穷与富足,至少他们都很幸福。这就是宗教的力量,她们给当地人民带来了强大的心理、归属感以及幸福感。宗教形成了一种凝聚力,它的存在让由于地理屏障无法整合在一起的国土和人民走到了一起。

另外当地人言谈举止中流露出的自豪感也时刻感染着我,这与埃塞俄比亚古老的文明、零殖民的历史是密切相关的。在埃塞俄比亚的国家博物馆里,保存着最早直立行走的人类化石“露西”,这是目前已知的人类最早的祖先。公元2世纪,埃塞人就以阿克苏姆为中心的建立了国家,拥有3000年未间断的历史,一直沿用自己独特的历法、语言和文字。另外,埃塞俄比亚面对历史上数次汹涌的殖民主义和侵略浪潮,一直保持着民族独立。


国家博物馆“露西”复原图

另外,笔者的此次调研活动还得到了亚的斯亚贝巴大学及其他院校学生以及本地社区的居民的大力帮助。每天出门,当地人都会热情的给我打招呼,“你好”、“Salam”和“How are you?”等等,这让身处异乡的我感觉十分亲切。这其中有让我搭顺风车的卡车司机、带路的咖啡店老板娘、帮我搜集资料的大学生、帮助我的轻轨工作人员、提醒我注意钱包手机的路人等等,生活总是在不经意间给我带来感动。

二、中国人在埃塞俄比亚

目前在埃塞俄比亚的中资企业包括华为、中兴、中铁等等,这些企业不仅在电力、运输、电信和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留下了“中国痕迹”,还为当地人带来实惠。亚的斯亚贝巴随处可见“中国特征”,这都要归功于在当地奋斗的中资企业与中国人。中国正通过实际行动将“要想富先修路”的理念传入埃塞,目前埃塞俄比亚90%以上的公路、全国的通信网络、铁路和城市轻轨(亚吉铁路、亚的斯亚贝巴轻轨线)、风电场以及几个重要的水电站、工业园(东方、阿瓦萨工业园)等,都是中国企业承建或参与承建的。

行走在亚的斯亚贝巴和阿瓦萨的大街小巷,时不时就能听到当地人友善的“你好”,这让我有身在国内的感觉。特别是博莱国际机场附近的中国人聚居区,随处可见中国人、中国超市和中国品牌,这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卢旺达市场了。这个市场里的商家大部分都是卢旺达人,但是服务对象中国人居多。他们为了做好中国人的生意,这边的商家都会说几句相关的汉语。

亚的斯亚贝巴轻轨

三、飞速发展的埃塞俄比亚

在过去的十年内,埃塞俄比亚是世界上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的之一,经济增长速度超过10%,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表现极为抢眼。埃塞俄比亚政府大力推进适合本国特色的工业化进程,依靠稳定的环境和人口红利大力吸引外资。在埃塞俄比亚期间,我到访过的东方和阿瓦萨工业园,工业园的建设发展成为了埃塞俄比亚发展的标志性工程。

俯瞰亚的斯亚贝巴

经过十年的发展,东方工业园已经成为中埃产能合作的典范。目前东方工业园就有70多家企业入驻,涉及制鞋、纺织、钢铁、汽车等等行业。这是由中国民营企业投资的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也是该国境内首个由外资建成且已经正式运营的工业园区。华坚鞋厂是最早一批入驻该工业园的企业之一,被视为中埃合作的样板,而我有幸与赴埃塞投资考察的朋友一起参观考察了该公司。目前华坚鞋厂已成为埃塞前十的大企业,截至2016年底华坚已累计出口超过8000万美元,解决了6000余人的就业问题。华坚鞋厂旁边就是另一家中国工厂——埃塞扬帆汽车有限公司(中国力帆),崭新的黄绿色的力帆出租车已经成为了亚的斯亚贝巴的新“名片”。

东方工业园


阿瓦萨工业园

在埃塞俄比亚期间,我还走访了今年新建成的阿瓦萨工业园,对该工业园进行一些了解。阿瓦萨工业园是中国企业设计建造的现代化轻工业纺织园区,还是该国工业化战略的旗舰工程,其特征为“国家投资,中方承建,代管三年”。埃塞俄比亚政府对其寄予厚望,该工业园将成为整个东非地区工业园的样板,并将在正在埃塞俄比亚推广。该工业园不仅为当地青年人提供很多就业机会,更为关键的是这将对埃塞俄比亚对外贸易和工业化进程有着深远的影响。

埃塞俄比亚总理海尔马里亚姆表示,该国目前致力于实现工业发展和经济结构转型,成为非洲制造中心。埃塞俄比亚已经将工业化上升为国家发展战略,依托工业园建设、与中国产能合作实现工业化,东方、阿瓦萨等工业园成为埃塞俄比亚发展的缩影。

此次调研有困难也有收获,回想起这段经历总是感慨良多。身处异国他乡,笔者被当地人的热情、自豪和乐观所感染,暗暗下定决心:“埃塞俄比亚,我一定会回来的!”


【作者简介】赵传峰,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2015级国际政治专业硕士研究生,师从肖玉华博士。2017731日至91日,受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赴非调研专项资助,赴埃塞俄比亚开展“埃塞俄比亚的索马里难民”学术调研活动。


 

作者:科研办

发表时间:2017-11-10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