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非洲见闻  非洲见闻文字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非洲见闻八十九:西非毛里塔尼亚行与思


当今中非关系快速变化,依靠现有文献做研究的难度快速增加,因为文字资料的更新无法跟上中非关系发展变化的步履。2016年年初,我和我的硕士研究生希德商量毕业论文时就遇到了这个问题。为了掌握当前中国毛塔关系的最新动态,我们商量围绕着“中国对毛里塔尼亚的援助及对毛塔经济社会发展之影响”与“毛里塔尼亚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与中国的角色”两个主题展开调研,从不同的角度来考察中国在毛里塔尼亚发展中扮演的角色。

    

  (努瓦克肖特附近沙漠)

20173月,辗转近四十小时的颠簸,我们的飞机终于抵达了这个翘首盼望了一年的遥远国度,我们抵达了快速发展中的沙漠之国毛塔。3月的金华莺歌燕舞飞花满天,但努瓦克肖特机场迎接我们的景观不是想象中的郁郁葱葱春机盎然,而是漫天的黄沙和一望无垠的荒漠,好在希德早已在机场等候我们,他的温暖笑容化解了我们心中的荒凉。带着这份温暖与希望,我们开始了一个月的观察与思考。


一、开放包容的姿态与低调从容的节奏

此次调研从我们开始筹备到成行大约经历了一年多的时间,大部分时间都在准备邀请函。为了等到卫生部给我们的正式邀请函,我们不得不一再推迟访问时间,最终在离原定行程一年之后终于来到毛塔。虽然是一场迟来的访问,却依然值得期待。毛塔是世界少有的中国人可以说走就走的国家,因为毛塔对中国实行落地签,免却了出行前复杂的签证手续。在我看来,毛塔的落地签是以完全接纳的姿态随时准备迎接每一个中国客人的到来。

(努瓦克肖特机场)

在毛塔的全然开放包容中,我们来到了这座传说中向往的沙漠中的非洲大都市,享受着毛塔人独特的热情与低调。整洁靓丽的努瓦克肖特机场没有想象中繁忙,稀稀拉拉的一排人排队准备办理落地签。如果赶上中国速度,十分钟办手续出关没有任何问题,但我们站在那里看着海关的工作人员不紧不慢地摸索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得以顺利出关,然而,这位工作人员虽然干活不快却始终满面春风,让等得有点不耐烦的我们依然心情舒畅。

                 

(努瓦克肖特至罗索公路旁风光)

沙漠中的努瓦克肖特似乎没有春天,但中国人在这里绝对能享受到如沐春风的感觉。我们走在努瓦克肖特的大街小巷,随处都可以感受到毛塔人的真挚热情,“你好”说得既响亮又标准。在这样一个荒漠上耸立起来的大都市里,毛塔人绽放在脸上的笑容和流露在眼神里的欢乐绝对是一把打开中国人心门的钥匙,推开行色匆匆的中国人的心灵之窗。干旱的努瓦克肖特很少有树,却从来不缺少鲜花。这里是三角梅的故乡,三角梅顽强倔强地在龟裂的土地上尽情怒放,有白的、粉红的、鲜红的、玫红的、黄色的,还有七彩的颜色。我常常想,如此美艳多彩的鲜花一定是毛塔人燃烧着的激情和奔腾着的生命焰火。

(努瓦克肖特市内怒放的三角梅)

毛塔以开放的姿态迎接包容中国在这里的参与,中国则成就了毛塔从容生活低调发展所需要的物质基础。在努瓦克肖特,到处可见中国援助的身影。有人说,努瓦克肖特所有数得着的重要建筑、堪称纪念碑的建筑,几乎都是中国的。友谊港、文化中心、青年中心、总统府、国际会议中心、政府办公大楼,处处闪耀着中国元素,中国元素已经充分地融入到这个城市的文化之中,成为了努瓦克肖特的重要地标。今天的努瓦克肖特是一个建设中的大工地,这是一个国家经济即将发生飞速发展的征兆,然而,本性从容安静的毛塔人似乎并不急于看到这种变化,很多工地建建停停,多年后才竣工落成。在我们的访问中,常常有毛塔人感叹中国速度,这些建筑如果由中国人来建将出现短时间拔地而起的奇迹。

(努瓦克肖特正在建设的工地)

茶是毛塔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也是中国和毛塔联系彼此的特殊纽带。每个政府部门的办公室都设有茶室,有专人负责做毛塔茶,做好后的毛塔茶端着从一个办公室转到另一个办公室,整幢办公楼因为这一杯而承载着同一个单位共同的甘甜与苦涩。在茶香弥漫中,工作在茶叶的清香中缓缓推进,如同这杯毛塔茶一样,今天喝不够明天还会有。好的毛塔茶色香味俱全,看上去茶色透亮、闻上去清香悠长、尝起来则苦涩甜蜜、回味绵久。嗜茶如命的毛塔并不产茶叶,现在消费的的茶叶绝大部分是从中国进口,在毛塔再度加工而成。因着共同的茶文化和茶嗜好,中国福建大批的商人经由茶叶走进了毛塔,如今中国的茶叶出口商已经成为毛塔知名的大商人。中国和毛塔就是以这样的日常逻辑日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毛塔的发展和日常生活日益离不开中国,中国也日益广泛多元地参与到毛塔的经济发展和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当中。

                       

(毛塔当地茶)


二、宗教的自律与宽容

毛塔是一个伊斯兰国家,所有的生活都是围绕着宗教而展开的,来到这里能感受到真正的伊斯兰信仰和穆斯林虔诚。在飞机上,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位七十多岁的女士,儿子带着她从巴黎看病回来,途中五个多小时的飞行,她一直都极度安静,虔诚地不住祷告。希德在我们调研最繁忙最疲惫的时候,都不会忘记忙里偷闲地祷告。希德告诉我们,每一个毛塔孩子从三岁开始就到教授古兰经的学校里学习,到六岁时所有孩子都会背诵整本古兰经,从此这本古兰经将要伴随这个孩子一生。无论身处何地,每天五次祷告。在这里,安拉就是全部的生活,人生的生老病死均通过宗教仪式来表达。

(努瓦克肖特市中心的大清真寺)

在宗教问题上,毛塔人的自律精神令人赞叹。毛塔是世界上少见的禁酒令执行得相当彻底的国家,酿酒与喝酒都是坚决不允许的。无论是在休闲娱乐场所还是在家庭生活中,酒都是绝对禁止的。毛塔人对于这一底线坚决恪守,即便当政者知道酒能带来商业上的繁荣和经济数据的飙升。这样的宗教执着是很多“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中国式信仰者所无法理解的。

(努瓦克肖特机场的清真寺)

在我楼下上班的一个叫拉美子的女孩,每天穿着漂亮衣服化着时尚的妆容过来上班。我们熟悉起来后很快成为朋友,她拉着我问长问短,希望通过我了解到一个更真实的中国。在宗教的问题上,她极其虔诚,我经常看见她长时间扑倒在地祷告,结束后总是会满面春光地告诉我,安拉对她来说是最重要的。跟她的交往中,不时地会涉及到宗教信仰的问题,她似乎着迷于安拉所赐给她的幸福与平安,并有真诚的愿望希望她的每一个朋友都有机会进入安拉的世界,接受安拉的恩赐。拉美子对于中国的服饰文化充满着好奇,当我将我带过去的一件中式服装送给她时,她爱不释手。临走之前,她拿来一块布料,并亲手将之做成一件毛塔当地的服饰,披搭到我的身上。

                              

           (身着毛塔传统服饰的毛塔女郎)

毛塔的白天与黑夜都被伊斯兰的氛围所笼罩,因而,在这个平和的国家,时时可以感受到毛塔人对宗教的敬虔和宗教赐给毛塔人的安宁。在努瓦克肖特,最气派的标志性建筑是市中心的清真寺。在繁华的街头,我们随处可见正在虔诚礼拜的人们。在安静的夜晚,我们伴着清真寺悠扬的“邦克”入眠。平日里人头攒动车水马龙的繁华街头,在周五的中午却见不到一个人一台车,人们放下手中的工作和生意,身着盛装从四面八方涌向附近的清真寺赶去做礼拜。在这个伊斯兰国家,一切都显得如此自然而真实。

(周五下午努瓦克肖特闹市街头的空旷)

毛塔几乎全民信仰伊斯兰教,伊斯兰文化精髓融入到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当地人的灵魂之中。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虔诚的伊斯兰都城的市中心,却拥有一座基督教堂,主要供来自其他国家的基督徒礼拜。每周日,近百名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在此尽情欢歌,敬拜自己心目中的神。这种敬拜活动从不会因为在一个伊斯兰国家而受到搅扰。平日里,毛塔的男人们身披各式传统长袍,女士则身着带头巾的裙装,非常严格地根据伊斯兰教的教义精神包住头发。然而,毛塔的这种规范仅限于自律,绝不强加于人。笔者行走于毛塔的大城小市里一个月的时间,交往的对象上至毛塔政府机关下至平民百姓,没有遵行穆斯林女人服饰规范,也没有包头,很少因为服饰或发型而受辱骂或歧视。


三、传统的传承与现代的融通

在这个伊斯兰传统文化保存得特别完整的国家里,随时可以感受到传统与现代的充分交融,是一曲传统与现代的多重协奏音乐。有时候,现代的先进理念取代传统习俗是毫不留情的。根据伊斯兰的文化传统和当前毛塔的法律,一个男人可以同时娶四房妻子。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开放进步,这一传统虽然仍被法律认可,但绝大部分的家庭都是一夫一妻。相反,一夫多妻的男子反而为社会所非议。伊斯兰文明中也有不离开父母生活的传统,但是新时代的年轻夫妻结婚后都希望离开父母,另立家庭与事业。在我们租住的当地公寓里,就住着很多这样的年轻夫妻。催发他们离开父母的因素除了年轻一代不愿受到约束之外,还有他们对于现代全新生活方式的向往与憧憬。

                   

(毛塔沙漠中的帐篷)

然而,当现代的发展更新传统的文明时,传统与现代因相互包容相互借鉴而和谐共存,传统和现代在同一时空下由此焕发出全新的生机,展示出传统现代兼容的全新面貌。在毛塔,部落这一古老的文明形式依然发挥着极端重要的作用,然而,现在的部落早已从部落生活时代的亲族聚居中走出来,成为了一种全新的现代社会联系纽带。今天的部落脱去了传统的外衣,转而被赋予了现代的形式与功能,这一前文明社会的传统组织方式在后现代社会中焕发出全新的光辉。


 

(沙漠烧烤摊)

近年来,随着城市就业机会的加增和城市生活的便利化,毛塔的城市化率逐年提高,越来越多的牧民脱离牧区来到城市。从牧民到市民的身份转换并没有让人们放弃原来的生活方式。如今,人们虽然离开了牧区,但游牧的生活方式依然是他们的最爱。在努瓦克肖特市周边的沙漠里,骑骆驼、喝骆驼奶、欣赏沙漠落日、吃烤牛羊肉,依然是人们最能接受也最受欢迎的娱乐休闲方式,在静谧的沙漠之夜,沙漠里的凉风、悠扬的歌声和帐篷依然是人们消遣打发时光的最佳选择。在天气炎热的时候,夜晚的沙漠风大,沙土地降温较快因此,每当夜幕降临,市民们呼朋唤友,开着车带着家人朋友来到沙漠,顶着月亮和满天星辰吃饭唱歌跳舞社交。为了供人们到沙漠娱乐休闲,政府专门为此修了一条从首都到附近沙漠的公路。周末的夜晚,人们更是叫来专门的说唱乐队助兴,围坐一圈唱歌跳舞聊天到凌晨。在这个流光溢彩的沙漠之都,人们没有流连于都市的繁华,而是以如同祖先一般原始豪放的生活方式来消遣助乐的。因此,当我置身于这样一个毛塔,我真的很难判断这是一个传统的毛塔,还是一个现代的毛塔。

 (毛塔的沙漠之夜)

  

 【作者简介】 胡美,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副研究员,主要从事中国对非医疗援助领域的研究,多次赴非调研,此文为胡美老师近期赴毛利塔尼亚的调研随笔。

  

作者:科研办

发表时间:2017-11-10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