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非洲见闻  非洲见闻文字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非洲见闻之九十一:蔚蓝色的桑给巴尔岛

编者按:浙江师范大学是在非洲建孔子学院最多的大陆高校,先后在喀麦隆、莫桑比克、坦桑尼亚建有3所孔子学院作为海外研究基地,先后有数百人次的师生前往非洲国家担任汉语志愿者和孔子学院管理者,在非洲实地感受、观察和研究非洲,他们中的一些人后来成为了优秀的非洲研究学者。这体现了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的一大特点:就是十分重视对非汉语推广与非洲语言文化研究,重视对非洲的田野调查与资料积累。本文作者何蕾是浙江师范大学外语学院硕士研究生,现在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担任汉语教师,也是非洲研究院学术网的通讯员。本文是她第二篇刊发于本专栏的在非洲任教见闻与心得。

  

    那是2月24号早上4点半,国内时间是上午9点半,4点半的坦桑尼亚一片漆黑,我爬起来望向窗外,黑压压的什么也看不见,原来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是这样子的。由于今天要去Zanzibar(桑给巴尔岛),所以昨天晚上我就寄宿在我同事的住处Ardhi University(土地大学),准备第二天一早和她一起去。土地大学离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很近,开车只是10分钟的距离。

    我同事住在土地大学的山上,山路崎岖,从她的住处到山脚下(校园),走路也需要10分钟,他们几个月前还遭遇过抢劫,就在他们的家门口,令人心惊,好在当地的劫匪只对钱财感兴趣。这段时间是坦桑尼亚最热的时候,我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熟睡,可能是换了个新环境,可能是太热,也可能是心里担心着什么。自从同事家遭遇抢劫,他们每天上下班都由保安接送,白天有一个保安值班,晚上有两个保安轮流值班。他们就睡在房子的门口,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块布垫在地上,两个人轮流睡着。我想着也是怪可怜的,也不知道他们的工资是多少。我把护照、手机、钱全部藏在身上,想着要是真遇到劫匪,包被抢了就抢了吧。保安送我们下山,5点半的达累斯萨拉姆,什么也看不见,稍微一不小心走路被磕着绊着,半个魂就吓没了。我有个习惯,每每自己一个人或者环境紧张的时候,我就会想着法子说话,最怕空气安静,于是我就和保安闲聊。我看看天空,依旧是满天繁星,于是告诉保安“star”的中文叫星星,保安有模有样地学着,觉着中文很有趣,他也教了我一些简单的斯语词汇。

    在靠近坦桑尼亚大陆、浮金闪烁的印度洋上,有一群郁郁葱葱的岛屿,这就是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的桑给巴尔共和国群岛。桑给巴尔共和国由桑给巴尔岛(又称翁古贾岛)、奔巴岛及其临近的20多个小岛组成,面积2,657平方公里,目前人口100余万。岛上的居民基本上是由来自非洲大陆的班图黑人与来自亚洲的波斯人、阿拉伯人和印度人在漫长岁月中融合而成,具有典型的斯瓦希里人的特征。

给巴尔岛的岩石餐厅,摄于2018225

    阿拉伯人和波斯人陆续来到非洲沿岸,推行伊斯兰教,宣讲《古兰经》,使当地居民逐渐皈依了伊斯兰教,成为非洲沿海的穆斯林。穆斯林占了岛上居民99%的比例,少数信奉基督教和印度教,岛上清真寺、基督教堂、印度神庙毗邻而建,但教徒们却相处友好,岛上最庄严的建筑估计要属清真寺了。

    从1832年开始,桑给巴尔便成为了阿曼苏丹国的首都。1856年,阿曼苏丹国王赛义德去世,王室成员间展开了激烈的权力争夺,英国人趁机介入,开始了对桑给巴尔的入侵。1890年,桑给巴尔沦为英国的保护地,外交主权由英国行使,但桑给巴尔苏丹的王位继续得以保留,英国不干预桑给巴尔的内部事务。1961年位于大陆的坦噶尼喀独立后,在当时坦噶尼喀领导人尼雷尔的积极推动下,桑给巴尔与坦噶尼喀于1964年合并,组成坦噶尼喀—桑给巴尔联合共和国,即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在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体制下,桑给巴尔共和国享有高度的自治,有自己的政府、议会、高等法院、总理,也是单独的经济区,从坦桑的大陆地区到桑给巴尔岛,还必需有护照与签证。桑给巴尔岛的船票对不同的人也是不同的票价。对于当地坦桑尼亚人,坐一趟船是25000先令(约75人民币),若你不是当地的居民,那最起码的经济舱是35美元(约220人民币),好在我手头已持有居住证,所以可以享受当地居民的待遇。上船之前还得过个安检或者说海关,确实有一种去了另一个国家的感觉。

    我一点也不晕船,每次上船之前都会有些许兴奋,好像是,又有一个新的方向,新的期许和新的空气。开船前,大概早上6点多的样子,太阳升起来了,那个就是日出吧,从来没见过日出的我,才知道原来太阳刚出来的那一刻是那样的安详,内心是那样的平静,什么也不怕。

给巴尔码头的日出,摄于2018224

    同行的船上有一波日本旅客,桑给巴尔的导游很有意思,他们见到我们亚洲人,会说三种问好语言来确认我们到底是哪国人。“こんにちは(日语你好)”,“안녕하세요(韩语你好)”,“你好!”,每次他们问我的时候,我都会耍耍小性子,偏偏用日语或韩语问候他们。其实在他们眼中,我们三国的人民长相还是有些区别的。我的晚课学生和我说,中国的姑娘戴眼镜的比较多,脸型较日本人和韩国人略小。韩国男人的眼睛普遍是单眼皮,但是长得漂亮,穿着也比较时尚。日本人的脸型更偏向方型,个子较中国人更加矮小。哎,真是难为他们了,对于外国人来说,要区分我们三国人确实不太容易。

    出门游玩的心情着实畅快,我们一到酒店放了行李,就出发先到海边去看看风景,一刻也不耽误。我们住的酒店叫做红阳酒店,是一家中国人开的酒店,室内设施也比较符合中国人的口味,服务也较为贴心,每人住两晚是55美金(约347人民币),这样的价位,在桑给巴尔,不算贵。

酒店内置图,摄于2018224

    岛上和市里一样热,海边更是晒得你皮肤滚烫。其他几位同事纷纷下海潜水去了,我一个旱鸭子,和另外一位同事,在岸边的小亭子里喝着果汁,吹着海风,赏着美景,又是另一番风趣。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到沙滩上与渔民们唠嗑。这里的沙滩是纯白色的,又极其柔软,在烈日的照射下闪闪发亮。海里光着身子的黑人小朋友正打闹着,丝毫不惧烈日的灼烤,海水就是他们的天堂。

水中嬉戏的渔民孩子,摄于2018224

    我和同事在岸边踏浪的时候,小朋友们好像看到了新鲜事物般蜂拥而至,争着抢着要和我们拍照。“China! China! Picture! Picture!”还有不少孩子将自己所捡起的贝壳还有自己抓的小鱼拿给我们,好像是想要卖给我们“Good price!”

渔民小朋友向我推销小鱼,摄于2018224

    不一会儿过来两个马赛人,向我们推销手环,那是他们亲手制作的,我还看着他们编了好久。一般来说,只有等你坚定要买了你才能和他讲价钱,当然也不是绝对,你不买也就算了,不会逼你。

    马赛人真是非洲部落的一个传奇,他们集原始与野性于一身,诉说着非洲源源不断的生命力。他们体格敏捷健壮,褐色的皮肤、高颧骨、鹰勾鼻、厚嘴唇、傲慢的眼神充满了自信,身上裹着深花色的狭长布。我见过很多肥胖的坦桑尼亚人,倒是还没见过肥胖的马赛人,他们是非洲的勇士,是最彪悍和最勇敢的部落之一,我的朝鲜学生也盛赞他们的勇敢。

马赛人的背影,摄于2018224

    两个马赛人说着说着就和我们说开了,他了解了我们的一些情况,见我们会说一点斯语,话风马上就转了,他们说“你们愿意嫁给马赛人吗?马赛人很勇敢,你们可以同时拥有几个丈夫。”我的同事回答说“在中国,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制。”“我们也可以就一个老婆,有一个足矣。”哈哈,全天下的男人都知道如何和姑娘说情话。

    马赛人中盛传着这祥一个传说,神创造了马赛人,为了让他们生存下去也创造了牲畜,世界上所有的牲畜都是马赛人的,这是神赋予的权利,所以马赛人视牛如命。马赛人的生活大部分是在露营中度过,但是也有他们自己的家。那是一个结实的荆棘篱笆,周围是一些茅屋,院子中间圈着性畜,茅屋里有许多晒干的牛粪。一大家人住在这里,家长住在中间的房子。他的第一个妻子住在靠他最近右边第一间屋子,第二个妻子住在左边的屋子,第三个妻子住在右边第二间,依此类推。妻子的数目取决于丈夫的富有程度,主要是看牲畜的数量而不在于质量。马赛人很爱他们的奶牛,千言万语也难形容他们对奶牛的喜爱。一个妻子的价值通常相当于三头奶牛、一头公牛再加两只羊。一个很富有的男人可以有20个妻子,较为富有的人可以有5 个以上的妻子。马赛人实行族外婚,这是为了避免同族内近亲婚姻造成的可怕后果。他们经常举行舞会,参加者围成一个圆圈,开始伴唱,歌声带有令人着魔和阴沉的节奏,似乎在向悲伤的姑娘求爱。夜间有秩序地睡在没有栅栏的茅屋中,母亲为他们做饭,睡在茅屋的一角;同时两三个马赛人各自同他们的情人睡在另外的角落。马赛男女混杂是造成马赛人出生率下降的原因之一,性病不断夺去马赛人的生命。马赛人相信,一个受到尊敬的人死后会变成一条蛇,因而绝口不提死亡。我的学生和我说,信仰穆斯林和基督教的教徒,他们死后是不能焚烧的,就是埋葬起来,在达市,我见过一大片墓地,那里立着许多人的墓碑,上面还插着十字架。非洲这些神话般的故事总是令人向往。

    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内部太单一而没有多样性,好处可能是比较稳定,坏处可能是容易偏执僵化。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内部高度多样性,好处可能是比较有活力,坏处可能是容易分崩离析。之前也听前驻坦桑尼亚大使馆公使衔参赞苟皓东先生说过,坦桑尼亚部落里的马赛人还没有现代社会意义的婚姻,能娶几个女人要看有多少只牛,房子(泥草棚)属于女人。马赛男人很“慷慨”,可以与朋友分享自己的女人,如果看到哪间房子门是掩上的,而且门口立着男人平日须臾不离的木棍,这就相当于告诉“请勿打扰”。这样的关系产生的孩子仍旧属于丈夫,而且不受歧视。真是有意思的文化,不同的部落,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生活方式。我有一个朝鲜学生,他告诉我很多关于朝鲜的事,朝鲜这个国家没有少数民族,就是纯粹的朝鲜族。而中国,汉文化是主体核心文化,具有核心凝聚力,又同时包容其他少数民族文化,边缘民族文化具有向心力,中华文化主体核心凝聚力与边缘民族文化向心力格局的长期存在,有助于中华文化长期保持稳定的连续性发展和传统的延续。

皓东参赞和马赛人,苟皓东参赞摄于201818

    到了晚上,我们去岛上的石头城逛了逛。在狭窄铺满石子路的石头城里面游荡着,有好几次都迷失在这千回百转的石子巷里,找不到回宾馆的路。时光好像就静止在这里,岛上的人们很悠闲,他们有的就躺在家门口乘凉。卖玉米的小哥吆喝着,一个穆斯林老奶奶路过便拣了一只往嘴里塞。一个小姑娘跑出来,手上大概拿的是家庭作业,让妈妈帮忙指导。走着走着走回了自己小的时候,那条老街也是这样的狭窄与悠长,外公带着我去老街晃悠着,他喜欢和邻居打麻将,于是就任凭我和街坊邻居一起玩,整条街的人都认识我,地就那么大,街就那么宽,我又那么任性。

桑岛石头城王宫遗址,浙师大非洲研究院张晓楠摄于2018220

    在桑岛的第二天,6点半就出门了,在林间小道上驰骋,呼吸着让人贪婪的空气。一行人开始了老歌金曲回忆会,我们一行8人,年龄相差不大,但也参差不齐,上下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大家有着共同又有些许差异的时代记忆。“我们唱着东方红,当家作主站起来;我们唱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继往开来的领路人,带领我们走进那新时代,高举旗帜开创未来。”“你说你最爱丁香花,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它,多么忧郁的花,多愁善感的人啊。飘啊摇啊的一生,多少美丽编织的梦啊,就这样匆匆你走啦,留给我一生牵挂。”“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当河水不再流,当时间停住日夜不分,当天地万物化为虚有。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手,不能和你分手,你的温柔,是我今生最大的守候。”原来很多东西,哪怕时间一点一滴地从你指尖掠过,不会忘记的就是不会忘记,渐渐忘记的,却是时间。

    桑岛还是丁香之岛,苏丹王国统治的时候,他们的国王努力在桑岛、奔巴岛上推广种植丁香和椰树,并且引进了灌溉农业和水稻种植技术,使桑给巴尔的农业经济结构有了重大改变,特别是丁香的商业性推广种植最为成功。桑给巴尔不仅成为印度洋上的贸易中心和商品集散地,而且成为世界上的“丁香王国”。

    驱车一小时候,我们的活动是追海豚。大约开出岸边千米远,大伙的船都聚集在一起,海豚大概就是在这一块儿了,尖叫声此起彼伏,哪儿有尖叫,哪儿就有海豚。我看那海豚都是两两一起出没的,也不知道对于他们来说,人类算不算是他们的朋友。每天都有人来看他们,他们估计都嫌烦了,好在这里的人们并不伤害它们。海里的海胆清澈见底,来这一趟,曾经“桑海”难为水,说的大概就是这样。

双双出入的海豚,摄于2018225

    在岛上,我见到最多的就是猫。岛上的猫性情温文尔雅,善解人意,少动好静,几乎每只猫都挺着个大肚子,天生一副娇生惯养之态,给人一种华丽高贵的感觉。猫的背毛长而密,质地如棉,轻如丝;毛色艳丽,光彩华贵,变化多样。因为我很怕狗,所以也很怕猫,但是这里的猫喜欢与人亲近,给人特别小巧玲珑的脾态。

    桑岛的两天之行就这样结束了,其实我还想再待一天,看个日出,看个日落,由于手头有紧急的事情要处理,于是不得不回来,但是我的小伙伴们还是圆了我看日出的梦。

伙伴们和马赛人日出合影,摄于2018227

参考文献

1.刘鸿武.蔚蓝色的非洲——东非斯瓦希里文化研究.北京:浙江人民出版社,2014.

2.严溪行译.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马赛人.原载意大利《世界民族》第2卷,1983:58-61.

 

作者:何蕾

发表时间:2018-03-08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