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非洲见闻  非洲见闻文字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非洲见闻之九十:埃塞俄比亚的博莱机场

今年的非洲调研计划由于种种原因,一改再改,先是改时间,后来是改调研的国家,临出发前之前计划好的一个国家又发生动荡,就又取消行程,最终调研的国家只剩下莫桑比克一个,这样买机票倒是少了麻烦,没加思索就接受了票务公司给的行程安排,由上海到埃塞转机,再飞去莫桑比克的首都——马普托。

我记不得这是第几次在亚的斯亚贝巴的博莱机场转机了,但第一次在此转机我还是记得的,那是2011年的5月,也是我第一次踏上非洲大陆,当时一切对我来说都很新奇,尽管当时由于从国内出发遇到了一系列突发事件,使我从飞机上下来依旧处于不在状态中。印象中的博莱机场特别的小,留在记忆中比较深刻的就是转机进入候机区时,内急时居然找不到洗手间,只好又折回到安检区和工作人员一番沟通,才得以出去上洗手间,然后又重新过安检,依稀记得转机时隔不是太长,等我重新排队、脱鞋、解腰带等一系列安检完成后,急促仓皇登机,所以整个亚的斯亚贝巴博莱机场留给我的印象就是小,而且不方便。

后来陆陆续续的又在亚的斯亚贝巴的博莱机场转过几次机,感觉免税品商店可买的东西很少,倒是机场中见到的中国人是越来越多,尤其是从中国过来的飞机上,几乎90%是中国人,无意中聊天得到的几乎都是来非洲打工的中国人,以基础设施建设的为主,他们中有会计、基层管理人员、还有技术工人,基本上是从国内的分公司出来的,再联想到非洲近些年基础设施工程快速推进,不得不对这些人肃然起敬。除了公司的高管,大多来非洲的中国员工往往一年都回不了一次家,并不是公司不允许其回家,更多时候是他们选择留在非洲,而把节约下来的钱汇给家里,所以我想中国男人对家庭的照顾与牺牲自我,是非洲男人怎么想也理解不了的,这就是文化差异,无孰是孰非,互相尊重就好。

后来知道了这个机场是中国人建的,不免心中多了份感情。

博莱机场停机坪

今年又在亚的斯亚贝巴的博莱机场转机,时隔五年,突然间觉得博莱机场高大尚了许多。下了飞机看到了许多崭新的摆渡车,这在非洲国家的机场中几乎是看不到的,其次是免税品商店增加了许多商品,而且每家店的装修和装饰也时尚也许多,更让我觉得人性化的是在转机候机区居然增加了洗手间,虽然是临时搭建的,但里面很干净,方便大家。而且觉得无形中机场面积增加许多,以前转机时只有一层候机区域,现在居然有两层,而且候机的人很多,后来无意中上网看到有讲,亚的斯亚贝巴的博莱机场是非洲东部最繁忙的机场,据2008年统计信息,它是非洲地区第五繁忙的机场,仅次于坦博国际机场、开罗国际机场、开普敦国际机场和沙姆沙伊赫国际机场。我想查新的数据没有查到,我想今年是2016年了,以埃塞俄比亚的发展速度,这个排位应该是又靠前了。

博莱机场转机通道

由于来回都是在亚的斯亚贝巴的博莱机场转机,所以给我多出了更多的时间来观察这个机场的变化。做为中国人,发现在博莱机场转机更方便了,候机区里有一个区域提供中文服务,可以办理机票及升舱服务,我远远地看了一下,是一个中国女孩子。此外,在溜达中发现,居然有一个大大的“面”字灯光招牌,看上去让我这个北方人尤其感到亲切,我总是在感慨人这一生中由于可能遇到许多不可预测和控制的事,因而自身做出了许多改变,但唯一改变不了的就是你的胃,尤其当你愈加饥饿的时候,你的胃就愈加出卖你。好在当我看到“面”字招牌时,我刚刚在飞机上大餐了一顿,但好奇心依旧趋使我上前想看看到底都有什么面,下次转机时一定来一碗,可惜的是,面店生意太好了,中国人排队已经排到了店的外面,我只好做罢。

博莱机场中的中国面馆

就这么一小会儿时间,等我再返回到排队区域等待再次安检进关时,我彻底晕掉了,我盯着我的登机牌再次确认登机口,没错,就是眼前望不到头的队伍,说实话,尾我也望不到,我无奈中问排队中的一个人,“请问,是去上海的吗?”,在得到肯定答复后,我怀着崩溃的心,拖着疲惫的身体去找排队的尾部。我在队尾焦虑地等了一个小时,依旧不见速度增快,我想不能就这么束手待毙,和身后的人打了一个招呼,我就跑到前面去问地勤人员,随料埃塞的地勤只是说“等着。”就不理我了,继续又在那大声喊着,我愣了一下神,才反应过来,原来地勤人员在不停地喊着“广州,广州。”我尽然在这个时候笑了,笑自己太紧张了,居然第一时间连国语都没有听懂。在埃塞地勤人员“广州、广州”声中的不断催促下,我看到大多是非洲国家的人从队伍的后面跑了上来,急冲冲地进入安检通道,我这时才反应过来,在国内时大家经常会提到,广州现在大约有50万的非洲客,在促进中非贸易的同时,给广州也带来了治安、文化等方面的冲突,我经常会对50万数字起疑惑,但今天看到做为东非最大的中转站——亚的斯亚贝巴的博莱机场客流时,想想做非洲人在中国和中国人在非洲这样的类似调研确实是有现实意义的,它可以从根本上梳理及理解双方渗透对方社会的不易性及对双方经济的促进性。

当我再次确认了,广州飞机的起飞时间早于上海时,我又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去排队。终于又在一个小时后,我听到了“上海、上海”的呼叫声称,我混迹于人流中,往前走,这次依旧是看到更多的非洲人,不过个人感觉比去广州的非洲人少一些。终于,在比规定的登机时间晚了一个半小时后,我如期登上了飞往上海的飞机,而此时候机厅里依旧是满满的人流,接下来该是飞往北京的航班了,埃塞博莱机场的候机厅显然已远远不能满足客流要求了。好在回国后一次在和一个大使的交谈中获知,目前中国已在帮埃塞博莱机场扩建二期工程了。

期待下次在埃塞博莱机场的转机。


供稿:张哲

作者:

发表时间:2017-12-14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