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非洲见闻  非洲见闻文字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非洲见闻之九十一:坦桑尼亚游学日记三则

 

(一)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印象

从西非尼日利亚跨越到东非的坦桑尼亚,自然景观的差异使我一开始就对坦桑之行充满了期待。桑岛、塞伦盖蒂、乞力马扎罗还未见着,但已经数次跨入了达累斯萨拉姆大学(达大)之门。

达大的前身是成立于196171日的伦敦大学达累斯萨拉姆学院。1963年,与乌干达的马凯雷雷大学学院、肯尼亚的内罗毕大学学院一道,共同成为东非大学的构成部分。197071日,东非大学被拆分为三所独立大学,达大由此自立门户。但它与非英国伦敦大学的渊源,再次印证了英属非洲与英国之间根深蒂固的文化联系。

与社会科学学院经济系的穆萨教授见面简短交谈后,他带我下楼时告诉我,他们学院的办公楼是丹麦政府援建的,附近另一座会议厅建筑是德国捐赠建设的,会议厅里的椅子是中国捐赠的…………而他本人正在中国政府支持下,积极筹建中国研究中心。。。后来孔院老师告诉我,中国政府斥资2个亿,帮助达大援建新的图书馆大楼。看来,达大的发展深深打上了国际对非援助的烙印。其实何止大学,非洲方方面面的发展都长期存在深刻的援助依赖症。

近年来,外资和外来移民进入坦桑,在给坦桑带来发展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种种社会问题。一位在坦工作生活过10年的华人老坦桑说,以前坦桑比现在安全多了,很少发生类似于偷盗和抢劫的社会治安事件。现在抢劫偷盗甚至为此杀人已经成为一种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现象了。来达大任教的汉语教师有不少人都经历过被抢或被偷的事情。作为坦桑最古老大学、最该是一方净土的达大,如何降低人身和财产安全风险,成了一种人们必须应对的日常课题。大学尚且如此,达市人烟噪杂的市区自不必说了。

然而,这些都遮蔽不住达大人与自然的和谐景观。进入达大校区,仿佛进入了园林区。除了个别建筑集中区,大部分地方的印象是,楼房建筑零零散散地淹没在高大树木和茂密草地中。猴子、鸟等各类动物随处可见,爬上教室窗户陪你一起听课也毫不奇怪。社科学院去往图书馆路边一棵古树,树干粗得令人惊叹,枝叶像一把古老神伞伸展开来……

在这样校园里工作学习,仿佛置身于国家公园。抛开世俗的现代援助政治和全球经济带来的种种问题不谈,园林式校园本身带给人的回归自然感,加上大学教师享有的足以给人尊严感的相对高薪,达大教师的满足幸福感,一定是我朝青椒老椒所望尘莫及的吧。


(二)街区偶遇巴哈伊

我在达市住的街区是UpangaMfaume街。这条街有点类似九十年代初中国中部内地县城的街道。柏油路,路不宽,仅有两车道宽度。街边两侧的排水渠甚至连水泥板都没有。

几百米长的街道上,除了两三栋新建的居住高楼外,还有一两家烧烤店,几个小卖店,以及印度人和中国人开的诊所。夜间最引人瞩目的是灯火辉煌的穆斯林清真寺。在它隔壁,还有一个院落,像是一个小公园,但一直不知道是什么。一天晚饭后,好奇心驱使我走向那院落。

在门口,问起一位黑人青年,表示不会英语,但他热情喊来一位女士,聊起来才知道,那是一个巴哈伊教(Bahai)活动中心。巴哈伊并非基督教的分支,而是一支新兴的独立宗教。它发端于1844年的伊朗。在达累斯萨拉姆,有很多这种活动中心,信徒巴哈伊们每周礼拜六下午会到这些中心聚会学习、讨论和祈祷。它没有专职的类似于基督教的牧师,大家都通过学习,自由地讨论和分享。对于我这个外人,这位女士表示,当然欢迎来旁观他们周六下午的活动。

在活动中心门口的招牌上有一句英文,The earth is but one country and its citizens地球乃一国,万众皆其民)。回来网络搜一下,了解到其核心教义可以简单概括为“上帝唯一”、“宗教同源”、“人类一体”。信徒巴哈伊在提升自己的同时,也须竭尽所能地促进他人及社会的福祉。其最高宗旨是实现人类大同和创建和谐文明的世界。这不是跟中国提出的和谐世界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琴瑟和鸣吗?

近年来澳门香港的巴哈伊教派团体与中国有政府有不少交往和互动。中国相关宗教管理和研究机构与港澳的巴哈伊教团体合作举办了多次宗教与和谐社会建设的学术研讨会。中国政府的用意一目了然。其实,在全球不同政治势力之间,在一国国内不同政治势力之间,在民众和政府之间,在全球大众之间,宗教或许都可以发挥独特的作用。在当前的刚果(金)选举危机中,正是其主教在政府与反对派之间扮演了调解人,促成双方达成了年底协议,让刚果金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看到了和平的希望。

进一步了解关于这一宗教的网络介绍,除了带有强烈中国传统色彩的世界大同最高理想追求外,还有很多关于社会和家庭生活的信条,充满着爱的讯息和光芒。 宗教不仅深深关乎政治,关乎社会、国家、人类的当下和未来,而且关乎日常工作和生活。

街头偶遇巴哈伊,或许是一种缘分。让我这个不懂宗教、也一直不太关心宗教的人,竟然对一个小众的宗教一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三)探寻坦赞铁路

一般中国人可能不知道坦桑尼亚首位总统尼雷尔和赞比亚总统卡翁达,但大多知道传奇的坦赞铁路。它是上世纪70年代我国开国领袖毛泽东处于国际主义情怀和国际战略考虑在非洲留下的新中国早期对外援助的大手笔之作。此次赴坦桑尼亚就是围绕坦赞铁路考察中坦铁路合作的。

为了调研方便期间,我没有选择住在达累斯萨拉姆大学,而是在达市的市中心找了一家中国旅馆。老板是一位女华侨,她已经在坦桑尼亚待了近20年,并且加入了坦桑尼亚国籍。入住不久,在这里就遇到了两位70年代曾经参加中国早期对坦桑援助的老人。他们都在坦桑长期工作过,参加了当时在桑岛援建的糖厂的建设,在这里撒下数年的青春汗水。二位都来自广东,此次来坦桑尼亚是为了完成一生一次的寻梦之旅。

据他们回忆,坦赞铁路当初对中国而言,也是一项非常艰难的任务。对当时中国的铁路建设技术水平也是一项严峻挑战。中国为了高质量完成这一浩大工程,专门让国内铁路研究员进行技术攻关,并赴国外学习西方发达国家技术经验,最终才完成坦赞铁路的设计工作。在建设过程中,总共有5.6万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参与建设,前后投入了近30亿人民币才最终完成。期间,中国有64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坦桑尼亚为了缅怀牺牲者,专门修建了中国专家公墓,铭记中坦友谊和坦赞铁路团结奉献精神。

和两位老人一起参观了坦赞铁路和中国专家公墓。走进坦赞铁路达市火车站(tazara rail station)广场,为火车站建筑赞叹不已。历经40年风雨,火车站主楼和前台依然看不出破败的岁月痕迹,与周边建筑比起来显得沉稳坚实。可见其质量堪称非常过硬。主楼候车厅前面对称的引桥设计非常方便开车将客人直接送到候车厅。这种人性化且美观的设计到今天也不算落伍,足见当初的设计施工都真的是世界一流的。

穿过候车大厅,进入车站。站台也同样看不出多少岁月印记,但火车却看起来很破旧了,车厢里的座椅更是破旧不堪。这是每天下午发往近郊的火车。据车站工作人员介绍,每周二和周五会对开一趟长途列车。一辆是快车,一辆慢车,都是中国援助的火车车厢和机车。据称,如果不是中国援助支持,这些年久失修的火车早就退休歇业了。

专家公墓在远离市区的一个郊区,我们驱车近1小时才到达。专家公墓由中土公司重建和维护,中土派了两位本地员工常驻专家公墓,负责日常的管理和维护。公墓现存放了65位中国专家的墓碑,其中最新的一位是2015年因恶性疟疾死于坦桑尼亚得援非医疗队的一位医生。这些远渡重洋来此帮助非洲发展的烈士们,或许自己也没有想到,他们平凡的工作和人生故事,已经汇集成中非友谊之河,承载着中国与非洲发展梦想之舟,缓缓而坚定地向前……

供稿:王学军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1-18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