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院情动态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媒体发声】非洲研究院学者迈克尔在尼日利亚主流媒体连续发文,称“中非交往不容他人指手画脚

430日和56日,尼日利亚主流报纸《权威报》(Authority)和《领导者报》(Leadership)分别整版刊发我校非洲研究院尼日利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迈克的文章,从人员培训、提供就业、投资融资等各领域为中国对非合作正名,赞赏中国为非洲发展作出显著贡献,指出中非交往不容西方国家指手画脚。全文如下:


最近的在线搜索结果显示,关于中国和非洲的文章已超过5100万篇,这意味着中非交往成为国际交往中最受认可和热议的话题之一。但中非交往并非毫无争议,尤其是当西方媒体用大字标题将之刻画成一种“剥削关系”:《中国对非洲是福还是祸》《中国在非洲:合作还是殖民》《中国在非洲:投资还是剥削》《中国对非援助:恶魔还是救星》……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曾告诫非洲警惕“新殖民主义”,今年4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非前老调重弹,指责中国借融资手段阻抑非洲发展,几乎没有带来什么就业机会。在埃塞俄比亚,蒂勒森抨击中国通过“不透明的”项目贷款加重非洲国家债务负担,却并未给非洲人民带来有价值的培训项目。此外,还有人声称中国企业将中国工人带到非洲,在非洲攫取土地,种植粮食并运回去养活中国人民——我不禁想到一个基本问题:中国与非洲的交往真的应该蒙受他人的指手画脚?殖民主义的那一套是通过控制殖民地领土与贸易,从而为宗主国的利益服务,中国对非经济合作模式与此判若云泥!我认为非洲国家已然足够成熟,可以衡量自己与任何国家合作的意愿。 非洲国家已接受这样一个事实:生产力、经济增长和发展是他们与中国交往的题中应有之义。




作为非洲的伙伴,中国从未殖民过非洲,也没有奴役任何非洲国家。中国强调自己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因此能够理解非洲发展中国家面临的众多难题。正像所有非洲领导人渴望的那样,中国对待非洲常怀尊重之心。而在此之前,非洲从未得到过像中国这样的关注和对待,中国通过发展项目为非洲国家注入生命活力。对普通人来说,中国对非合作可能无法直接用眼睛观察到,但它确实已实实在在地发展了多年。在培训方面,中国一直积极与非洲国家进行知识共享。过去中国向非洲国家提供大量优惠贷款,而如今中国希望非洲人民有能力为自己创造财富——这正是“培训”成为中非合作核心要素的原因所在。举例来说,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通过大规模技术培训和向非洲学生提供奖学金,支持非洲国家的能力建设。这就是为什么当非洲人在考虑学习技术、技能时,总会认为中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在提供就业机会方面,调查显示,在非中国企业超过四分之三的员工是本地人。这在商业上说得通。在中国,纺织工人的月工资现在约为500美元,远远高于大多数非洲国家工人的月薪。中国投资者纷纷前往埃塞俄比亚等低成本国家建厂,他们并不考虑引进中国工人。就像过去把工厂迁到中国的美国和欧洲工厂主一样,中国公司现在正将自己的制造业外包给成本更低的国家。 中国企业将自己的制造环节外包给廉价人力国家重塑了非洲制造业,并将“中国制造”转变为“非洲制造”,埃塞俄比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在肯尼亚,中国投资者在制造业和服务业各个领域雇佣的大多数是本地工人。


在融资方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在2000年至2015年间向非洲提供了至少955亿美元贷款。很多人可能会说这是一笔巨大的债务,但总体而言,该数据库中的中国贷款正在提供一种有益服务:为非洲巨大的基础设施缺口提供资金。在非洲大陆,有超过6亿人用不上电,而40%的中国贷款用于发电和输电。另有30%用于改善令非洲正陷入崩溃的交通运输基础设施,使之实现现代化。这些项目绝非闲置工程,而是正在重塑非洲经济。中国贷款一般都有较低的利率和较长的偿还周期,为非洲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良好途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过去10年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经济增长迅速,尤其是在2005年前后GDP平均增速接近7%,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

  

说到基础设施投资,不得不提及最近由中国修建的埃塞俄比亚—吉布提铁路。这条铁路将货物运输时间从3天显著缩短到10-12小时,有助于降低港口滞期费,并且能提升区域经济一体化和人员往来。在殖民时期,西方国家所作所为与此恰恰相反:殖民政府不关心改善非洲基础设施,不关心区域经济一体化和人员交流,而是热衷于改善非洲与欧洲宗主国的航运系统,降低从宗主国向殖民地运送工业制成品及从殖民地往外运原材料的运输成本。从非洲获取原材料轻而易举,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殖民时期西方国家没有动力在非洲当地发展制造业。中国向非洲提供贷款的目的是建设基础设施,以帮助更多的人摆脱贫困。


“一带一路”政策是中国如何看待经济超级大国角色的明确信号。西方霸权式微,它的财富显然是由暴力殖民主义带来的。西方知道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想通过可怜的“魅力攻势”,试图赢得非洲人的心,让他们远离中国的投资——因为非洲是迟暮的西方帝国最后的财政希望,而这种希望似乎也在悄悄溜走。


提到“土地掠夺”(Land Grabs),这本身就是充满争议的一个词——尤其是在非洲,当年英法几乎攫取了整个非洲大陆。中国目前是非洲“土地掠夺者”的说法貌似有点道理:毕竟,中国拥有世界9%的耕地,6%的水资源和20%的人口。非洲土地广袤,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未被利用的土地和水资源。中国公司显然对在非洲投资很感兴趣,有些人来打听有关土地的事。有各色各样的媒体报道说,中国正在抢夺非洲国家的土地,比如“中国最近购买了刚果一半的耕地”,“中国租用肯尼亚土地,将把大约100万农民转移到非洲”。这些媒体报道都是真的吗?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高级研究学院中非研究项目负责人德博拉·布罗伊蒂加姆近期的相关研究可以作出回答。她的团队收集了一个数据库,其中包括中国企业(或政府)据称获得或试图通过谈判获得大量(超过500公顷)非洲农田的57个案例。如果媒体报道属实,那么这些农田的总面积将高达600万公顷,占非洲所有农田面积的1%。研究团队花了三年的时间追踪每一个案例,并且确认,这些报道中有近三分之一是不真实的。也证明了前述新闻报道完全是无中生有,中国的农业投资远远低于媒体报道。最重要的是,德博拉的调查显示,这是全球化,而不是殖民化;这是非洲的力量,而不是中国的贪婪。中国贷款正在为非洲提供电力,中国企业正在为非洲创造就业。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