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学者论坛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南非分院专栏二:南非会变成第二个津巴布韦吗?



南非有自己独特的

历史、经济、人文、政治,

任何历史上

曾经发生的经历和经验

都是不能套用的。

7月30日至31日,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召开了为期两天的会议,讨论经济与土地改革问题。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在会后的7月31日晚间发表声明,表示他将领导非国大修改宪法,以无偿征收土地。

一石激起千层浪。 

曾经的南非反对党“经济自由斗士”党主席朱力亚·马勒马立刻表态:坚决支持无偿征地,要不惜一切代价从白人手里夺回土地。

非国大党内人士恩诺其·戈东瓦纳立刻回应:但必须平衡人们对土地和投资者关注的需求。

南非民主联盟领导人穆西·曼玛尼指责:非国大在公众咨询程序完成之前宣布决定修改宪法的行为是极端不合理的。

英国BBC新闻网引用本国经济评论家的话说:不排除会引起人们愤怒的爆发,将南非变成第二个津巴布韦。 

“德国之声”新闻网称:南非绝大多数民众支持土地所有权的改革,因为“土改”并不只是经济问题,更牵涉到强烈的民族情绪。

南非“新闻24小时”网称:近日有学者试图说服民众“土改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却遭到反对。而南非民众纷纷表示:“被殖民者巧取豪夺的土地就应该归还,这没什么好辩的”。   


问题从何而来?


南非土地问题的来源可以追溯自公元16世纪起,为数不多的欧洲殖民者将南非1221037 平方公里的土地绝大部分据为己有,而占人口87%的广大黑人和有色人种则被圈进贫瘠的保留地。

1910年南非联邦成立后,当政的亚非利加人以严酷的法律手段强制推行种族隔离制度,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南非变成了 “白人的天堂,黑人的地狱” 。

1994年,纳尔逊·曼德拉担任南非总统,宣告南非种族隔离结束。自此,执政党非国大开始遵循买卖自由的原则,从白人手里购买农场,重新把土地分配给黑人。但二十多年过去了,白人控制土地的局面仍然没有明显改观。

2017年12月20日,在新当选的非国大主席(后于2018年2月就任总统的)西里尔·拉马福萨领导下,非国大表示,只要不破坏经济、农业生产和粮食安全,无偿征用土地应该成为土地改革的机制之一。


我们看到什么?


近几年来,无偿征地政策在黑人群体中拥护者众多,以 “经济自由斗士”为代表的左翼力量高呼,应学习津巴布韦,无偿剥夺白人土地。

▲ 南非黑人民众和政党领袖呼吁没收白人拥有的土地。


但这却遭到了白人农场主的坚决反对。南非执政党ANC也同样不赞成不管不顾地以暴力革命解决问题。 

在得知“无偿征地”被提上法案议程的消息后,南非国内的白人农场主和土地拥有者们有一定的焦虑和反对情绪,但并没有表现出过度惊慌。因为他们明白,现在无偿征地只是提上议程,并未开始真正实施。

南非农协是代表农场主的最大官方组织,这个组织目前非常有信心地表示,如果没有“公正和公平”的补偿,宪法不会允许征用。因为没有赔偿的财产剥夺会直接“构成对个人权利的严重侵犯”,而这无论在本国还是国际舆论中都是不可能被允许的。


为何此时发难?


南非非国大党最初对于无偿征地政策是保持沉默的。

但在前总统祖马的统治下,南非经济长期停滞不前,治安紊乱,失业高发,贫困情况日益加剧。

非国大在2016年的地方选举中就已经失了民心,使得很多民众转而支持“经济自由斗士”党和民主联盟等反对党。

由此,非国大现在趁机将“无偿征地”推上历史舞台,让这个国家占90%人口的黑人重新衡量利弊得失,以助这些民心和选票于2019年大选时重新回到本党手中。


私有财产权益的终结?


那么,这是南非私有财产权益的终结吗?

非也。

非国大明确表示,执政党本来就可以无偿征地,宪法修正案只是为了澄清现行规定而已——也许会加上在什么条件下允许这种征用。

而且总统今年早些时候在议会和非国大政策文件中清楚地表明,执政党不打算剥夺人们的家园或生产性农田,谈论的是非常具体的废弃建筑物、非生产性农场土地,以及通过非法手段获得的土地等。非国大还坚持强调,这将是逐案进行的,而不是像“经济自由斗士”党所向往的那种一揽子土地抢夺计划。

7月31日晚的公告并未表明非国大党的政策发生了根本变化。从声明的谨慎措辞来看,很明显,拉玛福萨仍然试图在对满足群众对土地的渴望、国家经济转型的需求、经济和国家的稳定三者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

然而,危险的是,作为副作用,“经济自由斗士”党将会也围绕“无偿征地”这个论题增加其政党所需的激进言论引导。

为了不让错误认知引导南非民众,总统和非国大必须紧急澄清他们希望在宪法中加入的条件。这不仅对确保金融市场、社会经济的稳定性至关重要,而且也是为了确保此时不会再留下任何空隙,使“经济自由斗士”党能够再次偷换概念、把控公众认知。


如果真的征地了……


如果真的修宪成功,“无偿征地”变成现实,那么的确可能会影响到南非经济的长远发展,对外来投资和企业的信心造成冲击,增加政策的不可预知性。

虽然按照非国大声称的那般,将会从废弃建筑物、非生产性农场土地及通过非法手段获得的土地等开始征收,并逐案进行。

但一旦未来涉及白人农场主和业主的基本生产资料时,如果处置不当,也不能完全排除南非出现津巴布韦那样的状况——被征收人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贷款,最终导致投资人撤资、经济下滑。▼


▲ 津巴布韦儿童捡卡车散落的米粒。


并且,把这些肥沃的土地送给没受过专业教育训练甚至可能无心于此的人,也会造成巨大的浪费,最终影响南非经济发展和人民赖以生存的根本,给南非全体人民带来一场“浩劫”。

但另一方面,如果土地问题能得到有序缓解甚至解决,将有利于疏解社会矛盾,鼓励广大黑人积极参与经济活动,解决殖民时期遗留下的不公正不公平问题。

这也是为何今年1月,刚当选非国大党主席的拉马福萨发表演讲时称,无偿征用土地的政策能够将 “彩虹之国变为天堂” 。

而现在看到和经历的“不适”都是“新南非”出生前的“阵痛” 。


南非会变成第二个津巴布韦吗?


南非的经济和政治发展仍然充满着许多变数。

但与津巴布韦不同,南非基础设施完善、教育体制完善、法律体系完善、服务业发达、经济基础好。

本次关于“无偿征地”的决议经过执政党党内政策调整、议会表决通过、以法律途径授予政府权力的程序,符合民主与法制精神。而政府将来如何限定征地条件并实施权力,目前也还未可知。

如同世界任何其他国家一样,南非有自己独特的历史、经济、人文、政治,任何猜测都是不适合的,任何历史上曾经发生的经历和经验也都是不能套用的。

也许就如同当年纳尔逊·曼德拉曾经说过的一样:“任何一件事情,在完成之前,看起来都是不可能达成的。”


(本文作者刘钊轶为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南非分院执行主任)


作者:刘钊轶

发表时间:2018-08-15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