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最新成果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中非合作,开辟世界发展新天地

《北京日报》9月2日刊发了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浙江省特级专家刘鸿武教授的专题文章《中非合作,开辟世界发展新天地》。全文如下:

  

    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9月3日致4日在中国北京隆重举行,这是一次规模高、规模大、举世瞩目的盛会。中非双方通过紧密携手,密切合作,深化传统友谊,加强战略合作,共同建构起更加紧密的发展共同体、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不仅把中非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提升到了历史新高度,给发展中国家的南南合作指明的新的前进方向,对给处于十字路口的全球化进程和世界政治经济注入了新动能,带来了新希望。

    今天,中非双方通过承继自己传统智慧与文明遗产,通过创造性的在发展合作领域的实践探索,正在共同开辟人类发展的新天地。回顾历史,在人类文明漫长演进过程中,中华文明与非洲文明曾创造过形态各异的灿烂文明,形成过各有特点的知识体系与思想形态,并在许多时候与许多领域,深刻地影响过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与演进走向。而在今日,在当代中非双方的发展合作努力中,中华文明与非洲文明将共同释放出前所未有的新的文明创造力,并因此而拓展人类文明现代性的新的本质与未来更开阔的发展方向。新时期中非发展合作的价值与意义,正是在此开阔的世界舞台上展开和呈现的,我们也需要从这样的视野上来理解把握。

    当代中非合作关系之所以能引领世界对非合作新方向,在于中非合作关系具有稳定性、连续性、开拓性的突出特点。在风云激荡变幻莫测的世界政治风云中,中非关系却始终保持了稳定发展势头,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过去几十年,像中国这样有一整套对非合作战略理念和政策措施,并几十年如一日持续推进的国家非常罕见,但中非关系具有稳定性、连续性并不意味着中非合作一成不变,中非关系内涵随着时代发展而不断丰富拓展。尤其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成立以来,每三年召开一次的定期机制,对中非合作的战略规划和重点政策进行阶段性调整,与时俱进推动中非合作以三年一个台阶的速度向纵深推进。正是因为这有些特征,使得长期以来中非之间有具有高度的战略互信,这是让中非关系如此与众不同的重要原因

    中非发展合作对中非双方和世界都有着多方面的战略意义。我们需要在近代以来中国与外部世界关系的大背景中看待中非关系。过去百年,与中国拥有相近历史际遇、处于相似发展阶段的非洲国家,成为中国天然的兄弟。通过中非合作,扩大了中非双方在对外交往中的空间。中国与非洲在经济上有很强的互补性,中国的资金、技术、装备、人才等优势,同非洲自然资源、人口红利、市场潜力等禀赋能够形成很好的对接。在中非合作的广阔平台上,中国作为世界发展“结伴者”“建设者”“推动者”的正面形象得到不断强化,而这种正面形象将日益成为中国软实力的重要来源。

    中国经验也为非洲探索自主发展道路提供了更多选择和借鉴。西方长达数百年的殖民统治,不仅严重阻碍了非洲经济社会发展,也极大削弱了非洲民族自尊自信,使非洲国家长期深陷于西方发展模式的迷思。我上世纪90年代初去非洲留学时,中国改革开放起步不久各方面都还很困难,当时一些非洲国家的摩天大楼、高速公路修得比中国要好。短短二十年间,一些非洲国家的早期发展优势就在对西方模式的迷信中被消耗殆尽,而中国却发展起来了。中国以人类发展史上的奇迹雄辩地证明:现代化不等于西方化,各国应该根据自身国情探索自主发展的道路。这对非洲提升民族自信产生了积极作用。从一定意义上说,如果说摆脱西方殖民统治、实现民族独立是非洲国家的第一次觉醒,那么破除对西方模式的迷信、探索自主发展道路就是非洲国家的第二次觉醒。这是一次来自灵魂深处的觉醒,对非洲未来发展将产生持久而深远的影响。

    中非合作也大大提高了非洲的国际地位。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非洲都被当作西方的“后花园”和“狩猎场”,无法摆脱从属于西方世界的边缘者形象。但中非合作的巨大成就,让世界重新发现了非洲——非洲不是西方语境中“绝望的弃儿”,而是21世纪充满希望的大陆。尤其是中非合作论坛成为带动国际社会加大对非洲关注和投入的先锋,世界上许多国家纷纷效仿中非合作论坛建立起各种各样的对非合作机制。非洲的国际合作平台有了更多选择,非洲的国际地位随之得到显著提升。

    总之,中非合作论坛是中国推动中非集体对话、谋求共同发展的重大外交创新。在中非合作论坛18周年之际召开的北京峰会,既承担着系统总结回顾18年成功经验的重任,也担负着在新时代中国外交总目标下赋予中非关系新内涵的使命。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总目标就是要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中非命运是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体现在各个方面。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非洲发展面临的三大主要瓶颈是资金短缺、基础设施落后、技术人才匮乏,而这些问题可以通过加强中非合作、南南合作得到有效解决。不仅中非贸易的快速增长使非洲出口大幅提升、改善了非洲的外汇收入,目前中国对非直接投资存量也已达到1100亿美元。中国撑起了非洲基础设施建设的一片天,近年来非洲最重大的基建工程背后几乎都有中国投资者和承建者的身影。在技术人才合作方面,中国政府十分重视对非洲的教育提供支持,目前中国已超过英美成为非洲学生海外留学的主要目的地国,这为非洲培养了大量各类人才。

    可以说,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一样,与非洲的经济联系达到了如此的面向未来的广度和深度。中非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密切配合,坚定捍卫双方共同利益。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等多边场合一直为非洲国家仗义执言,非洲国家高度评价中国为促进国际和地区安全稳定发挥的建设性作用。中国在坚定支持非洲国家自主解决非洲问题的同时,积极参与非洲和平与安全事务。目前有2000多名中国维和人员部署在非洲5个联合国任务区,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派出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中国的积极参与,对遏制非洲恐怖主义蔓延,维护非洲大陆的和平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非一直都把对方的发展视为自身的机遇,都在通过加强合作促进共同繁荣。可以说,中非之间的命运共同体纽带,是在过去几十年的历史进程中自然而然形成的,是客观形势发展的结果。今天中非关系发展呈现出越来越强的双向、平衡、互动的特征,双方对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有了更加自觉的认知。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其意义超出了双边范畴,具有广泛的世界意义。中非关系彻底摒弃了旧型国际关系中的零和思维、冷战思维、强权思维和势力范围思维,真正做到了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走出了国与国交往的新路。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非合作不具有排他性,而是具有很强包容开放性。通过不断做大中非合作蛋糕,帮助非洲成为新的全球市场,吸引更多国家参与对非合作,不仅能惠及广大中非人民,还能使全世界人民共享非洲发展红利。这是合作共赢的真正要义。

    中非合作可以为“一带一路”倡议提供重要借鉴。中非合作的一条重要经验是在非洲大陆的整体性与50多个非洲国家的多样性之间寻求平衡。一方面重视非洲国家的整体性,因为一体化本身就是非洲国家自身的强烈诉求,另一方面也不能忽视不同非洲国家的差异性,在具体合作项目中要做到一国一策。在对非合作既有原则性宣言,又有具体的行动计划,还有基于各个国家不同情况的国别对策。“一带一路”建设在这方面可以汲取中非合作的经验,一方面推动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的大方向,但对不同国家推进“五通”的路径和重点有所区别。要从合作对象国的诉求出发,寻找和中国的利益交汇点,真正做好共商共建共享的大文章,要了解对方的诉求,做好非洲区域国别研究的功课。

    目前中非相互了解方面还存在一些知识盲区,需要补齐中非人文交流的短板。如果说政治互信是塘,经贸合作是鱼,那么人文交流就是水。鱼塘建好了,塘中的鱼要成长离不开水的滋养;但水是无形的,也无法变现,人们往往就忽略了它的价值。相较于中非政治互信和经贸合作,中非人文交流还存在不少盲点。未来中非关系发展要提速换挡,必须以双向、平衡、互动的人文交流作为支撑。我们要摆脱西方叙事下对非洲的刻板印象,用尊重和欣赏的眼光去重新发现非洲的文化和智慧。例如,非洲在解决冲突方面积累了很多成功经验。南非以和平方式解决种族隔离问题的成就自不待言;曾经因种族大屠杀而震惊世界的卢旺达,也用传统政治智慧推动了民族和解进程,实现了国家发展,如今已成为在非洲地区事务中冉冉升起的一颗政治新星。此外,非洲人乐天知命的民族性格、热爱自然环境的理念、多彩的文化艺术等等,都值得我们去学习。中国学者一定要用脚步丈量非洲大陆的土地,要有更多中国学生去非洲留学,为中非人文交流做好知识储备、人才储备。与此同时,非洲也需要加深对中国的认识和理解。当前非洲对加强中非治国理政经验交流互鉴有巨大需求,中国要有针对性加大宣传阐释力度,并推动非洲国家建立中国研究中心。

    今天,经过百年来的艰苦卓绝的努力,中国和非洲等广大的非西方世界的民族与国家的现代复兴发展努力已经取得了重大的进展,无论是中国还是非洲,都越来越多地开始拥有了自己的现代性发展道路探索所累积的经验与民族的自尊自信,并由此拓展人类现代性发展的内涵与外延。长远来看,随着中国和非洲及其他的发展中国家不仅在政治上而且在经济上、甚至文化与观念上逐渐复兴崛起,一个全世界范围内各个民族、各个国家、各种文明间平等交往、合作发展的新的世界体系也在逐渐地成长起来。从这个意义上看,中非合作论坛成立以来18年间中非双方在发展合作领域的成效卓著的合作关系的快速推进与提升,中非合作论坛的国际影响力的日见扩大,正是这一时代变化与新的世界体系的重要推进者、承载者与受益者。

    中非合作论坛成立以来日益强劲的中非合作及更广泛领域的南南合作的有力推进表明,今天人类历史变革动力正日益来自人口更为众多、地域更为辽阔、文化更为多样的非西方世界,西方世界与非西方世界的关系也因此经历着新的调整与安排。这是一种积极的面向未来的世界体系结构的调整与变化。今天,西方世界主导的传统理论工具与知识体系已经落后于新的时代变革进程和非西方国家的丰富多元的当代发展实践,无法对人类的新变革进程与意义做出完整的理论解释与说明。这是今天人类面临新的知识创新挑战而必须更新变革当代人类思想的重要原因,是西方与非西方世界发生思想碰撞的根源所在,也是中国与西方国家在非洲相遇时往往发生观念碰撞的根源所在。正如中国四十年前改革开放时需要重新认识西方、重新认识世界而且今日的中国也还需要不断改革一样,今日的西方也存在着如何重新认识中国和非洲、重新认识世界并改革自身的课题。

    事实上,在全球化快速推进的今天,整个世界东西南北之间,无论是北方国家还是南方国家,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都不同程度地面临着需要知识更新、思想拓展、观念变革的时代新命题。今天的世界,需要通过东西南北各方的人类的共同努力,创造人类共享知识体系,以助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构,助推和谐世界的建构,只有这样,人类也才能真正面对今日与未来的巨大生存与发展挑战。

原文链接:https://ie.bjd.com.cn/5b165687a010550e5ddc0e6a/content/5b85e2bae4b0817625038585/AP5b8bd963e4b013d828522e54?from=timeline

作者:刘鸿武

发表时间:2018-09-19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