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非洲见闻  非洲见闻文字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非洲见闻之九十七:南非斯坦林布什大学访问记

2018814日,在非洲研究院赴非调研项目经费的资助下,我带着《基于层次分析法的南非大学评价指标体系构建及应用研究》调研项目,搭乘埃塞俄比亚航空航班来到了南非这个美丽的国度,开启了为期三个月之久,关于斯坦林布什大学、开普敦大学、西开普大学、开普半岛科技大学、尼尔逊·曼德拉城市大学、罗德斯大学、约翰内斯堡大学、金山大学、比勒托利亚大学以及夸祖鲁纳塔尔大学等南非十所所公立大学教学、科研以及拨款等基本状况(见后续学术论文)的调研行程。

抵达南非后,我首先调研了位于西开普省斯坦林布什镇的斯坦林布什大学(University of Stellenbosch),将斯坦林布什大学列为首要调研对象的原因有四:其一,南非最好的高等教育研究机构——高等教育改革中心Center of Higher Education Transformation)位于斯坦林布什大学,该中心的主任尼克·克鲁特Nico Cloete)在南非高等教育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并且他的非洲一流大学、非洲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等研究领域与我个人的研究领域十分契合;其二,浙江师范大学与斯坦林布什大学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浙江师范大学每年都有派交换生到斯坦林布什大学来学习和交换,作为一种中南非高等教育合作形式,这也正是我另一个研究项目——《中南非高等教育合作绩效评价研究》的调研对象;其三,斯坦林布什大学创建于1918年,有着悠久的办学历史,其办学实力在南非26所公立大学中名列前茅;其四,斯坦林布什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给我发的邀请函,我也应该先去斯坦林布什大学表达谢意。

一、访人

  我在斯坦林布什大学访问了两拨人,第一拨就是斯坦林布什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主任罗斯·安东尼(Ross Anthony)和职员金耶珠(Kim Yejoo),访问他们的主要目的更多的是表达谢意,因为他们关注的国际政治关系研究与我的非洲教育研究不是十分契合,但是对于第一次踏上南非这个陌生国度,南非本土人脉关系一片空白的人来说,他们所签发的邀请函显得弥足珍贵。因此,饮水思源,拜访必然。

本文作者与罗斯·安东尼和金耶珠

  第二拨拜访的人是高等教育改革中心的主任尼克·克鲁特,他同时也是纳尔逊·曼德拉指定成立的南非国家高等教育委员会(National Commission on Higher EducationNCHE)的主席,研究领域主要是南非高等教育政策和非洲研究型大学,在南非高等教育领域很有影响力。有影响力的人通常特别忙碌,在数封拜预约邮件两周没有得到答复后,我只好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硬着头皮去他的办公室碰碰运气,要不然愧对自己踏入非洲高等教育研究领域一整年以来都在读高等教育改革中心的著作的努力。记得第一次去威尔科克楼(Wilcock Building,高等教育改革中心所在的楼)阳光灿烂,而尼克·克鲁特当然不在,所幸高等教育改革中心的工作人员比较友好。在我说明来意之后他们立马给远在开普敦家里的尼克·克鲁特打了电话,通过电话我们约好下个周三他来斯坦林布什大学的时候见面。第二次去拜访等他开完四个小时的会正式约见我时,饥肠辘辘的我心里是有些不痛快的,但是后来访谈中他对研究型大学、旗舰大学、世界一流大学以及大学三大职能的见解让我觉得遇到了正真的大同行。更别提后来,他给我引荐的南非教育部的伊恩·布丁(Ian Bunting)、开普敦大学的伊恩·斯科特(Ian Scott、尼尔逊·曼德拉城市大学的查尔斯·舍帕尔德(Charles Sheppard)和夸祖鲁纳塔尔大学的前校长约翰·布特-亚当(John Buter-Adam)等多位南非高等教育研究大咖,使得我横跨西、东开普省,纵越豪登、夸祖鲁纳塔尔省的调研超乎预期的顺利。此外,他得知我读了他的很多著作后,当即从书架上取下《Universities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Africa》、《Knowledge Production Contradictory Functions in African Higher Education》以及《Castells in Africa: Universities & Development》三本著作送给我。尽管拜访尼克·克鲁特破费周折,但是十分值当。

本文作者与尼克·克鲁特在其办公室合影留念

二、赏景

  访人之后,斯坦林布什大学优美的校园风景极大地引起了我的兴趣,干净、整洁和辉煌的各幢建筑将预想中破旧、凋敝和衰败的非洲大学形象彻底地击碎了。斯坦林布什大学位于南非第二古老的小镇——斯坦林布什镇,其教学楼、学生宿舍和博物馆等基础设施都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感,最具历史文化感代表性的是欧胡佛格博(Ou Hoofgebou)楼。欧胡佛格博楼奠基石的奠定日可追溯到18801220日,古楼由卡尔·奥托·海格(CARL OTTO HAGER)为补充斯坦林布什学院的住宿而设计,1886116日竣工,1964年斯坦林布什大学扩建了这幢楼的两翼,竣工至今已经132年,现在它已经是法学院的教学楼了,师生们亲切地称之为老楼。也许是出于对老主楼悠远历史的尊敬吧,在2015-2016年南非全国性的大规模学生抗议运动——“学费必须降低”(#FeesMustFall)抗议运动中,相比对面惨遭大火焚烧的威尔科克楼,老主楼是那么幸运,她完好无缺。

斯坦林布什大学欧胡佛格博楼正面

相比我国大部分大学生公寓来说,斯坦林布什大学的公寓可以称得上奢华。斯大拥有34所学生公寓,也分有女生公寓、男生公寓和混合公寓,几乎都是2人间。每所学生公寓都由一名内务委员会协助的工作人员监管,协助学生的安全、维护和社交活动。每间公寓均设有洗衣房、餐厅和共用起居室,女性住宅设有公共休息室,而男性住宅则设有酒吧。完全不像发展中国家的学生公寓,也难怪我后来偶遇的德语教授夫人发出谴责学生过于享受生活的言论。后来调研的开普敦大学、罗德斯大学和比勒托利亚大学的学生公寓都与斯大的学生公寓条件类似,可能这也是加剧学费高昂,导致“学费必须降低”抗议运动的原因之一吧。

斯坦林布什大学学生公寓内景图

斯坦林布什大学还有一幢不仅历史气息浓厚而且本身承载着古老文物的建筑,那就是斯坦林布什大学博物馆。1989年,由于沙索(Sasol)的大量财政捐助,斯大开始装修购买而得的莱斯酷尔·艾柯斯泰德(Laerskool Eikestad)男校旧楼,将其转变为大学博物馆。经过翻新的综合建筑曾一度被称为沙索艺术博物馆,于1991103日正式开放。博物馆现在收藏了许多艺术收藏品以及文化历史和人类学收藏品。此外,其一楼展馆展现的斯大一百年建校史,这个校史展馆是我访问的十所南非大学中独一无二的。它清晰地展现了斯大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教学规模、基础设施、领导人物等的历史发展脉络,是了解斯大历史底蕴(详见下文介绍)的绝好史料。

斯坦林布什大学博物馆

三、追史

  斯大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86631日开放的斯坦林布什高级中学(Stellenbosch Gymnasium)。1870年斯坦林布什高级中学第一批学生(五名)入学,但其实当时的高等教育并不存在。然而,在19世纪70年代开普殖民地的第一个地方选举政府当政后,他们开始优先考虑教育。到了1873年, 1870入学的五个学生中的四个成为斯坦林布什高级中学的第一批毕业生,他们通过远程学习获得二等证书Second Class Certificate),而那时斯坦林布什高级中学的注册学生人数已经增加到一百多人。

  1881年,斯坦林布什高级中学成为斯坦林布什学院,位于现任艺术系所在的楼。1887年,斯坦林布什学院改名为维多利亚学院。当它于191842日维多利亚学院获得大学地位时,又被重新命名为斯坦林布什大学。南非政府最初只计划在开普敦开设一所大学,但在维多利亚学院代表团访问政府后,政府决定如果维多利亚学院可以筹集10万英镑,就允许维多利亚学院成为大学。这时一个富有的斯坦林布什农场主詹尼·马莱士(Jannie Marais)遗赠了他去世前所有的钱。但是,他的遗赠有一定的条件,其中包括荷兰语和阿非利加语与英语具有同等地位,至少一半讲师的讲义用荷兰语和阿非利加语讲授。到1930年,如果有的话也很少有用英语讲授的讲义了。

20世纪30年代的斯坦林布什大学校园

  时至今日,斯坦林布什大学已经发展成为拥有西开普中心酒庄(斯坦林布什镇)、泰格堡(Tygerberg)、萨尔达尼亚(Saldanha)、贝尔维尔公园(Bellville Park)以及伍斯特(Worcester5个校区、农业科学、经管科学、医疗科学等10个学院、29000多名注册学生、3000多名编制教工(其中包括1000多名学术教工)的综合性大学。在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行榜上,斯坦林布什名列前300;在2015QS世界大学学科排行榜上,位列36所世界精英大学的第十位。在南非经济低迷,高等教育拨款长期占1%GDP以下(低于一般的发展中国家拨款力度),学生抗议此起彼伏的背景下,斯坦林布什大学仍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

  四、告别

  离开斯坦林布什大学是2018914日,那时已经完成了关于浙师大去斯坦林布什大学的交换生的调研、孔子学院的调研以及斯坦林布什大学艾滋病研究中心的访问(一同去的硕士生的项目)。当时决定去开普敦参加尼克·克鲁特针对我的《基于层次分析法的南非大学指标体系构建及应用研究》调查问卷,为我组织四人会议(另外两人是上文以及提及的南非教育部的伊恩·布丁和开普敦大学的伊恩·斯科特,并且继续调研位处开普敦的开普敦大学、西开普大学以及开普半岛科技大学(详见后续访问记)。清晰地记得那天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心里充满了不舍和留念,很希望有机会再去看看斯大的老主楼。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非洲教育所  欧玉芳

约翰内斯堡

2018116


作者:欧玉芳

发表时间:2018-11-06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