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学者论坛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特朗普的非洲新战略出炉,要制衡中俄对非影响力,能否遂愿?

尽管特朗普上台两年从未以美国总统身份访问过非洲、还骂非洲国家是“屎坑”,但近日他突然对非洲“上心”了。13日,他通过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之口,公布新非洲战略,并毫不讳言要平衡中俄对非影响力。新战略能否遂美国之愿?

“选择性”交友

新非洲战略强调美国利益优先,称将加强与非洲经贸合作,并“有选择性”地提供对外资金援助。

新战略将重点关注三个领域,包括加强与非洲国家经贸合作,以应对其他大国在该地区日益增强的影响力;继续打击“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在非活动;更加有效利用美国援非资金。

博尔顿说,美国将推出“繁荣非洲”计划,推动与非洲国家签订更为广泛的双边经贸协议,并支持美国企业对非投资。在谈及对外援助时,博尔顿表示,美国将不会再“无选择性”地进行对非援助,而将设定“优先”国家。他同时透露,美国正在制定一项适用于全球范围的对外援助战略,以确保每一笔援助资金都能强化美国利益。

博尔顿说,那些在国际场合不断投票反对美国的国家,或是在行动上违背美国利益的国家,“都不应该获得美国慷慨的援助”。有分析认为,这段话表明美国将划定在非洲的主要盟友:肯尼亚可能位列其中。同时在反恐斗争框架下,美国将继续同索马里、利比亚、马里等国发展伙伴关系。而另一些被特朗普和博尔顿侮辱的国家,如南苏丹、纳米比亚等则不在美国的支援榜单上。

博尔顿还表示,美国将重新评估对联合国维和部队在非洲行动的支持。他表示,今后美国只支持“高效”的维和行动,将精简甚至终止那些“无法达成使命”的行动。五角大楼已争取在未来三年减少驻非美军数量,削减比例大约为10%

华盛顿“来太晚”

在阐述对非工作要点的同时,博尔顿不忘把矛头指向在非洲“迅速扩大金融和政治影响力”的中俄两国,称中俄奉行“掠夺性做法”,目的是“获得相对于美国的竞争优势”。他强调,美国对非洲地区的愿景是“独立、自立和增长,而非依赖、支配和债务。”

美国媒体述评,新非洲战略的推出表明,华盛顿在该地区的政策重点从打击恐怖主义转向同中俄竞争。然而,美国在非洲对抗中国的任何新努力,都来得太晚了。

美联社写道,近10年前,中国已成为非洲大陆最大的贸易伙伴,并在引人注目的基础设施项目上投资了数十亿美元。美国等西方国家往往会警告中国的“债务陷阱”,但非洲国家回应称,西方大国过去指定的金融条款才让它们不安。另一些非洲国家赞赏中国不附加任何条件给予支援,且不坚持“人权改革”。

“目前有关中国在非洲投资的喧嚣有些言过其实,而且信息不充分,”美国前驻非洲国家情报官员贾德·德佛蒙特表示,“中国的许多基础设施项目解决了非洲人民的迫切需求。美国居高临下地与非洲同行谈论中国参与非洲事务的危险,这并没有给美国加分。”

“特朗普是不是在亡羊补牢?”一些外媒提出疑问。非洲作为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地区,预计未来30年人口将翻倍,达到25亿。其中一半人口年龄为24岁以下。然而特朗普政府的对非外交却与非洲的蓬勃兴起极不相称。特朗普从未以总统身份访问过非洲大陆,只在国内接待过一位非洲总统——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令人尴尬的是,在那次记者会上,布哈里还被记者提问:如何评论特朗普称非洲国家是“屎坑”,让美国十分难堪。同样尴尬的还有特朗普的夫人梅拉尼娅,她访非时因戴着与殖民统治有关的白帽子而受到批评。最具讽刺性的当属前国务卿蒂勒森的“遭遇”。他在中国援建的非盟总部诋毁中国,被非盟主席当场回怼……

特朗普对非洲的不重视,从美国对非合作项目上也可见一斑。例如,“非洲青年领袖计划”规模有所缩减,撒哈拉以南地区赴美留学生数量减少了数百人。一些军界人士则认为,在俄罗斯希望在中非等地扩大军事援助之时,特朗普却考虑收缩美国在非军事存在,这不仅会危及地区安全,还会损害美国与非洲国家政府的关系。

美国第一,非洲最后

事实上,非洲历来在美国对外政策优先榜单上排位较低。前总统克林顿和小布什直到他们第一个任期结束前都没有透露非洲议程。同样,奥巴马的撒哈拉以南非洲政策直到20126月才浮出水面。

“特朗普说美国第一,其实还有句话没说——非洲最后。”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院长刘鸿武表示。在学者看来,美国对非合作的出发点和归宿与中国迥然相异。在美国眼中,非洲是维护其全球霸权、遏制中国的地缘政治工具和筹码。这就能解释,为何它时而完全忽视非洲,时而又拾起非洲,且有选择性地利用某些非洲国家。

“此次美国出台新的对非政策文件,延续了这一思维方式,”刘鸿武说,“眼看中俄对非合作态势向好,美国为保住地区利益,在非洲抵消中俄影响力,不惜将非洲作为大国博弈的场所。由此可见非洲依旧被美国边缘化,也体现美国对非洲是一种居高临下的蔑视态度。”

相比之下,中国对非合作的出发点,是为推动非洲国家社会、经济发展。中非关系的特点是平等互利、相互尊重。正是因为中国根据非洲国家需要制定对非政策,因此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效。“美国对非关系出发点和归宿都错位了,既走错了方向,又找错了(竞争)对象,因此不可能产生预期效果。”刘鸿武说。

中国政府原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前驻津巴布韦、南非大使刘贵今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首先,特朗普对非新政把“美国优先”赤裸裸地摆在桌面上,在对非援助方面增加了更多政治附加条件。而且,美国对于非洲“优先国家”的挑选,一定会选与美国关系较好、有丰富资源、政局相对稳定的国家,而把一些与美国关系僵冷、存在反美情绪的,抑或“缺乏良政”的国家拒之门外。这种将非洲国家分为三六九等的做法十分可笑。

其次,政策剑指中俄,具有鲜明针对性。中国近几年对非合作成果丰硕,俄罗斯也在非洲之角地区扩大影响力。而美国的对非政策凸显冷战思维,将非洲视作大国博弈战场。非洲舆论此前已经表达对美国的不满:你把非洲作为大国争斗的舞台,究竟想帮助我们,还是想利用我们!?

“对非新政”能奏效吗

特朗普的非洲战略能奏效吗?

刘鸿武认为,美国的对非战略恐难取得预期效果。一方面是因为其对非外交出发点和归宿错位。另一方面,美国显得口惠而实不至。今年10月,特朗普政府成立600亿美元的国际发展金融公司(idfc),目标是通过向美国公司提供保险和贷款等产品鼓励对非投资。但这一项目仍处在框架阶段,经费如何筹措、援助如何实施都没有着落。相比之下,中方计划未来三年在非洲投资600亿美元,则有明确的行动计划作为支撑。

然而与此同时,也要警惕美国对中非关系造成的干扰和破坏。鉴于美国在非洲仍具备一定影响力,可能会影响一些非洲国家的政策选择和取向,让非洲国家陷入两难境地,遏制非洲国家国际合作的良好环境。

刘贵今指出,金融危机后,西方对非援助大大缩水,特朗普更是一上台就大砍对非援助(财政预算中对于非洲相关项目总体经费缩减约13%),令非洲国家对西方难有指望。相比之下,中国的政策受到非洲广泛欢迎,因为彼此优势互补,互有需要。非洲处于工业化初期,需要增加产品附加值和就业机会,也需要大量优质产能,非洲市场从来对中国都是张开双臂表示欢迎。美国今后可能对中非合作施加一些负面影响,但难阻中非合作大势和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

【来源】 上观新闻


作者:刘鸿武

发表时间:2018-12-15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