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最新成果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推动中非贸易增长

    非洲自贸区是非盟《2063年议程》中最具雄心壮志的项目之一。2018年3月21日,44个非洲国家签署了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框架协议(AfCFTA),截至7月2日(非盟第31届峰会闭幕),签署协议国家总数上升到49个。目前,各签署国已经启动批准程序,正在推进落实该项目所需的技术工作。如果成功实施,AfCFTA将形成一个包括12亿人口、2.5万亿美元经济总量的巨大市场,成为全球最大的区域性自贸区。这在当前一些西方国家纷纷趋于贸易保护主义的大背景下,确实难能可贵,也充分显示了非洲人民团结起来推动非洲内部贸易的强烈愿望。问题是,这对中非贸易意味着什么?中国应该如何应对?毕竟,一般而言,区域贸易组织的建立,在增加内部贸易的同时会对外部贸易产生挤出效应。要回答这个问题,有必要首先了解中非贸易和非洲区内贸易的一些重要特点。

  中国在非洲的贸易伙伴相对集中。以2016年为例,中国在非洲的十大贸易伙伴是南非、安哥拉、埃及、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加纳、肯尼亚、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摩洛哥,占中国对非洲贸易总额的比例合计达到71.3%。出口方面,中国在非洲出口的主要货物目的国为南非、埃及、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肯尼亚、加纳、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摩洛哥、塞内加尔,在中国对非出口额中所占比例合计达到70.1%。进口方面,中国从非洲进口的主要货物来源国为南非、安哥拉、刚果(布)、赞比亚、刚果(金)、加蓬、加纳、尼日利亚、毛里塔尼亚、津巴布韦,它们在中国对非进口额中占比合计为87.6%。

  中国对非出口以制成品为主。仍以2016年为例,中国对非洲出口的前十大商品如“电气机械设备及其零部件”“核反应堆,锅炉,机器及零件、机械器具”“车辆机器零件和附件,但铁道及电车道车辆除外”等,占中国对非洲出口总额的比例为62%,其中前三类商品共占33%,可以发现其均为制成品。与此同时,中国从非洲进口的前十种商品如矿物燃料,天然珍珠和宝石,矿石、矿渣和矿灰等,占全部对非进口额的95%。与此同时,由于中国鼓励更多非洲商品进入中国市场,并继续对与中国建交的最不发达国家97%的应税项目(约8053项,美国《非洲增长与机遇法案》框架约6000项)给予零关税待遇,许多非矿产品如含油籽、皮革和种子对中国的出口有所上升。

  非洲内部贸易较小,且主要集中于矿产品。非洲商品贸易的地理结构以对外贸易为主。以2016年为例,非洲和其他大陆间的贸易额为6829亿美元,占非洲贸易总额的87.8%。其中,出口、进口额分别为4037亿美元、2791亿美元,分别占同期非洲出口、进口总额的89.7%和85.2%。相比之下,非洲内部贸易的比例仅为12.2%,且主要集中于大宗商品,特别是石油、钻石和黄金等。另外,非洲区内贸易的出口国也较为集中,主要有南非、尼日利亚、纳米比亚、科特迪瓦与埃及等。

    根据以上特点,我们认为,AfCFTA将促进中国与非洲之间的贸易。

  首先,AfCFTA的主要目标是促进非洲内部贸易。然而,如上所述,中国对非洲出口以制成品为主,而非洲内部贸易则以大宗商品为主,商品结构不同,不构成竞争关系,由此相关挤出效应十分有限。其次,如果AfCFTA成功实施,将形成一个总人口超过12亿、国内生产总值超过2.5万亿美元的巨大市场,必然大大增加非洲市场的内部需求,扩大市场空间,增加中国和非洲之间的贸易机会。再次,由AfCFTA带来的更大的市场将吸引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它将带来资本、技术、就业、税收和创业精神,必然促进非洲经济及中非贸易的增长。此外,它还可以带动相关机械、设备的出口。

  如上所述,AfCFTA既有利于促进非洲区内贸易,也有利于扩大中非贸易,可以说对中非双方都极为有利。相关非洲国家要成功实施AfCFTA,仍存在诸多挑战:基础设施落后、工业基础薄弱、腐败严重、不时发生的部族冲突等。实际上,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大多数非洲国家实行的结构调整计划也消除了许多关税和贸易壁垒,然而非洲区内贸易并未显著增加,多数非洲国家仍以向非洲大陆外部出口初级商品、进口制成品为主。

  当前,国际环境趋于复杂,国际技术竞争日趋激烈,美国挑起的贸易战有愈演愈烈之势,未来中外经贸争端或将成为常态,预计中国产品直接出口美国、欧洲甚至非洲都将面临更大的挑战。与此同时,由于“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议”的签署及城市化工业化带来的内需强劲、支持性投资政策的相继出台等各种积极因素,非洲经济总体趋于乐观。在此新形势下,我们认为,中国需要利用“非洲增长与机遇法案”(AGOA)、“除武器外一切都行”(EBA)等法案,尽早确定好重点国家,加大力度深化中非投资合作,这既有利于绕道非洲出口欧美特别是美国,也有利于加快推进我国产业升级,同时以投资带动出口,助力非洲的工业化。中非双方的当务之急是在“一带一路”倡议和中非合作论坛框架下加强与深化中非基础设施和投资合作,特别是非洲目前最需要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创造更加友好的投资环境,促进、鼓励更多中国企业对非投资。

  另外,根据2015年12月4日发布的第二份《中国对非洲政策文件》,将促进中非贸易作为中非经贸合作的重点,并从促进非洲输华进口商品、提高输非商品质量、加强贸易便利化、探讨建立制度性贸易安排四个方面提出中非贸易未来三年的发展方向。目前,各方面政策正在逐步落实。例如,中国一直在积极尝试推动并参与非洲的经济一体化。2013年,李克强总理提出中国将与非洲合作建设非洲高速铁路网络、高速公路网络和区域航空网络“三大网络”的宏伟蓝图,旨在改善妨碍非洲经济一体化的落后基础设施,促进非洲区域内部贸易的互联互通。不过,在与非洲国家和区域组织建立制度性贸易安排方面,中国的计划相对迟缓。2011年和2012年,中国分别与东非共同体和西非经济共同体签署《经贸合作框架协定》,但是该协定因未涉及贸易的深层次合作,其实质意义有待论证。建议我方可参考欧盟的做法,多方尝试与非洲建立一种更平等、互惠的新贸易安排(欧盟一直在尝试与非洲国家签订经济伙伴协定(EPA),这意味着非洲国家不仅可以免关税、无配额进入欧盟市场,而且要逐渐向欧盟出口产品开放市场,目前,欧盟已经与非洲多数国家签订了EPA)。

作者:刘青海,经济学博士,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非洲经济研究所所长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全文链接:http://sky.cssn.cn/gj/gj_hqxx/201807/t20180713_4502928.shtml

作者:刘青海

发表时间:2019-01-16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