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非洲见闻  非洲见闻文字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非洲见闻之九十九:遇见苏丹

2018年7月22日至8月26日,因学位论文写作需要,在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赴非调研”专项资助下,有幸前往苏丹开展为期一个月的学术调研,调研主要围绕“美国解除苏丹制裁对在苏中资企业的影响评估”这一主题展开。调研活动主要在苏丹首都喀土穆开展,针对山东高速集团、华勘公司、南通宾馆等在苏中国企业进行了实地调研和采访,并参观了苏丹总统府、国家博物馆、麦罗埃金字塔等具有代表性的地方。虽然在读研的前两年一直从事有关于苏丹问题的研究,但是真的踏足这片遥远而神秘的大陆,内心仍是忐忑而又向往。从苏丹回来已有数日,现以拙笔记录一二,以作纪念。

苏丹初印象

经过了因台风“安比”滞留机场的焦急等待与数十个小时的漫长飞行,我与同伴终于抵达了苏丹首都喀土穆。都说喀土穆素有“世界火炉”之称,下了飞机正赶上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下雨,初见苏丹竟感受到了难得的清凉。刚到苏丹时,苏丹拥堵的交通状况便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由于路况不好,随处可见的水洼让行驶的车辆有些“狼狈”。在苏丹期间,堵车是最为常见的事情。而堵车时纷纷上前兜售商品、擦拭车窗的小贩便成了一道独特的城市风景。后来得知,这些十几二十几岁的青年人,多半是由于受教育少或家庭贫困等原因,不得不通过售卖小商品以补贴家用或聊以谋生。苏丹普通民众的生活艰辛可见一斑。不难想象,苏丹遭受美国经济制裁长达20年,给苏丹经济带来了严重影响。虽然美国已于201710月解除了制裁枷锁,但是国内经济沉疴难起,在能源收入锐减后,缺乏“造血”能力,通货膨胀高企,本币贬值严重,普通民众的生活并无起色。穿行于喀土穆市区,直观印象这是一片“沉睡”的土地,道路、建筑、市区都有很大的改善空间。其实,“沉睡”这个词并不准确。因为随着经济制裁的解除,苏丹将重返国际金融体系。海外投资会蜂拥而来,经济因此而改善。喀土穆的热浪中弥漫着热望和乐观。

除了苏丹的交通拥堵之外,苏丹当地居民乘车的“无畏”也让我着实佩服。当地居民的出行大多凭借往来穿梭的中巴、小巴,一来经济实惠,二来自由灵活,更能适应喀土穆小路众多的路况。有趣的是,这小中、小巴或停或行都不会关车门,乘车人有的干脆直接趴在车门口,这其中不仅有胆大的年轻小伙,也有“无畏”的大叔甚至大妈,个个镇定自若,御风而行一般。在喀土穆还有一种随处可见的交通工具,就是一种被国人称之为“三蹦子”的三轮摩的。值得一提的时候,因为被沙漠环绕,喀土穆街头常常尘土飞扬,环境卫生颇不理想。而这些在滚滚车流里频繁往来的三轮摩的被司机擦拭的锃光瓦亮,在艳阳下熠熠生辉,而且司机经常会在他们的“爱车”里挂满了吊坠小物件,于他们而言这也是一种乐趣。可见,生活的艰难并未让他们丧失对生活的热爱。要知道,当时的苏丹镑贬值严重,他们一天的辛苦之后可能只能获取微薄的收入。后来的日子里,发现不管是走在路上或者坐在车里,总会有一些可爱的苏丹人说着不太标准的“你好”远远的跟我们打招呼,我们便也会热情的给予回复。

用“你好”笑着打招呼的摩的司机

苏丹当地美食之蔬菜沙拉、烤牛肉和用辣椒制称的蘸酱

苏丹文明之“小金字塔”

苏丹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从纳普塔王国遗址到麦罗埃王国遗址,从基督教努比亚到伊斯兰化的苏丹,悠久的历史让人可以尽情脑补。在这些古老遗迹里,最著名也许要算苏丹金字塔了。一提到金字塔,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都是埃及的古金字塔群和守护神的狮身人面像。事实上,苏丹东部沙漠里的尼罗河沿岸坐落着近200座古代金字塔,其中许多都是统治这片区域900多年的麦罗埃王国的国王和王后的墓地。与埃及高大壮观的金字塔不同,苏丹的金字塔建筑普遍比较矮小,因而也被称为“小金字塔”。即使如此,我与同伴也是心心念念一睹它的“芳容”。在朋友的陪同下,我们也有幸近距离感受到了苏丹小金字塔的魅力。

破损严重的小金字塔仍可见其风貌(苏丹小金字塔位于首都喀土穆以北240余公里的沙漠中)

苏丹人牵着骆驼招揽顾客,每年游客稀少使得当地人的生活愈加困难

放眼四周,“小金字塔”处在典型的沙漠环境中,四周黄沙遍地,只有零星的植物。经过数千年风雨的洗礼,大部分小金字塔表面已经风化,破损严重,许多小金字塔已经坍塌。尽管大部分金字塔前还保留着祠堂,但完整的不多,有些甚至只剩下一圈墙基,有些建筑上的壁画也是残缺不全,甚至被人任意刻画,实在是惋惜。尽管是断壁残垣据,也不能掩盖它厚重的历史气息。据说在19世纪30年代,意大利的寻宝猎人发现了苏丹的小金字塔群。为了获取建筑内的宝藏,他们砸破了40余座金字塔的顶部,拿走了很多陪葬的黄金和珠宝,并将它们带回欧洲。如今,这些“被偷走的宝藏”大部分被珍藏在英国和德国的博物馆中。虽然麦罗埃金字塔是苏丹的主要旅游景点之一,但游人寥寥、门可罗雀。由于长期内战和经济制裁,苏丹的旅游业遭受重创,每年只有不到1.5万游客前来观光。曾与埃及金字塔齐名的苏丹金字塔,如今被遗忘沙漠中,的确让人唏嘘不已。这里没有热闹拥挤的人群,只有阳光、沙丘和厚重的历史。见惯了国内景区的熙熙攘攘,来到这里,倒真的让我们更有一种平静的心情去感受小金字塔历史的厚重与沧桑。

为数不多的几处保存相对完整的小金字塔

每一座小金塔前都建有祠堂,祠堂内部的壁画清晰可见

短暂的苏丹之行让我对苏丹的认识更加真实、立体,让我看到了与书本、媒体上不一样的苏丹。其中给我感触最深的就是苏丹仍然笼罩在美国制裁的阴影之下,要想改善经济发展状况任重而道远。从初至苏丹的不适应到最后离开的不舍得,苏丹人民的乐观热情、苏丹金字塔的神秘沧桑也都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回国之后,面对朋友“你觉得苏丹怎么样”的问题总是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才能全然概括出对它的印象,只知脑海里浮现出的是苏丹人的热情、孩童们的笑脸、异域的风情、特色的美食,让我回味无穷。正如国内的“老非洲们”常说的一句话“没有来过非洲怕非洲,来过非洲爱非洲,离开非洲想非洲”,我想除了想念非洲,还有祝福非洲,祝福这片广袤且富饶的大陆能够发展的越来越好。

位于苏丹喀土穆青尼罗河畔的苏丹总统府,1964年1月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访问苏丹时下榻总统府

傍晚的尼罗河光影交错,别有一番风情

苏丹新地标之“利比亚”酒店

利比亚酒店是由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出资修建的,是喀土穆最壮观的五星级酒店,原名“布尔吉法塔赫”,意为“革命塔”,后来更名为“科林西亚”(Corinthia),但当地人习惯地称之为利比亚酒店、“芒果酒店”或“鹅蛋酒店”。

喀土穆大学

喀土穆大学位于苏丹首都喀土穆的城市中心,濒临尼罗河边,建于1902年,是苏丹最早建立的高等学府,曾是非洲排名第一的大学,曾是牛津大学在非洲唯一的分校。

与喀土穆大学孔子学院的非洲学生合影(左起第五为作者)

(喀土穆大学孔子学院是在苏丹建立的第一所孔子学院,成立于2008年。该孔子学院由中国西北师范大学和苏丹喀土穆大学具体承办。)

作者:孔令佩,时为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2016级国际政治专业研究生。研究方向是苏丹和南苏丹问题,201778月受非洲研究院赴非调研项目资助前往苏丹调研。


作者:孔令佩

发表时间:2019-01-23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