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非洲见闻  非洲见闻文字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非洲见闻【107】叶慧云:期许孔子学院更美好的明天

编者按:

作者叶慧云,系非洲研究院非洲学专业(非洲教育方向)2017级硕士研究生,师从陈明昆教授。2019年6月,作者因学位论文写作需要,在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2019赴非专项经费的资助下远赴陌生而又遥远的非洲大陆——坦桑尼亚,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调研活动,主题是关于非洲孔子学院汉语教师本土化建设的研究。以下是作者在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以下简称达大)调研期间的一些所见所闻所感。


达大学院外观


达大孔院初印象,很中国

今天是我来到坦桑的第三天,我和同伴终于去了心心念念的达大孔院(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今天也是我们第一次使用当地打车软件Uber(中文名“优步”,类似于国内的滴滴打车软件),当地的司机师傅经验丰富,技术成熟,不到半小时我们便顺利到达了达大。

  不得不说,达大——真的很大。我默默算了一下从校门口到达我们的目的地孔子学院的时间大概为车程五分钟左右,我暗自庆幸:还好的士可以自由进出校园。当车子停在孔院大门侧方时,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座气派十足,崭新亮丽的大楼,这跟我在国内见惯了的建筑并无二致。原来,整座达大孔院全部是由中国人投资并建设的,因此建筑的外形、办公室、教室和图书馆等的设施和布置等也很中国。我们进入孔院里面的时候正值下课时间,只见很多同学来来往往:他们有的怀里抱着几本书,有的背着书包戴着耳机,还有的步履匆匆似乎在赶去下一个待上课的教室……他们边走着边向我们很热情地用中文打招呼:你好!这让我们倍感亲切,犹如身处国内的非洲研究院。

 

与达大孔院师生近距离对话

时刻惦记着自己的调研项目:《非洲孔子学院汉语教师本土化建设研究——以坦桑尼亚孔子学院为例》。因此,在很快熟悉了一下孔院之后,我便带着我的调查问卷去进行调研了。

  我先是简单询问了一下前台工作人员达大孔院的相关情况,没想到这位看上去聪明能干的非洲朋友的戒备心也挺强的,他一再向我确认我的身份和调研目的,当我向他礼貌而又详细地说明来意之后,他才开始热情地回答我的问题,并很细心的给了我达大孔院的师资介绍手册。

 

达大孔院前台


目前的达大孔院总共有5位本土汉语教师,其中三位就在我所调研的达大孔院,其余两位在其他教学点。据悉,这五位本土汉语教师都接受过多年的汉语教育,是坦桑汉语教学的中坚师资力量。其实,在坦桑,甚至在整个非洲,选择汉语教学作为自己的事业的非洲朋友真的十分令人钦佩。众所周知,汉语是世界上学习难度较大的语言之一,非洲朋友天性乐观,开朗自信,语言敏感度较强,说好汉语对他们来说并不难,难的其实就是汉语的书写了。而要选择当一个合格的汉语教师,汉语的书写基本功必须要过关,这也是很多非洲当地人对于汉语教师这个岗位望而怯步的最大原因之一。早在国内的时候,我就调研走访过很多非洲留学生,他们中很多人都表示,与其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学习如何书写汉语,还不如用最快的时间和最少的投入来学会说汉语,因为,这样也能找到一份相当不错的体面工作。

 

达大孔院办公室


在本次调研活动中,我访谈了不少同学和老师,收获颇丰。接下来分别选取一位最具代表性的同学和老师的访谈内容来和大家分享。

充满希望的优秀学生

作者与访谈学生代表——白一凡

白一凡是一位坦桑当地的学生,“白一凡”是他的中文名。他告诉我说,这个名字的寓意为:百里挑一,不同凡响。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和非洲人追求个性的特色在这个名字中得到了完美的结合。我与他聊了足足近一个半小时,全程都是站着聊,我们越聊越兴奋,像是在他乡遇到了多年的知己,一点儿也不觉得累。他告诉我很多有意思的点,譬如:他是在职学生,和几个朋友一起拥有自己的创业公司,由于业务发展需要,因此必须利用业余时间来孔院学习汉语。在我惊讶他的上进和聪明时,他谦虚地表示: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学习中文是帮我们更快进步的阶梯。又譬如:他对这里所有的汉语教师都很满意,当我问到本土汉语教师和当地汉语教师的区别时,他不假思索地告诉我说,如果是一个本地汉语教师告诉他们,汉语很简单,不难学,他们会更容易相信,但是一个中国汉语教师来说同样的话时,他们还是会觉得汉语好难。原来,“共情”这个道理在语言的学习中也是通用的。再譬如:大部分学生都能够主动自觉地学习汉语,并争取一切机会锻炼汉语口语,但是还是有一部分学生逃避说汉语,学习汉语的主动性不强等等。望着眼前这个眼神纯澈,充满力量的大男孩,我突然油然而生出一种强烈的想法:坦桑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国家,因为坦桑正在拥有无数个像白一凡一样优秀的学生!


热爱汉语教学的本土教师

作者与访谈教师代表——张丰老师


张丰老师是达大孔院第一位也是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位本土汉语教师。他为人热情幽默,工作勤恳认真,获得所有中国同事的一致好评,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优秀本土汉语教师。我在和张老师的访谈中获悉:目前孔院在读的注册学生主要分为四个层次:汉英教育本科生(在二级学院人文学院下招生);汉语专科生;汉语短期培训课(周末上课和晚课);汉语选修课,面向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和其他大学或学院教学点的本科生。课程类型主要为汉语综合课,即,标准课程HSK1、2、3……,同时,孔院拥有自己的汉语俱乐部,每学期举办一期,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剪纸、书法、武术、京剧、旗袍秀、汉服等等,应有尽有。此外,孔院在读人数连年攀升,注册学生人数从2016年的4388人,上升至2018年的13235人,同比增长3倍多!张丰老师说,尤其在中国援建的孔子学院大楼落成并投入使用后,越来越多的当地学生愿意来孔子学院学习汉语了。当我提及有关本土汉语教师的问题时,张老师告诉我说:孔院自16年后开始自主招收本土汉语教师,17年招了一个,18年招了4个,目前总共拥有5名本土汉语教师。达大孔院本着人尽其用的原则,在招收本土汉语教师的工作上,步伐坚实,目光长远。与此同时,孔院在逐步建立并完善对本土汉语教师的考核制度,比如孔院在同期逐步加快建立健全多重评价体系和相关奖惩机制。张丰老师还认为,要想学好汉语,兴趣是第一位的。他再三强调,即便是像他们这样有一定汉语水平的本土汉语教师,每天仍然要用中文来进行大量的阅读和写作,如果学习者对于汉语没有基本的兴趣,那么就很容易陷入语言学习的“倦怠期”。当我问到“您的学生或者您身边的朋友是否想成为本土汉语教师?”这个问题时,张丰老师的神情明显变得兴奋起来,他表示,越来越多的学生和朋友想成为汉语教师,尤其是学生群体。因为很多学生看到他们本土汉语教师可以主持活动,可以站在讲台上用流利的中文教学,还可以有机会到中国进行交流学习等等……待遇不错又很风光,本地的学生们都表示很羡慕,也希望自己能有这样的机会。现实生活中的榜样所带来的动力是真切而强大的。此外,张丰老师还表示,孔院的教师工作对于他来说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相对进公司来说,在孔院从事教学工作相对稳定、舒适。最后,张丰老师表示,他对孔院的福利待遇和工作环境都很满意,他希望能够一直在孔院工作下去。

 孔院“明星”菩提树,愿孔院的明天更美好

同学们在大菩提树下学习、休息


调研结束后,在达大孔院担任志愿者的同学带我们一起去参观了达累斯萨拉姆大学,还请我们在教师餐厅吃了当地特色午餐。热情善良的老师和同学,历史悠久的校园文化,充满中国特色的孔子学院……这里一切的一切是那么地让人感到熟悉和亲切。但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那棵到达大来的人们都会去合影留念的“明星”树—大菩提树。我们非洲研究院的院长刘鸿武老师曾说过,看一所大学历史是否悠久,就看它校园里有没有老树古树,我想,单从这一点来说,达大自然算是历史悠久了

大菩提树下一隅


  

7月份的非洲正值冬季,但是这棵生机勃勃的菩提树却向着阳光肆意生长,犹如我们正在海内外遍地开花的孔子学院,欣欣向荣。我对着这棵大菩提树默默许下了一个愿望:愿孔院的明天更美好!


大菩提树外观


图文|叶慧云

编辑|叶慧云

审核|非洲研究院科研办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0-14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