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非洲见闻  非洲见闻文字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非洲见闻【110】陈彪:我在莫桑比克岛感受莫桑比克2019年总统大选

我在莫桑比克岛感受莫桑比克2019年总统大选


编者按:非洲研究院非洲学专业2017级硕士研究生陈彪,师从教育部长江学者、非洲研究院院长刘鸿武教授。非洲研究需扎根非洲大地,2019年陈彪担任莫桑比克的蒙得拉内大学孔子学院乌鲁姆大学教学点汉语教师志愿者再次赴非陈彪同学考取研究生前曾非洲工作了2。重新返回非洲大陆,陈彪此番又增添了许多新的难忘经历与个人感悟《重返非洲,这一次我的身份有些不同》《莫岛孩童》《乌鲁姆大学人文社科学院院庆日》等随笔记录了他在莫桑比克关于非洲教育与文化的体验。值莫桑比克2019年总统大选之际,陈彪同学又以“局外人”视角观察了此次大选,以下是陈彪同学的感受与叙述,敬请关注。


 莫桑比克2019年总统大选已于1015日顺利完成。大选结束之后的莫桑比克岛(简称“莫岛”, ilha de mocambique)恢复了往日宁静。现在只剩下残留在墙壁、屋檐、电线杆上的各色传单,暗自诉说着大选余音,在炙热骄阳的照耀下渐渐褪色。

贴满了政党宣传单的公园墙壁


大选当日见闻

 此次莫桑比克选举包括总统大选及各省省长选举。角逐总统的四位候选人分别来自莫解阵党(Partido Frelimo)候选人现任总统纽西(Filipe Nyusi)、莫抵运党(Partido Renamo)候选人莫马德(Ossufo Momade)、莫民运党(MDM)候选人西蒙哥(Daviz Simango)、以及阿莫西党(Partido AMUSI)候选人阿比诺(Mario Albino)。本次大选在莫桑比克岛共设两个投票点,一个位于马库蒂镇(Makuti Town)的巴依伍广场(Praca de Paiol)、另一投票点设于石头城(Cidade de Museu)716日小学(EPC do 1o e 2o Grau 16 de Junho)。选举投票从上午7时持续至下午6时。大选当天,全国放假一天,莫桑比克岛几乎所有店铺闭店一日。

投票站外排队的选民

 设置在小学的投票点共五个投票间。莫桑比克国家法律规定年满18岁的莫桑比克公民皆有投票权。虽有五个投票间,但每个投票间前排队的人数不等,或多或少,有的排队整齐,有的则较混乱。现场不时也发生些许争吵推攘,或被轰出投票间等。人们在嘈杂低语中等候投票开始。

投票站外等待投票的选民

 随着投票开始时间渐近,到场选民亦逐渐增多。快七点时,英联邦(the Commonwealth)的观察员来到投票现场。前来参与投票的有七八十岁的老人,也有许多初次行使其投票权的青年学生。总得说来,人民乐于行驶自己的选举权,民主思想深入人心。在投票现场,几位当地女性欲与我合影,我趁机悄悄问道,“你们要投给莫抵运党吗?”她们急忙轻微又急促的摇手否定,低声说道,“我们都投莫解阵党”。我倒是大吃一惊。根据平日了解,楠普拉省(Nampula)等北部省份多为莫抵运票仓;而南部多个省份则多支持莫解阵。

已投票的一选民与已投票之标记


 下午三时许,巴依伍广场投票站外依然十分拥挤,突然几个防暴警察迅速行动,人群瞬间四散开来,稍后人们再汇拢来。总统大选为避免同一选民重复投票,每人投票结束后,右手食指会浸染墨汁作为已投票之标记,此标记常需若干天才能洗净。


选举前期宣传造势


 从八月底开始,莫桑比克各政党为选举拉票开展了层出不穷地宣传活动。在一夜之间,多个地方贴上了各个政党的宣传册页,现任执政党莫解阵党的宣传最广,电线杆顶也插上了“投票莫解阵党(VOTA FRELIMO)”、“给纽西投票(VOTA NYUSI)”等旗帜。蓝天白云绿叶椰风,印着那一面面红红的莫解阵党党旗,格外醒目。在楠普拉省的省会楠普拉市区,其宣传更甚,各党派间竞争亦更激烈。

莫抵运党(RENAMO)宣传游行(一)

 宣传造势期间的莫岛每天都极其“热闹”, “你方唱罢我登场”, 一党游行结束,另一党马上开始。莫岛作为莫抵运的大本营,每次的宣传游行,青年们走在队伍最前,一群中年紧跟其后,后面则是一大群女性,赤脚跟着队伍行进,两手拿着拖鞋打着节拍唱着歌。不同的群体歌曲各异,男性的歌激烈雄壮,女性的歌温柔婉转。小孩子们挤在中间,早早地感受着这游行文化。现场塑料喇叭声、口哨声等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莫抵运党候选人来岛上宣传时,似乎全岛的摩托集成庞大车队,喇叭声、摩托声震耳欲聋,莫抵运的党旗似乎覆盖了整个莫桑比克岛。据悉,莫抵运的支持者多为农村无业青年为主,邻居家的几个十四五岁的青少年每天准时去参加游行宣传。

莫抵运党(RENAMO)宣传游行(二)

 大选临近时,现任总统莫解阵党候选人纽西在到莫岛为其拉票,整个活动像演唱会一样热闹,在一大片莫解阵红中,纽西发表其竞选宣言,赢得支持者们的集体狂欢。莫抵运的支持者则用搭草棚、摆贝壳等仪式为其助威。莫民运党和阿莫西党在莫岛的存在感则可忽略,除了莫民运尚有其几面党旗飘扬外,阿莫西党在莫岛似乎一个支持人也没有。

莫解阵党(FRELIMO)宣传造势


对选举政治的反思


 自从上世纪90年代民主化浪潮席卷非洲以来,莫桑比克涌现了大大小小许多政党。到199410月大选前夕,全国有18个合法政党。而2019年大选,参与竞选的党派达到26个。尽管莫桑比克已成为多党制国家,但在1992年恢复和平以来的每一届多党议会和总统选举中(1994年、1999年、2004年、2009年、2014年),莫解阵党皆大获全胜。根据初步统计,本次大选莫解阵党现任总统纽西赢得70%多的选票,将成功连任。由此可见曾带领莫桑比克走向独立的莫解阵党,在人民心中的地位依然稳固。

莫解阵的支持者们

 大选次日下午,莫解阵党支持者们在胜利大游行中,行至莫岛莫抵运党办公处附近,突然遭遇扔石袭击,突发情况瞬间打断了游行进程,不少莫解阵党支持者也捡来石头扔回去,好一会儿事态才平息。这无疑暴露出选举政治的弊端。虽莫岛投票站总体较公正平稳,但也看到尼亚萨省(Niassa)在投票结束后反对党支持者将某些投票站、选举物品等付之一炬。加扎省(Gaza)则有操纵选票丑闻。


被焚毁的某尼亚萨投票点


 选举政治之政党竞选、宣传造势等极大地浪费人力、物力、财力等资源。据相关报道,国家选举委员会(CNE)预估2019大选进程将花费146亿梅蒂卡尔(约2.4亿美金)供26个政党支出。五年一次,五年再一次,选举政治在民主的旗号下,一次又一次撕裂着尚需集中力量搞发展非洲国家。每每观看各党派的竞选游行,笔者总觉得这正在为这一国家埋下撕裂的种子。西方社会在非洲大力鼓吹民主化,也可想见莫桑比克莫解阵党一党独大对于西方的“民主卫士”而言,并非好画,难保某些西方国家不会对莫桑比克诸反对党进行大力支持。在网络上可轻松找到诸多西方媒体撰写的“言论自由”式新闻。

 笔者在莫桑比克岛生活工作近一年,岛上物价变动主要由市场决定,小岛上不多的几条沙路也正在硬化工程中,人们生活较安定。虽然其待改进待发展之处依然许多,但没通货膨胀,物价没疯狂上涨,人们能祥和地生活、工作。这祥和与安宁,大概也得益于执政党莫解阵党几十年来政策连贯地有效领导。


莫解阵支持者的着装 随风飘扬的莫解阵党旗


 学校的同事们问我中国是否也有选举。我说我们有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人民选举代表,以及实行代表选举,此外还介绍中国共产党的集体领导、政协会议等。由于语言障碍,总觉难以讲清楚完整,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同时又感到在两国之间以及在两国人民之间开展此类交流活动的必要性。在倡导多元化的当今世界,当西方对自由、民主、人权的口号越来越自顾不暇时,我们的世界或许需要学会去欣赏中国这个文明古国复兴之路上体现出来的独特的中国政治文明。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0-21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