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最新成果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中国武术在非洲的跨文化传播

内容摘要:中国武术国际传播是“中国文化走出去”发展思路的重要体现。当下,为促进中华文明的二次复兴以及中国与外部世界的交流与合作,中国政府倡导与主持了 “一带一路”建设,为促进国际合作的发展平台,对中国武术国际发展来说,无疑是潜在的机遇。早在2000多年前汉朝时期,中非双方就互有了了解(中国外交部,2009)。1971年中国与喀麦隆建交以来,中喀两国关系日益密切。喀麦隆是中国武术早期走入非洲并开始发展的国家,也是传统武艺浓厚之地,是“非洲武艺”具有代表性的国家,因此对中国武术在非洲的跨文化传播研究具有理论与实践意义。自从七八十年至今,李小龙、成龙、李连杰、甄子丹等功夫巨星通过电影媒体带中国武术推广到非洲观众视野以来,中国武术的国际传播逐渐获得了国际社会及非洲社会的承认。但,中国武术文化在向非洲大陆传播时,缺乏当地人视角,都是从中国出发,没有考虑当地情况,出现了“单方面”的理解,造成了非洲对中国文化的理解“隔阂”,其中有通过观看影视作品形成对中国武术的“飞檐走壁”、“以一当百”,“战无不胜”等片面理解。简言之,中国武术国际传播中缺少“他者”视野的研究,成为制约当下中国武术国际化传播的障碍。在跨文化传播过程中,为了更好促成传播效果的获得,“他者”(受众)与“自我”(传播者)的对话,从来都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重要话题。尤其是对“他者”的理解,从“读者中心”视角来看问题则更为关键。事实上,“非洲武艺”是在非洲受传者独特生活方式与文化下形成的身体技术,以“武、舞、巫”为核心概念,“非洲武艺”是非洲受传者动用当地知识认识中国武术的过程。他们在“武、舞、巫”的“前理解”之上解释中国武术。动用“传统摔跤术”来理解武术的“击/打”,形成了中国武术“真功夫”的追求,动用“非洲武艺”中的“舞蹈”来理解武术的“套路”,形成了“流畅”的战舞表演形式;动用非洲武艺中的“巫术”来理解武术的“气功”,形成了对武术气功“神灵附体”的仪式化表现,因此创造了对中国武术的“新理解”。总体而言,本研究借助中国武术与非洲武艺对话,促进中非文化的沟通与理解,为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提供一套可参照的研究范式,为非洲本土文化创造了与中国文化的融合共展研究之路。

关键词:跨文化传播文化差距;中国功夫, 非洲武术

作者简介:Taling Tene Rodrigue博士: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非洲影视研究中心秘书长;张勇博士: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非洲影视研究中心主任;雷雯博士: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中国非洲人类学研究中心秘书长

本文发表于《New Media and Mass Communication 2019 总第84

全文请见:

 

 

  


作者:罗德里格

发表时间:2019-11-05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