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  院情动态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新书出版】诗意人生三千年:刘鸿武《人文学散论》出版

近日,刘鸿武教授新著《人文学散论》(On Humanities)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本书根据刘鸿武教授讲授多年的教育部国家级精品课程《人文科学概论》教学内容修改而成。此前不久,刘鸿武教授在人民出版社出版了《非洲学发凡》一书。可以看出,在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这个特殊的年份,刘鸿武教授将《人文学散论》与《非洲学发凡》两部书稿联袂推出,正呈现刘鸿武教授长期追寻的“心性之学”与“治学之学”两大学问世界当相互依持、体用并举的特殊学问之路。

经征得刘鸿武教授同意,小编在此将新著部分内容作一简介。 

《人文学散论》内容提要:

中华民族从远古时代起就重视精神生活与信仰追求,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表现形式。人文的而非宗教的,自省的而非神启的,是中华民族精神生活的基本特点。作为支撑这一扎根生活大地而又具有形上追求的精神世界,中国历史上很早就形成了较为发达的人文传统,形成了传承久远的经、史、子、集、乐、易、礼、诗、书等知识思想领域。今天,我们把这些古老的知识与思想活动,把这些在现代教育体系中称为文学、诗学、史学、哲学、美学、艺术学的知识思想领域,统一称之为“人文学科”。本书从当代中华民族精神生活建构的层面上,对人文学科的基本形态、品格特征、特殊意义作系统的阐释与说明。本书视野广阔,才情多样,文笔隽秀,可作为大学生人文素养与科学精神养成的读物,也可供普通读者扩大学术眼界提升精神生活参考。

《人文学散论》作者简介:

刘鸿武,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创始院长,浙江省特级专家,浙江省人民政府咨询委员会特邀委员,教育部国家级精品课程《人文科学概论》主讲教师。生于中国西南西双版纳勐遮边地,长于滇西北丽江、迪庆横断山中,求学于华中武昌珞珈山麓,执教于春城昆明滇池湖畔,曾留学于西非尼日利亚拉各斯、东非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一生行走于非洲大陆数十国家,最后立业于烟雨江南浙中小城。近十余年带领学术团队于金华创办中国高校首个非洲研究院、非洲博物馆、非洲翻译馆,是“中非智库论坛”的发起者、创立者、建设者,策划并总编纂出版《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文库》《非洲地区发展报告》《非洲研究》等系列图书百余部,于行动和实践中思考写作,为中非发展合作资政建言,培养人才,荣获“中非友好贡献奖——感动非洲的十位中国人”。著有《非洲学发凡》《从中国边疆到非洲大陆》《非洲文化与当代发展》《新时期中非合作关系研究》《尼日利亚建国百年史》《列国志苏丹》《东非斯瓦希里文化研究》《非洲艺术研究》《人文科学引论》《文史哲与人生》《故乡回归之路》《守望精神家乡》《中国少数民族简史》等非洲学、人文学领域著作二十余种,在国内外发表论文百余篇,相关论著皆为行走世界感悟人生所得之文字,努力融学问人生于一炉,感天地万物于一心,成一家之言,得自立之所。

《人文学散论》目录

    诗意人生千年

一、即心即理致良知

二、身生心生两依持

三、修齐治平内达外

四、景行行止知行合

五、虽不能至心往之

第一章  人文学科的本质

一、人类知识体系

二、自然科学体系

三、社会科学体系

四、人文学科体系

五、知情理性并行

第二章  人文学科的主体

一、花开自有情流水亦有意

二、岁华自摇落长歌可当剑

三、会当凌绝顶一揽众山小

第三章  人文学科的境界

一、天地人浑然天成

二、咏史诗文史合一

三、才情意融通品格

四、文史哲统一灵魂

第四章  人文学者的才情

一、思接千载心游万仞

二、慷慨任气磊落使才

三、幽人独往飘渺孤鸿

四、结庐人境车马无喧

第五章  人文学科的精神

一、追求完美理想

二、理性诗性交织

三、古老而又常新

四、承载终极意义

第六章  人文学科的作用

一、构造经济发展环境

二、引导经济科技走向

三、架设人类心灵沟通      

四、传承人类精神遗产

五、协调天地自然关系

第七章  人文学科的演进

一、古典亦现代

二、返本而开新

三、注经即创新

四、沧海变桑田

  人文学科的方法

一、自然科学的方法

二、社会科学的方法

三、人文学科的方法

四、理性诗性结伴行

五、科学艺术互表里

  人文学科的体制

一、知识总量增长

二、学科体系分化

三、研究手段进步

四、专业制度建立

五、知识普及提高

第十章  人文学科与社会科学

一、社会科学的兴起

二、社会科学的路径 

三、社会科学的特点 

四、人文社科新综合

  

一、追求有意义的生活

二、做有情怀有灵魂的学问 

  

 

下面文字摘自该书的绪论部分:

  诗意人生三千

中华文明是一种人文化世俗性的古老文明。在不完美的现实世界中创造完美的精神世界,在普通的世俗生活里追求高远的精神生活,是中华民族千百年来追求精神的一个基本特点。

一、即心即理致良知

那么,中国人是如何通过什么方式来建构自己的精神生活和信仰世界呢?我们知道,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民族都信仰某种特定的体制化宗教不同,从古到今的大多数中国人,都没有明确的皈依某种宗教的传统,在日常生活中也多没有每天进教堂做礼拜的宗教生活习惯,中华民族建构自己的精神生活和信仰体系,主要是在内外兼修、知行合一、物我一体的传统中,通过传承自己悠久古老的民族文化,吟诵浩如烟海的人文经典,学习浸染琴棋书画等“心性之学”的修炼磨砺来实现的,所谓的“耕读世家”、“文献名邦”、“书香门弟”、“知行合一”,大致都是中国人追求精神生活的形象表述。

在此宏观背景下,千百年来中国的传统学术,知识与思想,就不是一个自外于现实人生的纯抽象理论世界,不是一种远离人生的专门化的学术研究,而是与人生的理想追求与精神生活紧紧结合在一起的,所谓“学术即人生”。就如同在非洲,音乐、舞蹈、宗教从来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一样,从古到今,在中华文明整体背景下,人文学术与人生从来是一体之两面,是一种人生的学问,因而在中国的传统学术世界里,真正的学问,高明的学问,都需出自机杼,发自心灵,当因情而造文,有情有意有神。因而,咏读经史子集,操练琴棋书画,历游名山大川,实践生命理想,都多少是中国人精神人生的一种存在方式,是任何一个普通国人的基本精神生活。

唯其如此,我们便可以说,中国传统人文经典,古老文史著述,多少都扮演了类似西方宗教经典的功能与角色。而中华文化之形成这样一种世俗性特点,与中国传统世界里文学、史学、哲学、诗歌、艺术都具有某种程度上建构价值信仰体系、教化人伦功能、支撑心性之学的特点有关联,也与中华文明的国家治理结构和政治理念的人文性有关系。过往岁月,世代传承下来为人吟咏咀嚼的浩如烟海的经史子集,其实就是中国人心底深处的宗教经典,通过“内修外行”的实践哲学而与中国的国家治理理想、与中国人追求的理想王国融合于一体。中国政治制度与国民精神文化的一个突出特点,是两者之间互为支撑,且很早就形成了以文治国、重知识重教育以培养选拔人才而形成了独特的文官制度传统,这使中国很早就成为一个有完备的中央集权政治体制与郡县制国家治理制度的国家,及与之互为表现的国民文化价值体系与信仰传统。这是政治的国家,也是文化的国家,还是信仰的国家。

在漫长历史上,中国的国家治理与国家制度,总体上是通过世俗化的知识学习与制度化的官员考核选拔制度来建构国家的政治的基础,千百年来,饱读读书、谙熟经典的起自民间的知识精英与政府官员互为基础,围绕着国家治理、社会建构与文化延续这一核心命题,形成了一套完备的官员培养、选拔、推荐、任用与考核的国家政治制度,人们遵循着一整套传承久远的价值理念与道德规范,将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信仰与艺术,都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繁复精致的文明形态。而与这一国家的政治形态相适应,中国也很早就形成了聚合性的国家价值体系,形成了多元包容与非宗教取向的社会文化与信仰体系。

因此,政治形态的高度有组织结构,统一国家治理框架的长期存在,世俗理性精神生活的持久建构,是理解中国文化特质的几个关键维度。在这样一种文明形态下,借助于对诸子百家经史典籍的世代诵读,借助于古典知识思想的世代浸润感染,中华民族就为自己建构了一个延续不绝、风景独特的精神世界,一个天地人融合、此岸彼岸同一的生活世界,从而世代满足着中国人的精神生活和信仰追求。

人文性而非宗教性,自省的精神性而非神启的精神性,便是中华文明传承数千的基本形态与特点,这一形成与特点造成,便使得中国累积起了极发达的传统人文学术与人文学科,诸如经、史、子、集、乐、易、礼、诗、书等等,它们大致相当于今日大学体系中的文学、史学、哲学、艺术学、宗教学、伦理学、美学等学科。在本书中,我们把这些古老的精神思想活动,把这些在现代教育体系中称为文学、诗学、艺术、史学、哲学、美学、艺术学的知识领域,统一称之为“人文学科”,大致如中国传统学术之“心性之学”,并从当代中华民族精神生活建构的高度上,对人文学科的基本形态、品格特征、特殊意义作一番专门讨论。

二、身生心生两依持

时常有人把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做比较,说中国人没有信仰,没有宗教。其实,这可能是对中国文明缺乏了解而形成的一种误解。千百年来,中华民族建构精神信仰生活的一个基本特点,是在普通人的生活世界中发现和提升人的内在良知力量,在世俗生活的世界中建构自己的精神世界,它把精神生活与物质生活统一在一起,既有区别,又有联系,互为支撑,相信每个普通的中国人都可通过追求内在自我超越而自成神圣,所谓“人人皆可为尧舜”。

那中国人如何来达致这样的境界呢?这就要来讨论一下中国人对于人、对于人生的理解与看法。中国现代学者钱穆说过,人生当有两个维度,一为“身生”,即自然之生命,二为“心生”,即精神之生命。这两者皆为人生之根基,却有不同之存在或表现方式。所谓“身生”者,指“自然之生命”,有形有限,如古人之嗟叹“人生七十古来稀”。而“心生”者,则指“精神之生命”,无形无限,可跨越时空而永存,故而可有“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的存在方式。

身生与心生,两相依托而形态不同。我们若从“身生”之维度上看人生,则知此有形之人生行于世,不过数十载的春来而秋住,如江河之水滔滔,去而不返,失不再来,正所谓“人生短如寄,飘如远行客”。而我们若从“心生”的维度上视人生,则知此无形之人生可往来于古今,跨越千秋万载,无边亦无际。不是吗,当你登临穹宇,把酒凌虚,那“数千年往事”瞬间便已“注上心头”,于是,那先贤圣哲的精神生命,那诗人作者的心灵情感,那经典文献的感怀力量,便千古如新,传泽万世。

我们每一个人,那“自然之身”,皆受之于父母,得之于自然,千百年来个体之间相互差异亦甚小,无怪乎男女老幼,高矮胖瘦,肤色深浅而已。可是,那“心灵之生”,那内在的心灵生命与精神世界,人与人之间却会如此全然不同,大相迴异。“自然之生命”得之于父母养育,得之于先天的自然遗传,而“心灵之生命”则有待后天的教化,有赖自我塑造,须得靠了那诗意的精神教育和心灵薰陶,按照完美的人生理想,按照人性的精神期待,方可塑造而成。

可是,不是每个人都会自然而然地获得这样的精神自我塑造的意识与能力,这需要有一个主体性觉醒并通过后天教育努力而成长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在中国,千百年来就是通过优美高贵的文学、艺术、音乐、诗歌,通过经史子集文献典章的传诵体悟而获得的。

中国晚唐时候,有一个学者叫司空图(公元837—908年),他写过一篇讨论诗歌品韵的文献《诗品》。他说这诗文词赋,是有品韵有境界的。那么,有哪些品韵呢,他例举出了二十四,诸如雄浑、冲淡、洗练、清奇、典雅、绮丽、自然、含蓄、疏野、清奇、飘逸、旷达、悲慨、豪放等,于是这篇文献后人也称之为《二十四诗品》。诗歌有二十四种不同的品韵,是说诗歌的不同境界与精神,而我们知道,诗歌乃由诗人书写之,是人的精神创造,因而这诗歌之境,本来自人心之境,故所谓诗境即心境,诗韵乃心韵。一个诗人,胸中若根本不曾有那“雄浑之气”、“悲慨之意”,怎能创作出有此品韵境界的诗歌?一个作家,生命中若从未有过那“旷达之志”、“豪放之情”,又怎能写下那飘逸超旷豪气干云天的诗文来呢?同样的,我们一般普通大众,虽然当不了诗人,成不了作家,但正所谓“入芝兰之室,久而自芳”,我们若能久读诗歌,长品诗韵,以至最终我们能用心用情用人生品,赏出那诗歌中之“洗练之态”、“自然之美”,读懂出诗歌中之“清奇之境”、“典雅之韵”,由此而获得心灵之诗意浸染、艺术薰陶、人文教化,那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获得一个诗意的精神生命了。此即孔子当年整理《诗经》,倡导“诗教”之用心所在。

因此,有一特殊之精神生命,是人的本质特征,而这个精神生命,是人通过自己的主体追求而塑造起来的。人的一生,有许多事件都很重要,但早在两千年前,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就曾说过:“人生最重要的就是照看好自己的心灵”,在他看来,人本质上是一种心灵的存在,惟有心灵世界得到守护,人才真正得以成为人。中华民族的先贤孔子也认为,人的精神情感世界的内在自我完善与自我修养,乃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所在,他曾说过:“仁者,人也”,并说“为仁由已”。你看这“仁”字,左边“人”字旁,表示这自然之人,身生之人,右边“二”字旁的两横,却表明人不能只有自然身体一个维度,还要有心灵精神另一个维度。只有“身生”与“心生”两者和谐统一,这物质与精神两个世界并存共处,才能达致“仁者之人”的境界。中国的另一位思想家庄子对精神世界的意义有更高的追求。他认为,人是因为精神方显其高贵与真实的,人在天地自然间的精神追寻与自由飞翔所达致的“无待于外”的心灵自足境界,那种心灵世界“击水三千,云搏九万”的自主超越状态,才是人完美存在的根本方式。

总之,在古今中外许多思想家看来,人的内在心灵世界的丰富与完善,人的内在精神世界的提升与塑造,应该成为人最基本的生命状态,成为人类一切努力与奋斗的根本基础。千百年来,人类始终坚持了这样一种信念,这样一个期待,就是相信人类在心灵守护与意义追问的过程中,是可以完善自我,提升自我,实现一个丰富而有意义的人生的。人文学科研究,人文学科教育,对于完美人生的实现,对于社会的健康发展,都有直接的关联和持久的意义。

而这,就是本书中所要讨论的人文薰陶,人文感染,人文教育,即人文学科的品格与意义问题。

三、修齐治平内达外

这种基于对人性完善与提升的期待而形成的教育理念及其实践,构成了中华文明数千年以来得以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动力。

早在两千多年前,中国文明的先贤们,已经把他们的思想体系,把他们对人类的基本看法,建立在人的德性、人的良知的自我塑造、可自我提升这一基本信念之上,并且认为这种塑造与提升实现的根本途径在于一种符合人性的实践教育----一种将人的潜在的德性良知彰显出来的修身教育与心性磨练。

向人的内心精神世界里去发掘文明进步的持久性资源,通过心灵世界的提升与完善,通过人的内在道德力量的呈现来推进社会进步与发展,来保持文明的可持续发展,是中国儒家思想家教育家的基本理想。孔子本人便是作为一个伟大的教育家而成为中华文明的奠基者,并深刻地影响了中华文明的基本格局与走向的。作为中华民族的“万世师表”,他坚信人是一切创造的根本,是世间一切进步最根本也最持久的活力所在。在孔子那里,人在本质上是一个精神性的存在。内在的心灵精神与德性良知,是他理解人的出发点与基础。他尊重人,尊重生命,对人的内在心灵完善和生命境界的提升,有着深深的期待与信心。孔子认为,人可以通过自我修养成为堂堂正正自立于天地间的“君子”,而这种君子所拥有的完善人格,正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种理想的生命状态。

在人类漫长历史长河中,人文教育对于人类文明的延续和发展,对于人类自身之进步完善,起着某种基础性的长久作用。无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在文明史的最初阶段,那些文明史上的先贤智者们就在各自的文明体系中确立了这样一种精神与信念,即教育乃是人性的一个最基本方面,人类可以用充满理想主义与人性情感的教育来追求人的个性的全面发展,以艺术、科学、哲学、文学、美学、史学,以及蕴涵包容于这些古老学科背后的经由人类漫长岁月积淀下来的丰富情感、深邃智慧、崇高理想,来提升人的精神境界,净化心灵空间,塑造一个完美而有意义的人生。因此,人文教育对于国家民族之经济增长、科技进步、社会发展始终有着关键性的功能与作用。

人文教育是作用于人的心灵与精神世界的,是塑造灵魂和滋润心灵的。人文教育不仅只是一个传授灌输知识与能力的过程,更应该是一个生命与心灵再造的过程,一个人格提升、心性拓展的过程,是一个将具体的知识、思想、技艺转换成一种有意义的精神形态,提升成一种理想的价值情感,内化到人的心灵中,渗透于人的情感间,与他的生命结合在一起,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成为他生命中发挥持久作用与影响的源泉。

从这样的角度上来看待教育的本质与意义,教育就不仅仅是一种实用的工具,一种谋生的手段,它更是人的一种生活状态,是人性中的一种本质性活动,是人类不断追求完美的努力。通过教育来塑造人的高尚灵魂,丰富人的情感,提升人的境界,完善人的德性,拓展人的能力,实现人的和谐、自由、全面的发展,正是现代教育追求的最高境界。

四、景行行止知行合

这种人本教育精神与理想,也是现代高等教育和大学的基本品格和价值核心。大学是国家的思想圣地,是作为民族的精神象征、情感港湾而存在的。高等学府除了促进国家科技进步和经济增长,还应该成为科学精神、理性意识、社会良知、人文理想与人文情怀的生长扩散地,成为国家民族的精神家园和心灵故乡。

从人文教育的角度上看,一所历史悠久的知名大学,在它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应该努力形成自己的精神传统和文化遗产,形成自己的治学风格和个性特征。这是一种兼收并蓄、汇纳百川的科学探索精神,是一种百科全书式的求知氛围,是一种对知识、真理、思想作不懈追求的精神努力和执着信念,以及在这种追求与探索中形成的自由的理念、民主的精神、平等的意识、人格的尊严。而这一切精神与信念,如得以世代薪火相传,绵延不绝,它就可日渐深厚博大,最终也就构成了这所历史悠久的大学最具本质意义和价值的所谓“大学精神”与“大学传统”。

我们看一看世界上那些历史悠久的知名大学,都无不把这种精神与传统作为自己最有价值的无形财富,作为自己立校的根基和命脉来加以精心守护,代代相传,并以此来熏陶、塑造、培养它的年轻学子。许多一流大学之所以长盛不衰,培养出一代又一代知识文化界、学术思想界、科学界或政界商界的杰出人物,正在于在这些大学的典雅校园里,在那些古老建筑群落之间,弥漫着充溢着一种无形而又深厚博大的精神传统与学术力量,一种既立足时代风云而又具有理想超越精神的对真理、对科学、对思想作永恒追求的理想主义氛围。这是一种从人自身的发展与完善、从以人为本的角度上理解的大学教育精神与大学教育理想,也正是人文教育所追求的教育精神与教育理想。

大学是社会结构中一个特殊部分,一个追求真理、探讨学问、创造知识、培养人才的地方。大学与社会的关系是互动的,一方面它必须面对社会的需要与期待,对社会开放,服务于社会、服务于国家的,另一方面它本身毕竟不同于社会其他部分,为保持大学自身的发展环境与特性,大学又必须与它周围的社会环境和政治经济力量保持某种程度的距离和独立性,让自己成为一种对社会政治经济力量起到平衡、提升、弥补或批判功能的精神文化力量。

也就是说,一方面,大学要适应国家和社会的政治与经济发展需要,服务于国家的经济建设与百姓民生,另一方面,大学也应该以自己的精神追求和人文情怀,而对国家和民族的精神生活和价值选择起着积极的影响、提升和规范的特殊作用,成为社会良知和道义的承载者,成为人类精神家园的守护者。大学的一个持久不变的功能,是以它对科学精神、人文意识、价值意义世界的追求而满足人类在精神方面的需要,提供人类安身立命的关于人的生存意义、生存价值的终极解答。世界上各个国家各个民族,都是通过创办一流的大学,而为自己在物质的世界、财富的世界、经济的世界之外,同时构建一个价值和意义的理想世界。

我们需要从这个开阔层面和战略高度上来理解建设国家一流大学的目标与宗旨,内容与形式。一流大学也好,一流学科也罢,既是科学的,也是人文的,既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

一个社会的正常运作,有赖于它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各部门各司其职,发挥各自的独特作用。企业应该有企业的功能,政府机构应该有政府机构的功能。企业应以市场为本位,政府机构应以行政权力运作和社会管理为本位,而大学则应以学术追求、真理追求、科学追求为天职,以思想活动、精神创造、知识创新为本位。大学的其它的职能与作用,诸如经济的、政治的、道德的、教化的功能,都是以此为基础或由此而派生出来的。

大学对于社会需求满足的实现,其途径与过程也总是间接的,其意义也是潜在的、长远的,我们不能以一种急功近利的、浮燥的心态去理解和要求大学。对于来自社会或市场生活中的各种需求,大学也不能不加选择地一味去适应去满足。因为有些看似热闹的社会或市场需求,常常可能会是一种假象,一种由非理性力量支配驱使的流行现象。如盲目的文凭泡沫,虚妄的消费时尚,急功近利的经济行为,喧嚣躁动的物质欲望等。对于这些社会现象与时尚,大学应以自己的科学理性精神和文化品格对其加以引导提升,如果一味去适应迎合,就会使大学成为市侩文化的传声筒而遗忘了自己的使命。在今日的中国,大学尤其应该担负起这种传播科学意识、弘扬理性精神、倡导人文价值、唤起人性良知、塑造自由理想的职责。

本书就是从这样的意义上,来讨论人文学术与人文教育的价值与意义,思考理解文史哲等人文学科对于现代人类的独特价值和意义的。本书的一个基本特点,是突破文学、史学、哲学间的鸿沟与藩篱,努力将它们联结起来,在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作比较的背景上,阐释人文教育的本真意义与终极目标,理解把握人文教育的内在品格与统一灵魂。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9-12-29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地址:中国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邮编:321004

电话:0579-82286091(办公室)

传真:0579-82286091

邮箱:ias@zjnu.cn